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三七章 求孩子名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三七章  求孩子名字

    “赶快跑!”张檄对从马背上滚落下来的侍卫说道。

    这样就能迷惑后面的追兵,让他们不知道小姐究竟在哪个地方了,这样还能争取一点机会逃走。

    “住手!住手!”萧河眼见那一支支箭朝令月的方向射过去,顿时扬起长剑,将那射箭的侍卫一个一个砍于马下,顿时,鲜血四溅。

    “逆子,别再固执了,没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快过去了,你救不走她了!”萧振海仰天大笑。

    萧河眼见越来越多的箭射过去,他眼底流露出一丝绝望,他预备再提起剑来,却发现力气不如先前好使了。

    糟糕,那针刺入他体内后,开始慢慢发挥药效了,如果不快些救下令月,只怕他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他眼底一凝,不再恋战,而是往前冲刺而去。

    “住手,停止射箭!”萧振海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凝固,就看到萧河竟然冲到了前面去,这乱箭若射出去,一个不小心,他也会中箭的!

    “相爷,现在怎么办?”随从问道。

    萧振海眼见萧河一路追过去,叹了口气,说道,“这逆子是上天专门派来克我的!不要射箭了,追上去,打吧!”

    “是,相爷!”众将士听令,纷纷拔出腰间,追了上去。

    而萧振海那犀利的目光则一直在辨认着,这些马背上,哪一个才是连令月,他要找机会,将她一箭射死!

    “萧河?”令月儿看清了,那跑在最前面的人竟是萧河,他去而复返了吗?那连诀呢?又去哪里了?

    “啊,呜……”这时候,被绑在张檄身前的连焱被吓到,突然啼哭了起来,毕竟是个不到两岁的孩子,怎会不害怕。

    令月一慌,忙出声安抚,“焱儿,焱儿,姐姐在呢,你别哭,你别哭啊,乖乖的,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大姐了。”

    马儿疾驰,蹄声踏踏。

    连焱在听到姐姐的安抚声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但是——迟了,那哭声已经被萧振海捕捉到了。

    “哈哈!在那匹马上!想来,那就是连家唯一的男根了,哈哈哈!”

    他扬起手中的箭,微眯起眼睛,对准了那马上的人,“唰”的一声,箭越过萧河的头顶,射了出去——

    “唔!”令月儿只觉得受到一个猛烈地冲击,身体被什么利器给刺穿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开去,整个人一歪,从马背上掉了下来。

    “令月儿!”

    萧河眼底露出极度的惊恐,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刺破苍穹,他浑身的血液顿时停止了流动,天地间的一切仿佛在这一刻,全都静止了。

    *

    “啊!”

    半夜,连似月猛地从床上做起,惊叫出声,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水汗湿了头发,心脏没来由一阵锥心地疼痛。

    “王妃,王妃您怎么了?”

    守在外头的青黛听到连似月的尖叫声,急急忙忙走了进来,随后,泰嬷嬷,吴乔一并走了进来,点亮房中烛火后,便见王妃坐在床头,脸色苍白,一脸从未见过的惊慌。

    “王妃,您怎么了?做噩梦了吗?”泰嬷嬷过去,着急地问道。

    “令月儿出事了,她出事了!”连似月紧紧攥着泰嬷嬷的手,略显激动地喊道,大颗大颗的汗液不断地流下来。

    “王妃,不会的,小姐不会有事的,夜风大人和冷眉都在呢,他们会保护她的,不会让她出事了,是您太紧张,做噩梦了。”青黛轻抚着连似月的背,说道。

    奴才们从未见过连似月这样慌张害怕的样子,都跟着感到紧张。

    连似月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终于慢慢闭上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那心悸的还是萦绕在心间。

    刚才的噩梦里,令月儿身负重伤,跌落下一个高高的山崖,看起来,九死一生,那感觉那么真实,那么震撼。

    她撑着凸起的腹部,从床上坐了起来,青黛忙拿过披风,给她穿上了,“王妃,您小心着凉。”

    “幽州方面,有新的消息了没有?”连似月问道。

    吴乔上前,道,“回王妃,暂时还没有,但夜风和冷眉还在幽州城内,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幽州实在是凶险之处,萧家一家也在,那萧振海若是碰到了令月儿,想必会想尽办法赶尽杀绝,他本就不喜欢她,何况她还是我的妹妹。”

    连似月走出房间,来到门口,望着外面的天空,天边已经露出微微的鱼肚白,天就快亮了,天亮之前到处一片雾蒙蒙的,模糊不清。

    她低头,轻抚着自己的腹部,不知不觉的,腹中孩子已经快五个月了,但她的肚子却格外地大一些,看着有别人七个月那么大。

    “待孩子生下来后,如果令月还没有回来,我要亲自去一趟。”连似月说道。

    吴乔心头一愣,问道,“王妃,您有打算要去幽州吗……”

    “若不是腹中怀有身孕,我早就动身了。”连似月说道。

    坐以待毙素来不是她连似月的行事风格,她喜欢步步为营,主动出击,一击即中,但是现在,她需得以生下孩子为重,否则,什么都乱套了。

    “还有三个月,王妃就能生了,到时候生下一个健健康康的小宝宝,说不定,到那时候,小姐也回来了,小姐可喜欢王妃的孩子了,好早以前就亲手给小宝宝做了衣裳呢,奴婢都给好好收起来了。”泰嬷嬷在一旁宽慰道。(求两个姓凤的孩子的名字,一男一女,一经采用,红包酬谢。)

    连似月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她要是见了孩子,定会十分高兴,说不定,都不肯回家了,要天天留在我这儿。”

    家?说起家,她们也不算有家了,连家已经毁了,毁在那凤千越和梁氏的手里,梁氏就是耶律一家的细作。

    她拳头慢慢握起,眼底溢出一丝冷意——

    仇,她一定会报的。

    凤千越,耶律一家,她通通都不会放过。

    但是现在要做的,是平静下来,好好度过这几个月,生下她和云峥的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