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O九章 已经看到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o九章 已经看到了

    “是,二小姐。”

    主仆二人回了房间,谢锦然吩咐其他丫鬟和婆子全都下去了,坐在铜镜前,久久地凝望着镜中的自己,然后拿起一只黛笔,对着镜子,轻轻地描绘着自己的眉眼,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

    “淑颜,你看如何?”

    画完了之后,她转过身来,问自己的丫鬟道。

    淑颜看了谢锦然新描绘的眼妆,眼底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情,“二小姐,您……”

    “和恒亲王妃更像了,是不是?”谢锦然再望着镜中的自己,左右仔细地打量着。

    淑颜点头,道,“是,更像了,若二小姐遮住眼睛以下的部分,几乎一模一样的。”

    谢锦然听了,拿过一把绢扇,挡住了眼睛以下的部分,道,“确实,若不仔细看,几乎分辨不出我与她的差别了。”

    “二小姐,您这是……”淑颜有些不解。

    她还以为,二小姐回到了真相后,会大发雷霆,会伤心欲绝,会愤愤不平,但是,没有,统统都没有。

    她起初是很失落,也很伤心,一路上回来,脸上不见一丝笑容,但是现在,她好像已经看开了似的,竟然还模仿起恒亲王妃的眉眼妆来了。

    “这样呢,会不会更像?”谢锦然对着镜子,走出一个淡漠的表情来。

    因为连似月的脸总有些冷血的样子,就在于那双眼睛总是不带什么感情,仿佛世间一切都无法触动她的内心似的,带着神秘和冷漠的气质。

    淑颜点头,道,“是更像了,只是奴婢,不太明白二小姐的意思。”

    谢锦然放下手中的黛笔,眼底已经不再迷茫,她冷静地分析说道——

    “刚刚看大姐,我心中感触颇深,她总是过于执着一些小事,所以日子过得不痛快,整日哭哭啼啼,这样大姐夫对她的感情便日渐单薄,那李家的老夫人也是看不过眼,出了什么事,也不会站在她这边,她便只能回娘家来哭诉,可是,她已经嫁了人,母亲充其量就是多安慰几句,她想改变,还是要靠她自己。

    而母亲呢,则着眼于后宅这点小营小利,常常因为几个姨娘背后里作妖,而气的失去主母的气度,实在是没有必要。

    再说三妹芙蓉,她则太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偏偏要和恒亲王妃作对。

    我不要像她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那样,这样的人生对我来说繁琐而无任何意义。

    我的目的是做堂堂正正的裕亲王妃,我只要能保住这个位置就行了,其他的,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只有王妃之位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不重要。”谢锦然笃定地说道。

    “二小姐的意思是,您不介意那幅画像的事吗?”淑颜道。

    谢锦然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道,“不是不介意,我深爱的人心里装着别的人,我自然介意,甚至,我内心深处是厌恶恒亲王妃的。

    但是,如我执着于情爱,就会失去我要的地位,一旦没了地位,连这虚假的情爱都没有了,那我便什么都失去了。

    你看这次,八殿下便出手替谢家解决了三妹和恒亲王妃之间这桩事,我原以为,他这么做是因为在乎我,但我现在明白了,他在乎的不是我,而是我这个未来裕亲王妃的位置,因为我的位置与他的将来息息相关。

    只要我稳住了我的位置,我还能得到权势,所以,我愿意承受没有情爱的苦果。我会用未来漫长的时日,一点一点地咀嚼这苦果,然后慢慢地吞咽,品尝,不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八殿下,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我已经知道他心里有了别人的事实。

    我非但不会和恒亲王妃作对,我还要与她做朋友,和她融洽相处,不让八殿下有丝毫感觉,我会对他偷偷念着恒亲王妃有什么阻碍。嫁给他,不阻碍他,不让他觉得受到了牵制,让他舒坦自在。”

    谢锦然暗暗握紧了手中的帕子,眼底流露出一丝志在必得——

    她原本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么,她就要很多很多的权势!

    她原本想做凤烨的女人,但做不了他心里那个人,那么,她就要稳踞裕亲王妃的位置。

    “二小姐英明。”淑颜不禁佩服起谢锦然的聪慧和果断来。

    这事,若换了大小姐,只怕会哭哭啼啼,倍感伤怀;而换了三小姐,则会又吵又闹,不甘心做个替代品。

    可是二小姐,竟能如此冷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谢锦然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明朗的表情,她站起身来,道,“走吧,去母亲的院子里,和大姐聊聊天去。淑颜,你要记住,你要和我一样,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装作根本不知道恒亲王妃画像的事,明白吗?”

    在谢锦然的心目中,凤烨是能登上九五之尊位置的人,她已经想通了——

    愿用现在锥心之痛,换将来滔天权势。

    “是,奴婢明白了,二小姐。”淑颜躬身,道。

    “走吧。”谢锦然起身,走了出去,又像以前一样,坐在母亲的身旁,听着大姐的哭哭啼啼,絮絮叨叨。

    她提醒自己:若你不冷静,不明智,就会变得像大姐这般可悲!

    裕亲王府。

    贤妃的冥寿祭祀终于全部完成了。

    凤烨像往常一样,回到了书房,凤羽随后也来了,他道,“此回,真要感激连似月肯卖你这么个面子,以后,你盯谢家要盯紧一些,可不要变得像萧家一样,妄图越过你,去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凤烨在书桌前坐了下来,目光落在那露出一小角的画像上,突然,他感到有些不对劲,将书卷搬开,把一整幅画全都拿了出来,赫然露出连似月的画像来。

    他眼底一凝,闪过一抹思绪。

    “天,你怎么还藏着她的画像,若被人看到了,你……”

    “已经被人看到了。”凤烨握着画像的手缓缓松开,脸上神情变得冷肃。

    “谁?”凤羽心中一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