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一一章 会错意了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一一章 会错意了吗

    但凤烨仍旧看得出此人功夫底子不错,那脚上的伤并不太影响他的行动,只是他亦一身黑色夜行衣,蒙着脸,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这样看不出真正的面貌。

    这时,那人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间猛地回头,凤诀身形一闪,迅速隐匿在黑暗的角落中,避开了他的视线。

    凤诀犀利的眸中闪过一抹沉思,他有种隐隐的感觉,此人以前仿佛在哪里见过,他暗夜潜行,看来,也有什么不愿告人的秘密。

    这个幽州城,看来也是暗潮汹涌啊。他只愿快些得到令月儿的下落,将她带离这是非之地。

    一种潜在地直觉,让凤烨对这个夜行人产生了兴趣,他暗暗地跟了上去。但是,在拐过一个弯之后,那人却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不知所踪。

    凤烨眸间一闪——此人虽身上有伤,但功底比他想象的要深厚多了。

    他沉思片刻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潜心等候。

    *

    那日在金家削去一块肉之后,行动不便,加之仁宜太后特意派了人来探望,耶律楚也两次登门,耶律颜关爱有加,萧河没找到时机出门,但心里时时刻刻记挂着令月儿,担心她被金兀这个下三滥折磨,又担心她被金家的奴才欺负,她那么没有心眼的一个人,怎么生存下来?

    他真想二话不说,直接闯进金家,将她带走。

    但是,有过上一回被仁宜太后算计的教训,这次,又事关令月儿,他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何况,还要防着令月儿的存在被父亲发现,一旦被父亲发现,令月儿只怕尸骨无存。

    真真四面楚歌是也。

    这期间,他已经暗中派了一个可靠的人潜入金家,保护令月儿,但始终,他想自己亲眼看看她,因为——

    真的很想她了,就看一眼也好。

    他盘踞在金家后院的屋顶,借由一棵树挡着身体,那被他派去金家的人在令月儿的房门上做了记号,所以,他目光逡巡一周之后,便锁定了那一扇矮小的门。

    她房中的烛火还没有熄灭,隐隐约约看得到她的身影在忙忙碌碌。

    “阿月,阿月,快点出来!”这时候,突然有个婆子,粗鲁地敲着令月儿的门。

    “来了,来了。”一会便见令月儿打开门走了出来,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地道,“满嬷嬷,您叫我什么事?”

    只见那嬷嬷一脸不善,呵斥道,“让你洗的衣裳你用什么洗的,一股怪味儿,少爷穿在身上,要发脾气的!”

    令月儿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重新洗。”

    “还不快点!少爷要穿的,出了差池你会被乱棍打死。”这嬷嬷命人将这洗衣盆丢在令月儿的面前,高高在上地呵斥道。

    “是,我马上就去洗。”

    萧河看着令月儿在金家过着这种被人呼来喝去的日子,他的心在滴血,狠狠看着这嬷嬷扬长而去的粗犷背影,眼底涌起一股浓浓的冷意!

    再看令月儿,先回了房间,大约是安抚好了连焱,然后便坐在院子里的矮凳子上,就着月光,在加紧洗衣裳。

    她的动作看起来并不娴熟,洗着洗着,额头上开始冒汗,一边擦着汗,又一遍继续洗。

    萧河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心痛如绞,她曾是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谁都不放在眼里,如今却活的这样小心翼翼,低三下四,生怕得罪了别人。

    这是他想捧在心尖尖上疼的人啊,却被人呼来喝去的,他如何不心疼。

    他就这么躲藏在树后面,默默地注视着她,陪伴着她,看着她把衣裳洗完,累的直不起腰还要将衣裳晾好,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最后熄灭了房中的烛火。

    若是以前,看到她这般受罚,他只怕是片刻也不能忍,立刻就跳下去不顾不一切地帮她。。

    但是现在,他学会了蛰伏和等待,要遇到一个最好的时机,才能开始行动。

    令月儿再等等吧,我一定带你脱离苦海。

    萧河再深深看了她的门一眼,翻身跳下了屋顶,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往公主府回去。

    然而,走到一半的时候,他隐约觉得有人在跟踪他——

    什么人?有契丹这边有人对他起疑了么?还是旁的什么人?呵呵,他眼睛微微眯起,溢出一丝精光,口中轻哼了一声,想探他的底线,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然后,蓦地转身,腰间长剑猛地刺出,那角落的身影一闪,躲过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剑。

    那人看了眼刺在离他脚边不远的剑,黑纱后面的眼睛微微眯起,缓缓拔出腰间的剑来。

    萧河冷笑一声,飞身而上,凤诀眸子一凝,以剑相挡。

    暗夜中,两人激烈交手,彼此都没有出声,暗夜中只响彻着刀剑碰撞的声音,互不退让,功夫亦不分上下。

    “唰!”突然,萧河袖中中的匕首飞出,擦着凤诀的斗笠边缘而过——

    那斗笠蓦地从头上掉了下来,眼看着他的真面目就要暴露在萧河的面前了,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凤诀一个灵活地闪身,飞快离开,隐入了暗夜中。

    萧河唇角眼角露出一抹讽刺,走上前,将那掉在地上的斗笠拿了起来,看了看,冷哼一声,手下暗暗一个用力,那斗笠瞬间碎成了两半,手松开,掉在了地上。

    为了避免被人跟踪,发现他是从公主府出来的,萧河转身,进了一家客栈,然后才迂回从后面进了公主府,将一身夜行衣脱掉之后,他若无其事般回书房了。

    一走到书房门口,却看到有个女子坐在门口,闭着眼睛,身旁站着丫鬟和婆子,她显然是在等他,等不到就禁不住睡着了。

    见到萧河,众人忙行礼,道,“驸马爷。”

    耶律颜听到这声音,猛地睁开眼睛,抬头,看到眼前这一抹颀长俊朗的声音,她眼底露出片刻的迷茫,喃喃问道:“萧河,你去哪儿了?你的脚还没好呢?”

    “怎么坐在这里睡着了?”萧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问道。

    “我在等你,想着你不喜欢别人进你的书房,我便没进去了,在这等着。”耶律颜刚刚醒来,脸色绯红,声音有些软绵。

    萧河目光掠过她,没看她的眼睛,道,“往后若我不再,便不要这样等了,已经很晚了,你回房去吧。”

    他说着,便抬脚进去书房,步履还有些不太方便。

    “萧河,等等!”耶律颜喊住了她,并示意其他人离去。

    “还有事吗?”萧河转过身来,问道,他对她的话虽然比过去多了,但态度还是照样疏离,淡漠。

    耶律颜闭上眼睛,深深地呼了口气,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冷傲不倨的男子,问道,“萧河,是我会错意了吗?前几天的一些事情,让我以为你已经开始慢慢敞开心扉接受我了,但我好像想错了,是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