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三二章 危机四伏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三二章 危机四伏

    “除了朝廷悬赏的这十万两赏金,小王爷个人再出二万两!取下连诀的首级,这十二万两黄金,小王亲手奉上,再赐爵位,赏良田房屋!”耶律楚再高声说道。

    “小王爷千岁!小王爷千岁!”将士们阵阵欢呼,一传十,十传百,整个队伍欢喜一片。

    众人奋起直追,斗志昂扬,追赶凤诀和连令月。

    “不!”萧河忍着膝盖上传来的痛苦,抬起头来,血顺着嘴角留下来,对耶律楚说道,“小王爷,萧河发誓,愿追随小王爷上战场,在战场上再亲自取下凤诀的首级献上。”

    “呵。”耶律楚看着涌向前方追杀凤诀的人,冷笑一声,说道,“萧河,这是小王的杀父仇人,你以为小王会玩什么战场见的把戏吗?只要能取下他的狗命以告慰我父亲在天之灵,小王不惜一切代价!”

    萧河猛地回头,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凤诀和令月儿逃走的方向,凤诀胯下骑的是追风马,速度极快,矫健灵敏,且凤诀本人伸手也很好。。

    但是,耶律楚这是阵势,恐怕跑再快的马都战胜不了这么多人。

    “本相也追加五千两,娶凤诀身边那女子的性命。”萧振海也举起手中长剑,高声说道。

    令月儿!萧河浑身猛地一颤。

    他猛地站了起来,快步往前面的马车上跑去。

    “抓住他!”萧振海见状,快速上前,一伸手,擒住了萧河的后衣领,用力往回一拽,萧河趁势一个旋身,利落地从萧振海的手下溜开了。

    飞身而上了马车前面的骏马之上,刷的拔出腰间佩剑,扬起手,狠狠一把砍断了那盘在马背上的木条,马和车顿时分离了出来。

    “萧河!你想干什么?你究竟想干什么?小王爷在此!”萧振海一手按住马鞍,眼中流露出恼人的气息。

    萧河双手抱拳,说道,“父亲,大哥的命,我来赎,放了令月儿,此次之后,儿子保证,从此以后,一切都听你的!”

    说着,他脚狠狠踢着马肚子,那马撒开腿往前跑去。

    “你这个逆子,我萧振海今天就杀了你,只当没有过你这个儿子!”萧振海一把夺过身旁侍卫手中的弓箭,对着萧河远去的背影,拉开了弦。

    “父亲!父亲!不要!”萧河见状,连忙张开双手,拦在了前面,说道,“大哥已经没了,你真的要二哥也死了吗?”

    “!”萧振海眼底闪过一抹恼怒和痛心,“不是为父要他死,是他不走活路!身为契丹驸马,却助纣为虐,太后追究下来,也是死罪一条,还连累我们萧家!”

    “父亲,父亲!”萧湖伸手,紧紧握住萧振海手里的弓箭,急切地说道,“二哥什么脾气,您还不了解吗?他就是这样的人,我之所以将二哥的事告诉父亲,是要父亲救他,不要父亲杀他,如果父亲杀死了二哥,那孩儿也不要活了!”

    “你们,你们!”萧振海后退了两步,终究狠狠将箭扔到了地上,说道,“我萧振海怎么会有他这种儿子!凭着他的条件,他要什么没有?荣华富贵,地位权势!可他,可他偏偏要一条道走到黑!”

    “父亲,现在不要说这些了,我也没有想到这其中还牵涉到凤诀,现在太后和小王爷都知道了此事,我们要怎么救下二哥。”萧湖突然有些后悔告密了,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萧振海最终走到耶律楚的面前,屈膝,抱拳,道,“小王爷,请留萧河一条狗命!”

    耶律楚脸上露出一抹深邃笑意,道,“南相,留不留下萧河的命,不是看小王的决定,而是看他自己的决定,若他执意与小王作对,小王也无法可想了。小王对他的偏爱,不是他有恃无恐的理由,今日,就把一切都来个了断吧!驾!”

    耶律楚说完,扬起马鞭,策马往前,他发誓,今日一定要取下凤诀的首级,拿去祭奠他的父亲耶律重元。

    他眼底隐隐闪烁着一抹兴奋的光彩,他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从亲自去京都找人,到失去杀死连诀的机会,再到今天——

    他不会再错过了!

    耶律楚一直都很清楚,皇祖母也一直在等着他完成这件事。

    只有他亲手将连诀的首级送到皇祖母的面前,为父亲报了仇,向她证明他的能力,皇祖母才会把他扶上皇位,这是他们之间的一个默契。

    想到这里,他更加用力地挥舞着马鞭,直朝着前方追去,拿下凤诀,他离皇位进了一步。

    “哎呀!”萧振海懊恼地一跺脚,深深地皱着眉头。

    “父亲,现在怎么办?二哥他会不会……”萧湖心里感到一阵触目惊心。

    “先追上去再说,务必要阻拦你哥做蠢事,还有,见了那假公主,什么都不要多说,一剑射死,将她的首级送给颜公主,向她表示萧家对她的忠诚!她对萧家的支持,至关重要,万万不能失去她这颗棋子!

    可惜,你二哥不懂利用她,要是她喜欢的人是你就好了,你们俩人成婚,我们也不会到今天的局面!”萧振海痛心地说道。

    萧湖却眸间一闪,脸上掠过一抹情愫。

    “走,驾!”萧振海追了上去。

    夜色深沉,杀机四伏,冰凉的空气中传来阵阵似血腥的气息,狂啸的风从耳边吹过,呼呼作响,刮得人脸生疼生疼的。

    令月莫名地感到一阵的恐惧,手脚一阵冰凉,凤诀锐利的眼中折射出一丝冷意,他伸手,将身后黑色披风高高甩起,然后将令月包裹在了披风里面,沉声说道——

    “十一,闭上眼睛。”

    “嗯!”令月点头,紧声说道。

    胯下的马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了,而四面汹涌而来的危机,也在一步一步靠近,空气似乎要窒息了一样。

    黑暗中,凤诀回头,远处,隐隐浮现着一闪一闪地火光。

    他张扬的眼底闪过一抹冷笑,追上来了,幽州想要他命的人太多了!

    而被他包裹在披风中的令月对这一切尚且不知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