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二七章 为何不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二七章 为何不信

    “你叫什么名字?”耶律颜眼睛看着她的脸,问道。

    “公主,奴婢叫做阿月。”连令月一边揣测着耶律颜的来意,一边谨慎小心地回答道。

    “阿月?”耶律颜轻轻念出了这个名字,道,“这个名字很好听,是你的真名吗?”

    连令月微微一愣,说道,“是的,公主,阿月是奴婢的真名。”

    “噢。”耶律颜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连令月的身上——

    她穿着金家侍女的衣裳,细细一看,却仍看得出她灵气逼人,骨子里有种贵气,一双眼睛如同小鹿眼睛般清澈,她的脸细润如脂,粉光若腻,但是,也看得出她故意丑化了自己,、。

    这就是萧河心心念念爱着的人,让她永远进不去萧河的世界的人。她曾在好多次在脑海中想象过这个人的样子,想象过一个什么样的人,可以这样占据着萧河的全副身心,可以让萧河至死不渝地爱着。

    “你真漂亮,难怪了。”耶律颜喃喃地说道。

    “公主……”连令月不解其意。

    耶律颜站起身,走到连令月的面前,伸手拿起她的手,连令月不由得往后缩了一下,“公主叫奴婢过来,不知道究竟有何事要吩咐,请公主明示。”

    “你的手,还疼吗?”耶律颜问。

    “多谢公主,抹了药,已经好多了。”连令月的内心有些忐忑,她不知道耶律颜身为一个公主,为何会想起她来,还亲自到金家来看望。

    她已经知道什么了吗?

    “那就好,不然,本公主心里也会内疚的。”耶律颜让自己的侍女将一瓶药膏送给了连令月,道,“这是我在涂抹的药,药效很好,你在好歹是在公主府受的伤,我和驸马,都很关心。”她淡淡地提了下萧河。

    “阿月多谢公主厚爱。”连令月接过药瓶。

    “对了,阿月,你是什么时候到金家做侍女的?”耶律颜继续问道。

    “就这个月,前些日子。”连令月没有撒谎,这种话耶律颜找金家的奴才问问就知道了,他撒谎也会被拆穿的。

    “你怎么会到金家来呢?”耶律颜问,这是她最大的疑惑,阿月来这里,是不是为了找萧河,而落入金家做侍女,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公主,奴婢……是来找亲人的,不过亲人已经不在幽州了,我又没有了盘缠了,碰上金家买奴才,我阴错阳差来了金家。”连令月斟酌着回答道。

    “原来如此。”耶律颜点了点头,道,“你的亲人既已经不在幽州了,你想过离开这里吗?”

    连令月心头微微一颤,眼睛敛了敛,说道,“奴婢已经做了金家的侍女,不是那么容易离开了,况且奴婢在此吃穿不愁,还能挣一些钱,暂时……没想过离开。”

    她不想让耶律颜识破她马上会走的计划,到时候,耶律颜要是将此事告知其他人,恐怕她就走不了了。

    耶律颜点了点头,道,“也好,若你有什么难处,随时可以来找本公主,本公主愿意帮你,就算你想回自己的家里去,本公主也可以帮你。”

    连令月低头,道,“是,公主的大恩大德,奴婢铭记在心。”

    耶律颜转身离开,连令月看着她的背影,神色凝重起来——不好,耶律颜肯定是发现什么了,才会特意跑一趟的。

    而萧河肯定还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后天还跑得掉吗?

    连令月一边往后厨走去,一边思索着,心里感到很紧张,不知道耶律颜会不会采取什么措施,她要怎么马上让萧河知道这件事,要不要暂时停止逃走的计划?

    凤诀远远地看到耶律颜从金家出来,一脸凝重地上了马车。

    他抬头,看着金家的门匾,顿时若有所思,上一次,他追踪萧河,萧河便是在这附近消失的。

    萧河,大晚上的也来这金家干什么?而且他的妻子也来了,神色很不对劲。

    而正在这时候……

    “公主殿下!”一个熟悉的粗矿的声音让凤诀停下了离去的脚步,他猛地抬头——

    萧振海!

    这个大恶人!

    只见他一身契丹武官的官袍,单膝跪在马车前,对着这契丹公主屈膝,动作间充满了虔诚。

    他立刻闪身到一旁,为安全起见,离开了此地。

    据他所知,这金家是幽州的望族,连续两天内,萧振海,萧河,契丹公主分别上门,这其中必有隐情。

    但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他必须马上离开。

    萧振海是只老狐狸,当初父皇下了圣旨斩首他都死不了,这又是在幽州的地界上,他必须万分谨慎!

    反正,萧河已经答应会将令月儿带给她了!

    *

    耶律颜一路心事重重地回了公主府。

    走到花园中的时候,和萧河不期而遇,她心头微微一颤,萧河一脸冷漠,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顿时一愣,忙上前,端起他的手,着急地问道:

    “你的手怎么流血了,很疼吗?怎么没有包扎?”

    “昨晚门被锁了,我徒手把门砸开,所以受了点伤,没有大碍的,不用放在心上。”萧河淡淡地说道,将手收了回来。

    耶律颜微怔,抬起头来,看着他过于冷漠的表情,说道,“你在怀疑我吗?你怀疑是我指使的?”

    “我不知道,但现在也不重要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萧河说着,转身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但是我觉得很重要!”耶律颜罕有地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道,“我没有指使任何人这么做,是,我耶律颜是喜欢你,但我没这么下贱,没这么贱的上赶着爬到你的,你的……”后面的话,她实在羞于启齿!

    “……”萧河停下了脚步,“别再说了,没必要再提,说起来,大家都尴尬。”

    “呵呵。”耶律颜笑了,笑的凄美,眼底闪烁着泪光,“萧河,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就不肯给我半分信任,难道,你一点都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我怎么可能这么做?金嬷嬷和卓玛,都被我杖责了四十大板,赶出公主府去了!金嬷嬷是皇祖母的心腹,而卓玛是我的心腹,我全都没有犹豫,把这两个下药的赶走了!这样,还不能证明我的清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