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四O章 他也来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四o章 他也来了

    说起来,萧河心里很愧疚,和他住在一起这些天,令月儿一顿好吃的都没吃过,但是,每次吃完,她都会很开心地说,“萧河,真好啊,很好吃。”

    实际上,他自己吃一口,都觉得难以下咽。

    他说着,便走回那堆柴的旁边,将一只灰毛的兔子拎了出来,兔子长得很肥,在萧河的手里蜷曲着身体。

    令月见了,那张小脸上的表情却阴沉了下来,她急忙朝他跑过去,说道,“不,别吃掉她。”

    “哎,你别跑,你站在那里,我马上就过去。”萧河见她竟然跑起来,急忙高声叮嘱道,并匆匆走到她的面前,扶住她的肩膀,说,“你不能跑,知道吗?”

    令月却没理会他的“斥责”,从他手里抢过小兔子,抱在怀里,抚摸着它身上的毛,说道,“别吃它,我不吃兔肉,我想养它。”

    “养它啊。”萧河脸上露出一抹难色,说道,“令月儿,我连你都养不好,还能养好一只兔子吗?”

    “可以的!”令月马上瞪大了眼睛,很肯定地点头,“小兔子只要吃蔬菜就可以了。”

    这大冬天的,去哪儿找蔬菜呀?

    但是,看到令月儿很想养下这只小兔子的样子,萧河的心马上就软了,他点了头,轻轻摸了摸令月的头,说道,“你喜欢,就养吧,我给它找蔬菜吃,只是,你今天晚上又没肉吃了。”

    令月听说他愿意让她养着小兔子,立刻笑了,说,“没关系,我不吃肉也可以的。”

    看到她这满足的笑容,灿烂,阳光,直直地,重重地撞进了萧河的心里,他心头为之一颤,脸上的神情却渐渐凝重起来——

    令月儿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突然间有了机会照顾她,爱护她,和她朝夕相处,享受着他梦寐已久的幸福,每次看她很依恋他的样子,他就觉得一切都满足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可是,这算不算是在骗她呢?

    “萧河,你在想什么呢?去帮我找块木板来好吗?我在屋子里给小兔子做个窝。”令月喊了萧河两声,他才回过神来。

    “好的,我去找。”他转身出去找木板了。

    晚餐的时候,萧河在烧火烧菜,令月儿则围着小兔子在门口玩耍。

    起初,这小兔子有点想逃的意思,因为腿上受了伤,才没跑的了,后来,令月和它玩着玩着,它好像又不想跑了,身子在她的脚边蹭着,蹭着。

    令月手里拿着一片叶子喂给它吃,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这时候,突然,屋子门口出现了一队侍卫模样的人马,她抬头一看,顿时一愣,正想回屋子里喊萧河的时候,却见这队侍卫分成两列站着,一个脸上有点奇怪的男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之所以说他的脸有点奇怪,是因为一边眉目如画,十分俊朗,而另外一边则有一块疤,从眼角一直延续到了唇角。

    而且,更奇怪的是,他的眼底仿佛凝聚着一抹悲伤,这抹悲伤有点让她无所适从。

    他踏着厚厚的雪,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而她则仰起头,痴痴地看着他。

    只见,他在她面前顿了下来,将那小兔子抱了起来,然后,从袍子上撕下一块布来,对她说道,“你抱着它,我来包扎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乖乖地听了他的话,抓着小兔子的身体,看他很熟练地一点一点地给这小灰兔包扎了腿上的伤口。

    “你也养过小兔子吗?”她忍不住好奇,问道,像萧河,就不会想到要给兔子包扎一下。

    他微微一笑,脸上笑容明朗而纯净,说道,“我没养过,我以前认识一个人,她很喜欢养小动物,养过小鹿,养过小兔子,我看过她怎么包扎的,记在心里了。”

    “原来是这样。”令月低头看着被包扎好的小兔子,凤诀则默默地看着她,眼底隐隐浮动着一丝泪意——

    她真的不记得他了,一点都不记得了,见到他的时候,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笑,甚至毫无波澜。

    他刚刚喜欢她,她却忘了他,这是不是上天对他的一种惩罚?

    “对了,你是谁?你来这里歇脚吗?”令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忙抬起头来,问道。

    他还有侍卫,看打扮或许是那山海关的小将军什么的吧。

    “我……”

    “令月儿……”这边,做好了饭菜的萧河走了出来,喊道,他一眼看到站在面前的凤诀,顿时——

    “啪”的一声,手里的汤掉到了地上,那滚烫的汤水打湿了鞋面。

    “啊,萧河!”令月见状,脸上闪过一抹惊慌,急忙走了过去,扶着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去替他把鞋靴脱掉,说道,“这么烫的汤,脚要烫伤了!我去拿药膏来!”

    她紧张极了,急忙拿了药膏过来。

    而萧河的目光,则至始至终紧紧看着屋子外面的凤诀,凤诀也看着他,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萧河,你的脚红了,快抹点药膏。”令月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只着急萧河有没有事。

    听到她着急的的声音,萧河连忙低下头去,从她手里拿过药膏,胡乱往脚上抹了一下,安慰着说道,“我没事的,别担心,这碗汤已经凉了一些,不是滚烫的。”

    令月听了,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吓死我了,我怕你会再受伤。”

    “没事,你放心,我不会再受伤的。”萧河说道,眼睛看了凤诀一眼。

    “对了,这个人好像是过来歇脚的。”令月靠近萧河,小声说道。

    “请进。”萧河对凤诀说道。

    凤诀顿了顿,最终迈步走了进来,萧河说道,“令月儿,你招呼一下,我再去做一碗汤。”

    萧河快步走进了厨房,什么话都没说,继续蹲在灶前面往里添柴,那柴灰飘出来,让本来就不擅长做这些事的他咳嗽起来。

    柴火终于旺了一些的时候,他开始重新准备土豆,但是,弄了好几次,都没弄得好,最后刀还一下子削到了手,泄露了他慌慌张张的内心。

    最后,终于整个人靠在墙上,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凤诀是来认令月儿的,那么就给他们空间和时间吧,他紧紧攥着拳头,灶间的火噼里啪啦的响着,映在他的脸上,闪耀着奇异的光彩。

    屋子里。

    凤诀在桌子上坐了下来,令月坐在他的对面,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目光忧伤而复杂。

    令月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认识我的人,对吗?我受了一些伤,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果我们是相识的,你要告诉我,我才知道。”

    凤诀张了张嘴,唇角有些颤抖,眼底发热,说道,“是,我认识你,你也认识我。”

    “那你是……”令月看着他,问道。

    “连诀,我的名字叫连诀。”他缓缓地说着自己的名字,这是她叫他的时候,用的称呼,所以他说自己是“连诀”。

    每一个字都说的很缓慢,很有力,他意图能唤起她的一部分记忆,期待她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会突然想起她来。然后像以前一样,跑到他的面前,扬起脸,高兴地说一声,“连诀,你来了?”

    “连诀,连诀?”她缓缓地,重复着这个名字,她也想能记起点什么来,“连诀,连诀……”突然,她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脸上一抹痛苦的表情,说道,“我想不起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头,我的头好痛啊,萧河,萧河,你在哪里?”

    凤诀看到令月突然这样,突然吓了一跳,猛地站了起来,“十一,十一,你,你怎么了?”

    在厨房里的萧河听到令月儿突然痛苦的声音,连忙走了出来,一把握住她的双肩,“令月儿,你怎么了,令月儿。”

    凤烨

    令月双手抱着头,用力地摇晃着,痛苦地说道,“萧河,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头好疼,头好疼,我……”她说着,眼睛一闭,身子一软,晕倒在了萧河的怀里。

    “十一!”凤诀见状,整个人都愣住了。

    眼见萧河将她抱起来走进房间里去,他也马上跟了上去,一脸焦急,问道,“她晕倒了,怎么办?我去让人叫大夫来!张檄,叫大夫进来!”

    他知道萧河和令月两个人都受了伤,所以带了一个大夫过来为他们检查。

    很快,大夫就走了进来,坐在床沿替令月儿做检查,她紧闭着双眼,虽然是寒冷的冬日,却满头的大汗。

    凤诀和萧河两人站在床边,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紧张。

    萧河解释道:“她的头受了伤,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不记得,只是,因为她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是我,所以会……不由自主的依赖吧。

    而且,她只要一努力想事情,头就会疼,她总是记不住自己的名字,一用力想,就会疼,何况,是想你的名字。”萧河说道。

    “难怪,我看到墙壁上有她的名字。”凤诀心里一阵疼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