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三四章 尚不知情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三四章 尚不知情

    萧河冷眼看了萧湖一眼,眼底流露出一抹疏离和冷漠,并不接她的话。

    “二哥,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是我现在说的是真的,父亲真的答应了,他还答应,你可以把十一公主留在身边,做,做个妾之类的。我知道,你喜欢她,不愿她为妾,但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你也看到了,如果你一意孤行,父亲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她的。”

    “萧湖,你为什么不信我呢?我不是和你说过了,我不会离开幽州的,我只是把她送走!刚才你也看到了,我把她送出城,我就回来了!”萧河心里感到一阵深沉的悲凉,那天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不会离开幽州,可是萧湖还是……背叛了他。

    萧湖眼底闪过一抹懊恼,道,“二哥,只怪你爱她太深,我,我不信你会舍得放开她,所以我以为你会跟他走。”

    “如果是以前,我会,但是如今,我会放手,用这样的方式去喜欢她!”萧河说道。

    “二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要害你,你相信我。”萧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没想到会惊动了耶律楚。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萧湖,若你还将我当兄弟,不要再跟我说话了,无论父亲希望我怎么样,我都要保住令月儿的命。”萧河眼底全然是义无反顾。

    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若按照萧湖说的,就是重新把令月儿往死路上逼。他断然不会上当。

    “二哥……”萧湖无可奈何。

    那时候,他是怕二哥和十一公主走了,留下颜公主一个人面对难堪的局面,她一个人独自伤心,所以,最终向父亲告密,想阻止这一切。但没想到,二哥真的没打算走。

    耶律楚的目光冰冷,高声道,“快,追!十二万两赏金的人头,看谁能给本王呈上来!哈哈!”

    “杀!”

    “杀!”

    “杀!”

    暗夜中,震天的喊声刺破苍穹,惊飞了熟睡的鸟儿,鸟儿从林中一飞冲天,发出刺耳凄厉的叫声。

    耶律楚举起手中的弓箭,对着那空中狠狠射出,只见,其中一只鸟儿应声落在,掉了一地的血,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这样直追恐怕真要追个三天三夜了!莫丹,你率领一队人马,从这边山坡上下去,我们要包抄他!”关键时刻,耶律楚果断下了命令。

    ……

    ……

    踢踏踢踏……

    黑夜中,马蹄声持续响起。

    过了很久很久,终于,凤诀的马停了下来,他手紧紧握住缰绳,手按住那长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人。

    耶律楚拦在他的前方,冷眼看着凤诀,道,“终于和你相逢了,十一殿下——凤诀。”他一字一句地说着杀父仇人的名字。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耶律楚,凤诀并无半点慌张,他不发一言,手中握着的长剑缓缓转动着。

    “怎么回事?那假公主呢?”随后跟上来的萧振海却发现,这里只有凤诀,并没看到令月,顿时才发现上了凤诀的当了。

    萧河发现令月没有和凤诀在一起了,眼底一愣,立刻看向凤诀,凤诀也看向他,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凤诀向他微微点了点头。

    萧河获得了他眼底传来的讯息——他是为了保护令月儿,所以特意将他们所有的人引到这里来,令月儿从别的地方逃走了?

    有了这个认知,萧河终于缓缓地松了口气。

    而萧振海看着凤诀冷声说道,“万万没有想到,连家的黄口小儿,居然是狗皇帝的亲儿子,也好,狗皇帝负我萧家,今日看着他的狗杂种死在幽州,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了!”

    “哼。”凤诀冷哼一声,轻蔑地看向萧振海,道,“一个叛国之将,有什么资格说起本王的父皇。”

    “哈哈哈,本王?”萧振海仰天大笑,“你算什么狗东西,也敢自称本王,你料本相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玩意吗?”

    凤诀冷眼看着这不知死活的萧振海。

    “既然本相见到了你,倒想问问看,那连家被一把火烧了,连家的人几乎死绝了,连似月那个贱人,是不是悲痛欲绝啊?”萧振海脸上浮现出变态般的笑意,在梁氏和凤千越一把火烧光了连家后,梁氏就派人将此事告知了萧振海,讨要他说的赏银,所以,对连家发生这桩惨事,他知道的很清楚。

    “连延庆与本相斗了一辈子,到头来,还不是变成了一堆火灰,哈哈哈,哈哈哈……而连似月,把本相赶尽杀绝,结果,本相灭了她全家,真是可惜了,本相不能亲眼看看这个贱人收拾一具一具尸体的样子,贱人!本相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都不会让你好过,连似月,你这个贱人!”

    如果不是连似月这个贱人,他萧振海也不必沦落到今天,在契丹人面前俯首称臣!

    萧振海这辈子,最恨最恨的人,最想要杀掉的人,就是——连似月。

    “贱人!”他再恶狠狠地辱骂了几句,先杀了连似月的全家,现在又眼睁睁看着小王爷把连似月在乎的凤诀也杀掉,让连似月陷入痛苦之中,让她这一生一世都没办法开开心心,让她背着罪孽活下去,这也算报了一半的仇了。

    听着萧振海一句一句对连似月的辱骂,以及得知火烧连家,他也有份参与,凤烨眼睛微眯,溢出一丝冷意,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袖中暗器猛然间射出——

    “父亲!小心啊!他出暗器!”萧湖顿时察觉到了危机,大声喊道,并连忙向萧振海扑了过去,披风高高甩起。

    但凤诀这一出手,又快又狠,即便萧振海身体一歪,但这暗器仍旧硬生生地刺进了他的小腿肚子上,顿时,疼的萧振海差点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杀!”耶律楚不再废话,一声令下,顿时,周围所有的弓箭都对准了他,拉动弓弦,那些如雨点般的箭朝凤诀射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