第一O四七章 请好好保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四七章 请好好保重

    “啊……”夜风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神情一慌,“小,小眉。”

    刚才那句话,她听到了没有?!

    冷眉转身,冷漠地离去!

    “小眉!”夜风一急,回头,狠狠瞪了这士兵一眼,问道,“刚刚她站在我身后多久了?”她身手极好,走路的时候不会有声音,除非他仔细辨认,否则分心的时候也听不出来的。

    “有一会了。”士兵说道。

    “你!都是你!走走走!”夜风恼怒地将这士兵打发走了。

    他自己则赶快追上冷眉,讨好地说道,“小眉,你听我解释,其实我刚刚是……”

    “不关我的事。”冷眉冷声道,语气里一丝感情都没有,听的夜风心惊胆战的。

    “怎么能不关你的事呢,肯定关你的事啊!其实我刚才是吹牛的,我从来没碰过女人,真的,你什么时候……啊!”夜风惨叫一声,跳起脚来,手抱住了脚,脚背骨头都被踩断了似的。

    “别和我说,再多和我说一个字,我立刻杀了你!”冷眉的匕首横在夜风的脖子上,狠狠地看着他。

    夜风一愣——

    冷眉快步离去,走到拐弯的地方,心脏突然再次无逾期地痛了一下!

    *

    天就快黑了。

    令月看着外面,一会,她起身,准备将门关上。

    一走到门口,却发现一个男子站在院子里,同时,手里还牵着一个孩子,那孩子穿着灰色的厚厚的皮狐袄子,头上戴着帽子,整张脸被埋藏了起来,就剩一双黑漆油量的眼睛,睁地大大地看着,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她一愣,“你们……”

    “姐姐……”连焱看到令月,立刻像一团球一样,朝令月跑了过来,一双柔嫩的小手,猛地抱住了令月的小腿,扬起脸来,“姐姐,看到,姐姐……”

    姐姐?

    令月眼底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来,不解地看着凤诀,他站在那,没说话,微微笑着看着他们,那笑容明朗纯净,丝毫看不出是个刚刚下了战场的人。

    “姐姐,姐姐,想念,想你……”连焱继续说道。

    令月低头,看着这孩子,她蹲了下来,将他的帽子往后面扯了扯,让他一张完整的小脸露了出来,才发现,这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孩,而且,手紧紧抓着她,不肯松开。

    凤诀走了过来,说道,“对你来说,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不过,他确实是你的亲弟弟,如果你有什么疑问,你可以问我。”

    亲弟弟?

    令月一愣,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孩子。

    “别!”凤诀见状,知道她又要想问题了,忙走了过来,望着她的眼睛,说道,“拜托你什么都别想,我怕你会头疼。”

    令月摇了摇头,说道,“我最近几天都不会头疼了。”

    “那就好。”听说她这些天都不头疼,凤诀笑了。

    “姐姐,姐姐……”连焱柔软的双手抱住令月的脖子,头在她的肩膀上蹭啊蹭的,十分依恋的样子,令月说道——

    “看来,你真的是我的弟弟了,如此亲密呢。”

    “前方在打仗,我与哥哥都需上阵杀敌,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来照顾他了,想着这里很合适,就托你照顾了,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凤诀问道,他已经想好了,现在令月失忆,记忆中并没有连焱这个人,她如果不想照顾,他就要把他带回去,另找人来解决此事。

    “姐姐,照顾,照顾焱儿,照顾我……”连焱听懂了凤诀的话,就怕令月不要他似的,急忙用他还不是很清楚的语言说道,见令月没有马上点头,他又赶快说道,“焱儿照顾姐姐……”

    “呵呵……”凤诀和令月同时笑了。

    “你好聪明啊。”令月伸手,捏了捏连焱的鼻子,说道,“那就留下来照顾我吧。”

    “姐姐,姐姐……”连焱一听,高兴地抱紧了令月。

    “你好开心啊……”令月双手摸了摸连焱的脸。

    她和连焱两人很投缘似的,两人抱在一起笑着。

    凤诀的目光默默地注视着令月——这些时日不见,她的精神比上一次见,要好一些了,原本苍白的脸颊也有了一丝淡淡的红晕。

    十一,你很开心,对吧,其实,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他缓缓地起身,一步一步地后退,慢慢地离开了这个院子。

    等令月和连焱玩够了,抬头一看,却不见了凤诀的身影,她一愣,连忙站起身来,走到院子门口,却只见一个侍卫。

    “他走了吗?”令月问道。

    “回小姐,殿下有事需回军中处理,就先走了,接下来,他会有众多事务缠身,恐抽不出时间再来,他说辛苦小姐照顾焱少爷了,请小姐自己好好保重。”张檄回答道。

    “噢……”令月眼睛看着远处,一匹骏马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这个仗要打多久才打的完呢?”令月问道。

    “这个也说不准,少则数月,多则数年。”张檄说道。

    “那他,你们,危险吗?”令月再问道。

    “这个也说不准,或许危险,或许不危险,打仗嘛,刀剑无眼,箭伤刀伤也是常事,命大的能活着回来,命不好的说不定一去不返了。”张檄道。

    令月听了这话,心头微微一颤。

    “小姐,殿下的话卑职已经传达完毕了,卑职就先走了。”张檄离开了这里。

    令月在门口站了一会——

    “令月儿,你怎么站在外面呢,外头冷啊。”这时候,萧河从外面回来了,看到令月,马上脱下身上的披风,包在令月的身上,说道。

    令月回过神来,看到萧河,顿时很高兴,“你回来了?”

    “嗯,你看看,我找了什么好东西。”萧河兴致勃勃地从背篓里拿出一堆药材来。

    “这是……”令月想了想,“是那天梁大夫说的药草,能补气补血,但是山海关一带很少。”

    “对了!你失血过多,我担心你日后身子弱,一辈子落下病根,便上山去试试运气,扒拉了一天,终于被我找到了,今晚给你熬了,睡觉之前喝下去。”萧河手里拿着这些药草,整个人高兴地像个孩子似的。

    令月笑了,说道,“我们一起喝,你也流了很多血。”

    “我一个大老爷们,流这点血不怕什么,都给你喝了。”萧河拉着令月的衣袖,一起往房子里面走去,却一眼看到站在那呆呆看着他的连焱——

    “哦,这是那位十一殿下送来的,他说这是我的弟弟,他们要打仗,找不到合适的人来照顾他,还留下了一些米和肉走了。”令月忙解释道。

    “殿下来过了?”萧河心头微微一颤,问道。

    “把焱儿放下,站了一会就走了。”令月抱起连焱,走进了屋子里。

    萧河站在原处,心头有些怅然若失。

    “萧河,你还不进来吗?”不一会,令月的声音传了过来。

    “来了。”萧河回过神来,走了进去。

    不一会,厨房就热了起来,萧河开始做晚膳,令月抱着焱儿在屋子里看小兔子

    为了让令月儿吃的好一点,前些日子,萧河每天上山找大婶请教如何炒菜做饭,现在他的菜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令月再也不用吃难以下咽的食物了。

    谁能想到,此刻,这在灶间忙碌的男人是那曾经叱咤风云的天宝大将军呢?

    他过了一会返回屋子里看一看——

    看到令月儿给焱儿擦脸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这是不是真像一家人了?

    令月一抬头,看到萧河站在那门边,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心头微微一颤,一股暖流缓缓流遍全身,她的笑容能够治愈他的一切伤痛——

    老天爷,如果这是一个梦,让我稍微做的久一点吧。

    *

    幽州城,公主府。

    耶律颜坐在椅子上,这时候,一个平民百姓装扮的男子快步走了来,跪在地上,“公主。”

    她顿时猛地站了起来,脸上一抹焦急的神色,紧声问道,“如何?有驸马的消息了吗?”

    那人脸上露出一抹难色,摇了摇头,说道,“卑职无能,没能找到驸马爷的下落,请公主责罚。”

    耶律颜腿一软,坐在椅子上,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

    “是,卑职会继续找的,请公主放心。”来人说着,退了下去。

    耶律颜紧紧握着帕子,眼泪落下来,喃喃地道,“他若真愿意回来,又怎么会找不到呢?只怕,他离开了这,便觉得离开了一个牢笼,终于自由了,不需要被我牵绊了。”

    那一日,耶律颜将令牌给了萧河后,回了公主府,独坐在房中,近乎一夜没睡,待天亮时分,突然传来一个噩耗——

    萧河抱着一个女子跳崖了!

    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几乎昏厥过去,急忙就要去那坠崖的地方寻找。

    待一路坐马车到了悬崖处,耶律楚告诉她,萧河没有死,和那女子一块逃走了,但是,他还放走了他们两兄妹的杀父仇人凤诀,耶律楚还说,绝不会放过萧河,除非他跪着回来,再为父亲守灵三年。

    当时,耶律颜腿脚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泪流不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