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一二章 近在咫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一二章 近在咫尺

    “萧河,是我会错意了吗?前几天的一些事情,让我以为你已经慢慢敞开心扉接受我了,但我好像想错了,是不是?”

    萧河目光微闪,放在背后的手握了握,平静而疏离地说道,“你我是夫妻,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这个事实更改不了。其他的,不用想太多了,我累了。”

    他说着,已经走进了书房,亲手将书房门缓缓关上了。

    耶律颜看着他慢慢消失在了眼前,一道门将两个人硬生生隔了开来,两行冰冷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唇角掠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是啊,果然是她会错意了,他对她并没有什么改变,依旧疏离,拒绝她走近哪怕小小的一步。

    他关上了房门,也关上了心门,将她拒之门外。

    前几日突然的亲近,只怕也是一个凑巧罢了。

    耶律颜,别做梦了,他说过,他的心早就被另一个姑娘占满了,没了你的位置。你这么跑去问他,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她深深,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过身,一步一步地离去,那月光照在她纤瘦的背影上,显得几分失落。

    “公主……”卓玛拿着披风上前,小声地唤道。

    耶律颜抬起手来,说道,“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对了,驸马的药明天记得熬好了按时送过去,我看他的脚还没有完全好,刚刚走路还不是很灵便。”

    “是,奴婢会吩咐下去的。”卓玛见自己的主子这般伤心失意,还不忘关心驸马爷,不禁为颜公主感到不值,也为她感到委屈。

    耶律颜走到凉亭中坐下,抬头看着树梢上的明月,喃喃地道,“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萧河,这就是我这辈子和你的距离了吧。”

    卓玛摇了摇头,转身离去,却在拐角处被一道身影拦住了去路,她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竟是金嬷嬷。她忙躬身,道,“嬷嬷。”

    “啪!”突然,金嬷嬷抬起手来,狠狠一个巴掌扇在了卓玛的脸上。

    卓玛猛地抬起头来,看着金嬷嬷,她好歹也是公主身边最贴心的奴婢,从来没有人甩过她巴掌,这金嬷嬷竟然——

    “你不服气?”金嬷嬷冷声道。

    卓玛低下头,道,“奴婢不敢。”

    “知道嬷嬷我为什么要打你吗?”金嬷嬷冷声问道。

    “奴婢不知,请嬷嬷明示。”卓玛斟酌着金嬷嬷的话语,小心问道。

    “公主和驸马感情不好,你为何不向太后娘娘禀报?太后娘娘如此关心颜公主,而你身为颜公主身边的奴才,竟眼睁睁看着她受委屈!你可知你犯了什么罪?”金嬷嬷厉声斥道。

    “奴婢知罪,奴婢没有伺候好颜公主,罪该万死。但是,嬷嬷,奴婢只是个奴才,人微言轻,颜公主和驸马爷之间的事,奴婢实在,实在无权过问,只能陪着公主一块伤心罢了。”卓玛谨慎地解释道。

    金嬷嬷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道,“我也知道你的难处,不过,颜公主在太后面前和驸马装作恩爱的时候,你跟着一起欺骗太后,也铸成了大罪。”

    “请嬷嬷示下,奴婢该怎么做呢?”卓玛问道。

    “咱们做奴才的,自然都要为了主子好,主子好了,奴才才会好。所以,我们应该帮颜公主一把,让她不必这样日日夜夜独守空闺了。”金嬷嬷眼底闪过一抹算计,说道。

    “奴婢不明白。”卓玛眼底一片茫然。

    “不明白没关系,你照着我说的做,便是了。”金嬷嬷让卓玛起来,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卓玛听了,蓦地瞪大了眼睛,“嬷嬷,这,公主若是知道了,只怕……”

    “公主知道,不过是你我受些惩罚,那她和驸马之间的感情总会更进一步。但因为怕责罚,而不去做,公主这样子,不是很可怜吗?公主对你不薄吧,你不愿意为她做些什么?”金嬷嬷说道。

    “奴婢,奴婢愿意,只要公主能得到幸福,奴婢愿意。”卓玛低头,说道。

    “那就好了,这几日找个好的时机,你便将这药放进公主的膳食中,驸马那边,我自有安排,到时候,将两人放在一起,你我便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到时候就能向太后娘娘交代了。”金嬷嬷从袖中拿出一包白色的细细药粉,放进卓玛的手中,道,“切记,保管好了,不要露陷。”

    “是,嬷嬷,奴婢记住了。”卓玛将这药粉放进了腰间的束带里。

    金嬷嬷点了点头,道,“小心些。”

    萧河的书房中。

    他坐到椅子上后,将衣袖摞了起来,一看,手腕处有一道常常的血迹——今天那人,再把他打掉了斗笠的瞬间,竟然还能用暗器让他受伤流血,只是当时他镇定如常,

    “此人武艺高强,不可小觑,但看身手,不像是契丹人,他是谁?既然这么厉害,怎么会出现在幽州城?”萧河的心里充满了疑惑,“无论如何,今日是被人发现了,看来,势必要加快计划,带令月儿快些离开了。”

    而这厢。

    凤诀斗笠被打掉后,趁着夜色,迅速地回了客栈,关上房门,点上烛火,那张一半明媚一半狰狞的脸被火光照耀着,忽明忽暗。

    他将脖间的黑色披风解了下来,坐在桌子上,倒了杯水,饮了下去,脑海中全是刚刚在夜色中交手过的那个瘸腿黑衣人。

    那人的身手超乎他想象的好,虽然他最后没让他占到便宜伤了那人的手腕,但是,他的斗笠却被打掉了。

    若在白天,只怕容貌已经暴露在人前了了。

    “幽州城里竟有低等身手利落之人,也让我大开眼界了,看来,不能够掉以轻心,要更加小心谨慎,否则,出了什么事,十一怎么办?”

    他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皎洁月色,将那双鱼玉佩拿了出来,放在手中摩挲,低头,看着它,心里道:

    十一,十一,你就在幽州城里,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是不是,我有强烈的预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