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一七章 我不会离开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一七章 我不会离开

    其实,她疼的要命,但是她咬紧了牙关,克制手的颤抖。

    “他不会给你药的,我来给你涂。”萧河腾出一只手,从腰间拿出一支药膏,涂在她被烫伤的地方。

    他一个三大五粗的大男人,此刻的动作却轻柔地如同羽毛,生怕给眼前的姑娘增添一丝丝的疼痛。

    那凉爽的药膏涂上去,连令月才觉得那火辣辣地灼痛感减轻了一些,她轻轻地吐了口气,浑身打了个冷颤。

    “令月儿,我一刻都忍不下去了,我要马上带你走!萧湖现在拖住了金兀,我带你走,他不会发现的。”萧河无法想象,令月儿从公主府离开,回到金家之后,会遭遇什么。

    连令月安抚着萧河,说道,“萧河,不要冲动,这里不是京都,这里是在幽州,你是驸马,我相信肯定很多人都在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也许你们的太后还派了人监视你,你这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知道,如果我们突然走了,后果不堪设想。”

    “令月儿,你长大了。”听着令月儿的分析,萧河说道,确实,仁宜太后和耶律楚在暗中安排了眼线监视他,因为对他还没有完全信任,令月儿也想到了这一点。

    “经历多了,自然就想的多了。再说,连焱还在金家,我一定要回金家去的。萧河,我知道你为我好,怕我受苦。但是,你听我说,这点苦真的不算什么,我可以捱。”连令月安抚着萧河焦急的心。

    萧河抿唇,不语,他何尝不知道令月儿说的有道理,只是,看她身陷狼窝,不忍心罢了。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深爱你的妻子,我从她的眼神看得出来,她很爱你。”连令月轻轻提醒着萧河。

    “令月儿……”萧河的心被刺痛了,“我们成婚其实是因为……”

    话到嘴边,萧河又咽了回去,罢了,如今说这些,又还有什么用,不管如何,他和耶律颜是夫妻,这是事实,令月儿没有想错。

    “萧河……”

    “不说这些了,萧湖已经发现了你,你也不用躲了,我会好好和他说的,你回金家后,万事小心,就这几日了,我会筹划好一切的,你再耐心等等。”萧河交待道。

    “好,萧河,这一次,真的谢谢你。”连令月向萧河深深鞠躬。

    萧河将药瓶放进她手里,交待道,“藏起来,晚上在房间涂,小心些,你……”

    “好的,你放心,我会好好涂药的,萧河,你也小心点。”连令月说道。

    萧河看她这副样子,眼圈中隐隐闪烁着泪意。

    他恨!

    恨自己身处这前有狼后有虎的地方,仁宜太后,耶律楚,父亲,金兀,任何一个人发现她的身份,都不会放过她!

    所以,他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

    萧河打开门,走了出去,过了一会,连令月才走出来。

    萧河深深地呼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你这样做,对得起颜公主吗?”这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萧河一怔,慢慢睁开了眼睛。

    萧湖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眼底露出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来,“二哥,你疯了,你病了,你这辈子都栽在了那个假公主的手里了!”

    “萧湖,注意你的称呼!”萧河沉下脸,道。

    “你将她呵护如珍宝,那颜公主呢,你真正的妻子呢?你刚刚突然打横抱那个人,也只是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不要让人注意到你失态的行为,不要让人伤害你的假公主吧!你不会觉得对不起你的妻子吗?”

    萧湖冷冷地看着萧河,口气里带着几分讽刺,说道。

    “萧湖,我的婚约是怎么来的,你不是不清楚,这从来都不是我自愿的,而且……”他顿了顿,说道,“在我的心目中,能做我妻子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皇上那年指婚给我的那位公主。”

    “你们的婚约早就取消了,她不是真公主,她是假的,你醒醒吧!”萧湖十分恼怒萧河的行为。

    “萧湖,我不想和你争执,但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令月儿,她受的伤害已经够多了,她什么都没有,她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地在这里活着。她的手被烫伤了,没有任何人理会,还要下跪,请罪,我不关心她,她怎么办?”

    “你没救了!”萧湖生气地转身离去。

    “萧湖!”萧河几步上前,伸手拦住了他,“这件事,你替我保密。”

    “怎么保密?骗人吗?”实际上,萧湖有一种冲动,他想去告诉耶律颜,令月儿就在二哥的身边。

    “萧湖!”萧河略显无奈。

    “你打算怎么办?和她一起离开幽州吗?父亲母亲怎么办,我怎么办?颜公主怎么办?你为了一个她,这些人你通通都不要了吗?”萧湖低吼道,袖中的拳头紧紧地握着,颤抖着。

    萧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说道,“我不会离开幽州的。”

    萧湖微愣,“二哥,什么意思?”

    “我把令月儿送到安全的地方,让她回她自己的家去,过她想要的生活就可以了,我不会离开这里。”萧河深邃的目光,悠远绵长,“萧湖,我不会和她一起走的。”

    “可是你……”萧湖不解了,他这么费尽心机地做这些事,不是为了和她一起走吗?

    “如果是以前,在京都的那个时候,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和她一起走,一步也不离开她,但是现在……不会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走的。”萧河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用惆怅失落的口吻说道。

    “二哥,你不是这辈子都要追随她吗,以前你和父亲吵架的时候,我记得你是这么说的,还说一辈子坚贞不移,但是父亲差点把你打死了,逼着你改口,你也死活不肯改口。”萧湖见萧河这样的反应,反而一下子愣住了。

    “……”萧河拍了拍萧湖的肩膀,说道,“萧湖,你不会明白的。”

    “二哥……”看着萧河离去的萧瑟背影,萧湖突然感到有些心疼,他叹了口气喃喃地道——

    “这个令月一出现,你就变得像个疯子傻子癫子,你为她疯魔为她成狂为她生病,值得吗?值得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