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二四章 忍不住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二四章 忍不住吗

    这侍女本还想劝萧河喝下去,可是,驸马爷素来不喜欢下人多事,她怕自己再劝下去,会露出什么破绽,只好走了。

    萧河看着这眼前的一碗汤,在烛火下,这汤面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

    他微呼了口气,端起来,仰头,一口喝了下去。

    喝完洗漱后,便上了床歇息,他躺在双上,双手枕在脑后,双眼怔怔地望着床幔顶端,他唇角掠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今日,触动他的,不仅仅是要对令月儿放手,把她交给十一殿下,从此不再相见。

    还有十一殿下两两声“小侯爷”,深深触动了他的心,让他现在睡不着,心里如同千只蚂蚁在爬。

    他那时候,在凤诀面前表现的毫无波澜,甚至不愿意再回想过去的样子。但其实,因为这两声小侯爷,他久久不能平静。

    他想起来过去在京都那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坦坦荡荡的时光。

    无论他走到哪里,受到的都是大周百姓尊敬的目光,人人抱拳,称他一声小侯爷。

    但是如今,他是契丹的驸马。

    这身份,不是他乐见的,他从来都不愿变节,他心里有一份深深的信念——生的大周人,死是大周魂。

    只可惜,父亲始终执迷不悟,越陷越深。

    而母亲的身子,这半年来也变得差了,常常脸色苍白,其实,也是思乡所致。

    只是,萧家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特别的父亲,一意孤行,与仁宜太后和耶律楚之间,已经分不开彼此了。

    而他,始终是姓萧的,大哥死了,他便代替了长子的地位。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萧家输给了那两个人——连似月,凤云峥!

    最终落到如斯田地!

    他脑海中想着这些事,深陷在对过去的怀念中,他觉得头脑开始有些昏沉,身子也莫名有些发热,特别的小腹的位置,有种特别奇怪的,仿佛不能控制的,蠢蠢欲动的感觉。

    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脸格外的灼热,而那手贴在脸颊上的时候,又觉得很舒服。

    身体越来越热了,意识也跟着混沌起来。

    这时候,吱的一声,书房门开了,他抬头,透过帷帐,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

    他坐了起来,脸更加绯红,浑身……

    萧河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掀开帐子,那人影便猛地一下冲到了他的身上,他身体一个后跌,睡到在了床上。

    身上的女人匍匐在他的胸前,眼神迷离的看着他,同样脸色通红,浑身发烫,嘴里时而发出一点声音来。

    当她的身体碰到他的时候,萧河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有种难以言喻的舒服,他浑身打了个冷颤。

    他的意识逐渐被这种忄青念控制了,眼前的女人抬起手,抚住了他的脸,眷恋地……

    房门外。

    金嬷嬷站在门口,卓玛的手有些瑟瑟发抖。

    刚刚,公主的药效发作了,整个人模糊不清,像发了高烧一样,混沌,嘴里发出声音来。

    金嬷嬷便哄着她,说驸马爷也生病了。

    结果,公主一听萧河的名字,整个人便更加着急,一下子身子更加发热,便一路搀扶着她,推开门,引导着她进了驸马的书房。

    “如果,如果公主醒了后悔,那怎么办?”卓玛担忧地问道。

    上一回,驸马误会是公主设下陷阱让两个人成婚的,结果公主受了驸马多少委屈,即使都那样了,驸马爷没动过半点心。

    现在,如果又发生这种事,驸马爷要是不肯原谅公主的话,那……

    “贱婢,我没有和你算账就是好的,你还敢说这些话,明明让你做的,结果你还想忤逆我,引导公主不要喝。”金嬷嬷说着便气不打一处来,伸手用力地拧了卓玛一把,疼的卓玛手都快断了,“公主和驸马之间的感情事,难道还轮得到你这贱婢来判断吗?我们只管完成任何,让公主怀上孩子就是了,其余的事多管了也没有用。”

    “是,奴婢知错了,奴婢不该替公主做主。”卓玛连忙说道。

    金嬷嬷看着房间里的灯慢慢熄灭了,唇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吩咐身边小厮,道,“将书房门锁上,让你们的人出不来!”

    “是。”众人将这门锁上了。

    金嬷嬷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把书房门锁了,就算公主或者驸马想出来都出来不了。

    这样的话,好事今晚就成了。

    金嬷嬷转过身去,说道,“都听好了,谁也不许进去,否则,我便替代太后,狠狠地惩罚一番。”

    “是!”

    众奴才应道,然后各个一一离去。

    “卓玛,你在此候着,明天去驸马爷的床上收‘落红巾’。”金嬷嬷再命令道。

    “是!”卓玛点头,跪在了房门口等着。

    房间里面。

    萧河的身体越来越……

    他一个翻身——耶律颜躺在了床上,他双手撑在她的两侧,他浑身颤抖着,似乎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似的。

    而耶律颜眼神迷离地看着近在面前的男人,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时刻,她整个人狂热,一点都忍不住了。

    她又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伸手,抚摸着萧河的脸,喃喃地道,“萧河,萧河,是你吗?是不是你,我在做梦吗?”

    耶律颜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睛发热发烫。

    而萧河的手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似的,他用力的想要撤回来,但是,看到眼前的女子。

    他好像喝醉了似的,没办法控制自己了。

    “是你吗……”他脱口而出心里头最深最深的那个名字,脸上带着笑意说着了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名字。

    耶律颜浑身一颤,眼底流出眼泪,问道,“你说什么……”她声音很小,很小,似乎从地下传来的一般。

    “是你吗,我爱你,好爱好爱你,你会记得我吗?会记得吗?不要忘记我,不要,好不好……”萧河一声又一声地呼喊着心里的人,不想停止。

    他缓缓低着头去,眼睛看着她,一眨也不眨。

    “萧河,萧河,你在哪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