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四六章 女人的妙处呢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四六章 女人的妙处呢

    红菱见凤云峥没有说话,便道,“殿下这几日为了战事操劳了,贱婢有一套祖传的按筋骨的方法,让贱婢为殿下按一按吧。”

    红菱说着,见凤云峥没有说话,便走到他的面前,慢慢伸出手去,靠近他的身体——

    “啊!”

    就在她的手要碰到他衣裳的时候,他突然出手,捏住了红菱的手腕,红菱吓了一跳,猛地抬眼看向凤云峥,一脸惊恐地道,“殿下……”

    凤云峥手下一个用力,红菱便跌坐在了地上,顿时一脸泪眼汪汪地看向他,道,“贱婢,贱婢冒犯了殿下,请殿下恕罪。”

    凤云峥眼底闪过一抹冰寒,道,“出去。”

    红菱心头一跳,知道不能再挑战凤云峥的耐性,忙退了出去。

    凤云峥眼睛看着桌子上的这碗鸡汤,伸手端起来,放在鼻尖闻了闻,随后叫了梁大夫进来,梁大夫看过验过之后,说道:“殿下,这鸡汤没什么问题,可以喝的。”

    鸡汤没问题?

    凤云峥在桌前坐下,看着这碗鸡汤,陷入了某种沉思之中。

    红菱,究竟是什么人派来的?

    看来,这人并不是非常了解她,用了他最不会上当的方式——色讠秀。

    会是谁呢?

    沉思片刻后,他将冷眉传唤了来,问道,“与凤千越与你们分开之后,你可有再追踪他的下落?”

    “回殿下,事出紧急,当时为了就走小姐和少爷,顾不上四殿下了,后来再想回头找的时候,已经不知下落了。”冷眉回答道。

    凤云峥目光中闪过一抹沉思,说道,“他随耶律楚的细作一路到了契丹,我想,他不会是来看风景的。”

    冷眉想了想,道,“卑职那时候偷听到四殿下和梁氏的对话,据说,萧柔为他生了个孩子,不知道四殿下会不会去看自己的儿子?然后借机与萧振海再次合谋?”

    凤云峥摇了摇头,道,“他也许会想办法去看儿子,但是,他断不会与萧振海合作的。冷眉,凤千越现在样貌变化很大吗?”

    “与之前相差很大,若不仔细看,一眼认不出来,可惜把你只不会画画,若能画下来给殿下看看就好了。”冷眉说道。

    “连你都不能一眼看出来,这说明变化不是一点半点,或许,他是有意为之,为了更好的潜伏。冷眉,你好好找一找,本王想,也许他会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凤云峥吩咐道。

    “是,殿下,卑职这就去办。”冷眉拱手,走出了军帐。

    “等等……”凤云峥唤道。

    “殿下,还有什么吩咐吗?”冷眉回身,问道。

    “你今日将连焱送到令月儿和萧河那里去,本王听说令月儿的身体已经康复了,由她来照顾连焱是最合适的,或许,这孩子还能唤醒她的记忆。”凤云峥想好了连焱的最佳去处。

    “是,卑职会亲自送焱少爷过去的。”冷眉说道。

    *

    凤诀帐中。

    待众人离去,帐中只有凤诀一个人了——

    连续三天作战,他的脑海中没有一刻是闲下来的,萧氏父子和耶律楚不可小觑,他是三军统帅,必须每时每刻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不能有丝毫轻忽,以至于,他都没有任何空闲来想其他的事。

    现在,脑子里终于有了一点点空隙后,他便想起令月来了。

    从那日他从半山腰离开后,他要部署三军,研究作战图,分派任务,到今天,已经整整十八天了,十八天没有见到过她了。

    他低头,从腰间掏出那半块双鱼玉佩来,放在手心里,脸上不知不觉露出了一个笑容。

    “元帅。”这时候,张檄走了进来,他将玉佩收好,问道,“派去那屋子守卫的人来过消息吗?”

    “来过两次,不过,因为元帅有军务在身,又算不上什么大事,所以便没有打扰元帅了。”张檄偷偷看了凤诀一眼,说道。

    凤诀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姐期间染了一次风寒,三天才好,头疼发作了一次。”张檄说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凤诀抬手,让张檄离开了帐篷。

    这时候,冷眉和夜风走了进来,说道,“元帅,王妃来信说,要将焱少爷托给一个细心的女子来照顾,军中侍卫照顾不好,九殿下打算把焱少爷送去小姐那边,卑职前来和您说一声,卑职和夜风这会准备去了。”

    “王妃想的周到,那就送过去吧。”凤诀说道。

    夜风看了看凤诀,突然“哎哟”一声,整个人一个后退,脸上露出痛苦表情。

    冷眉扭头一看,问道,“你怎么了?”

    “我,元帅,卑职突然腹痛难忍,怕是不能担当送焱少爷去小姐那边的重任了,哎哟……”他弯着腰,捂住了腹部,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你怎么回事?刚刚还还好的。”冷眉没察觉他的套路,忙问道。

    “哎,那个…元帅,您能不能多多体恤下面的人,亲自送一下焱少爷呢?”夜风一脸恳求的表情,问道。

    冷眉一愣,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

    “哎哟,哎哟,我不行了,我,我要去找大夫看看,不能不能上场杀敌了。”夜风一把勾住冷眉的脖子,说道,“你陪我去看看大夫,焱少爷就交给元帅本人了。”

    说着,便整个身体都靠在冷眉的身上,将她拖了出去。

    凤诀坐在书案前,抿了抿嘴——

    “殿下,焱少爷抱来了。”张檄走了过来,手里抱着连焱。

    凤诀看着他,起身,走到他的面前,问道,“焱儿,你要不要去看看你姐姐?”

    “要,姐姐,姐姐……”连焱突然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往凤诀的怀里扑去,凤诀一把抱住了她,说道,“张檄,备马。”

    “是!”张檄领命。

    账外。

    夜风靠在冷眉的身上,一直哎哟哎哟地离开了凤诀的军帐。

    然后,找个了地方坐下,身体还靠在冷眉的身上,手也由勾着她的脖子,悄悄地变成了搂着她的肩膀。

    “喂,够了吧,别装了,殿下一眼就看穿了。”冷眉皱着眉头看着夜风这夸张的样子,说道。

    “我没装啊,谁说我装了,我真的腹痛啊,啊啊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你抱抱我吧。”夜风说着,头就往冷眉的怀里钻,双手还趁势抱住了她的腰,嘴里嘤嘤嘤地哭,哪像个杀人不眨眼的暗卫。

    冷眉一咬牙,手肘用力地击打。

    “啊!”夜风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松手,捂住了后备,一脸怨念地看着冷眉,说道,“不得了啊,小眉子谋杀亲夫了哈,快来人啦,这里有人谋杀亲夫!”

    冷眉一咬牙,站起身,用力地踹了他一脚,说道,“什么亲夫,谁是亲夫,你再胡嚷嚷,我马上打到腹疼!”

    “哈哈哈……”面对她的威胁,夜风却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她的脸,说道,“你脸红了。”

    冷眉一愣,手一把捂住脸,说道,“你瞎了!我怎么可能脸红,天都黑了,你怎么看到我脸红的,滚!”她说完,迅速地转身,快步地离去。

    “呵呵……”夜风看着她急促离去的背影,脸上却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整个人在地上躺下来,双手握住心脏的位置,说道,“好甜蜜啊,快甜死了,酥了酥了,骨头都酥了,剑都拿不起来了。”

    正在这时候,一个影子突然从面前的帐篷上一闪而过。

    夜风脸色一凝,立刻站了起来,迅速地追了过去,只见一个身影正背着光,脚下走的挺快。

    “谁?”夜风立即追上,刷的一声举起手中的剑,那剑抵在那人的脖子上时,他才发现,是个衣裳有些褴褛的女子,还露出了一点肩头。

    “大人饶命,小女子军妓一个,刚,刚刚办完了事才出来,惊扰了大人,饶命……”

    “夜,夜风大人……”这时候,那召了军妓的侍卫战战兢兢地爬了过来,说道,“大人饶命。”

    原来是个刚刚办完事的军妓和侍卫,夜风收了剑,说道,“走吧。”

    “是,是,谢谢……”那军妓急急忙忙地走了。

    “你留下来。”夜风喊住了侍卫。

    “是,大人。”士兵忙躬身,道。

    “你为何要召见军妓?”夜风问道。

    士兵愣了一下,说道,“这……大人,这军中有军妓,是允许的,将士们离家千里,长期驻守在此,若每个军妓,如何解决需要呢?是个男人,便需要吧。”

    “是吗?”夜风眼睛眨了下。

    “夜大人还没尝过女子的妙处吧。”这士兵突然靠近前,小声地问道,“我看夜大人的神情,似乎还不知道那女子的衣裳剥开之后的妙处呢。”他刚刚尝过了云雨,还有些飘飘欲仙,于是说话也飘了起来。

    夜风一愣,立刻板起了脸,说道,“谁说没有,那妙处,那妙处本大人早就尝过了,妙的很!”

    “殿下叫你过去。”他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夜风浑身一颤,猛地转过去身,只见冷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去而复返,站在了那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