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一六章 心疼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一六章 心疼

    萧湖跟在他们的身后,他的目光始终紧紧锁着他二哥的身影,袖中的拳头紧紧的握着。

    萧河将耶律颜抱回房间放在了床上后,大夫也匆匆赶了过来,耶律颜看着萧河,却十分眷恋他的怀抱,她眼底散发着一丝幸福的光芒。

    “公主,您忍耐一下。”

    金嬷嬷帮忙揭开耶律颜的袖子来,只见她的手背和手腕被烫红了一片,她修眉紧紧皱着,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大夫赶紧开了烫伤膏,让丫鬟帮忙涂上。

    萧河一直在一旁边看着,但内心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令月儿也被烫了,萧湖看着萧河额头上渐渐冒出的汗珠,知道他心里真正紧张和在乎的的是什么。

    药膏涂上去后,耶律颜才觉得好了一些,道,“我没事,你们不用太紧张了,倒是金兀带来的那个丫鬟,她比我伤的还要重要一些,你拿些烫伤膏过去给她吧。”她吩咐房中的一个侍女,道。

    “公主,又是这个侍女,上一回在小王爷府上,那只黑猫是从她怀里撞向公主害的公主的脸被挠伤了,这次又是她无故冲出来,害公主的手被烫伤了!

    老奴怀疑,这个侍女有问题,她是金兀少爷故意派过来伤害公主的。”金嬷嬷在一旁和耶律颜说道。

    “休得胡说!”萧河立即呵斥道,“金嬷嬷,我与金家的关系才得到缓解,你这老奴婢在此说着这些话,让人听了去,以为你在挑拨离间!公主府和金家的关系由此破裂的话,你承担得起吗?”

    “驸马爷息怒,驸马爷息怒,奴婢只是见公主两次出事都和这侍女有关,所以,所以斗胆做了这样的猜测!”金嬷嬷一听这罪名,急忙跪下,她知道,太后娘娘也很看重公主府和金家这一层关系的。

    “萧河,你别怪金嬷嬷了,她也是担心我才会做这种揣测的。”耶律颜见萧河生了气,忙安抚道,又对金嬷嬷说道,“那金兀对本公主向来还是尊敬的,他也没有理由要伤害本公主,你莫要瞎猜了。”

    一会,去送烫伤膏的侍女走了回来,禀报道,“公主,驸马爷,金兀少爷过来了,金兀少爷没让那侍女用烫伤膏。”

    萧河听了,心头 一颤,猛地转过身去。

    “公主,你没事吧。”金兀在护卫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萧河的目光越过金兀,落在了令月儿的身上。

    只见她低着头,双手藏在袖子里,但还是看得到那手背上红透的一片。

    “我没事,刚才有些痛,涂了烫伤膏已经好多了。”耶律颜说道。

    “这贱婢三番两次伤到公主,实在罪无可赦,公主却还赏她烫伤膏,实在是难得的善心,只是这贱婢配不上公主用的烫伤膏,我令她前来向公主赔罪了。”金兀恶狠狠地瞪了连令月一眼,叱骂道,“贱婢,还不快过来,跪下给公主赔罪!”

    “是。”连令月走了过来,萧河目光紧紧地看着她,心里头在滴血,袖中的拳头颤抖着。

    “公主,是奴婢的错,请公主赎罪。”连令月屈膝,在耶律颜的面前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道,她尽量不让自己的手露出来,被萧河看到,但还是不免露出了一点点,那地方不仅红,还起了一层透明的泡了。

    她现在,一定很疼很疼,他记得她小时候最怕疼了,魏师傅打一下手心都要掉眼泪的,现在却能若无其事地在这里给人磕头。

    “……”他猛地向前一步。

    “滚出去!”一直注视着萧河的萧湖,看到萧河往前这一步,他立刻一掌拍在桌子上,猛地站了起来,指着外面,“你快滚出去!别让公主再看到你!”

    萧河目光微怔,看向萧湖。

    耶律颜有些奇怪地看着萧湖,道,“萧湖,你……”

    “这奴婢冒冒失失地,再冲撞了公主怎么办,金兀少爷,让她出去,不要再接近公主了。”萧湖对金兀说道。

    “是是是,你说得对,还不快出去,离公主远一点。”金兀见萧湖这么说了,虽然有些不明白他为何对阿月这贱婢这样,但也让连令月快些离开了。

    “是。”连令月连忙再向耶律颜磕了个头,然后才低头快步走了出去。

    萧河闭上眼睛,缓缓地松了口气,对萧湖投去一丝感激的目光,而萧湖只是一脸面无表情。

    耶律颜手上涂好了药之后,萧河萧湖金兀等便走离开了她的房间,让她静养。

    金兀打算告辞,萧河却留他用午膳,将他安置在一旁屋子里,让萧湖与他一块下棋,萧湖看到萧河离去的背影,心里的阴影越发地重了。

    连令月回到了院子里,站在奴才该站的地方。其他的护院已经随金兀去了里面,此刻,只有她一个人站在这里。

    她袖子里的两只手,火辣辣的烫,十指连心,一阵一阵钻心的疼,她以前在连家,双手就受过严重的伤,至今也还未完完全全愈合,现在被热茶这么一烫,简直疼的她快要昏厥过去了。

    她站在原地,疼痛令她身体发抖,汗水一颗一颗地落下来,她眼皮有些耷拉了。

    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二话不说地抓住了她的手臂,拉着她走近了一个不起眼的屋子里,然后将门关上,躲过了众人的视线。

    “令月儿,快坐下,给我看看!”萧河扶着她的双肩,让她坐在椅子上,他自己紧张的背脊都汗湿了。

    他轻轻托起令月儿的双手,将那袖子慢慢地掀开,令月儿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一下。

    “别动。”他制止了她。

    掀开袖子的那一刻,令月儿的双手呈现在了他的面前,他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她两只手背被烫的通红,有几处的皮都翻了起来,还有几处起了透明的水泡,简直……

    他托着她的手微微颤抖着,眼圈霎时红了。

    连令月察觉到他的心情,她连忙口吻轻松地说道,“没事没事,没你想的这么严重,就是烫了一些,有点痛而已,涂点药就好了,我等一下回了金家,我就找金兀给我一点药就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