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O八章 我明白怎么做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o八章  我明白怎么做了

    “小姐,那现在怎么办?”

    淑颜有些担忧,二小姐原本满心欢喜,以为自己嫁给了自己最想要嫁的人,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还满打满算着要如何好好做八殿下的贤内助。

    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只是别人的替身而已,二小姐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真相吗?

    谢锦然抓着这画像又看了好一会,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然后将画像按原样放了回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地说道,“淑颜,我们走。”

    说着,便走出了凤烨的书房。

    风吹来,拂过她的脸颊,她突然觉得有点冷,浑身不禁哆嗦了一下。

    “小姐。”淑颜连忙上前,为她系好披风的带子,忧虑地偷偷看了她一眼。

    而正在这时候,八殿下和徐国公等人从前面走了过来。

    谢锦然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走了过去,躬身,道,“殿下,国公爷。”

    她一脸恬淡,静静地看着凤烨,脸上露出微微的神情,丝毫看不出她刚才知道了什么真相。

    “今天差不多了,殿下,我该回去了。”徐国公与凤烨说道。

    凤烨和谢锦然一块送徐国公到了王府门口,徐国公回过身来,对两人道,“如今朝中局势,你们是知道的,一切谨慎行事,记住以前的教训,切不可过于高调。”

    “多谢外祖父教诲。”凤烨抱拳,道。

    “多谢国公爷。”谢锦然拂身。

    待徐国公走后,凤烨对谢锦然道,“本王让印淮送你回府吧。”

    “是,八殿下。”谢锦然微微低头,道,看到凤烨转身离去,她心下一个冲动,唤道,“八殿下!”

    凤烨转身,眼底露出一丝疑惑,问道,“何事?”

    谢锦然走了过去,抬头,水眸望着凤烨,眼底流露出一抹深深的真诚,道,“殿下,芙蓉的事,我还没有亲口和你说过谢谢。若不是你出面,恒亲王妃那边恐怕不会轻易放过,谢家也会被卷到风口浪尖去,多谢殿下。”

    凤烨看了她一眼,说道,“本王既是为谢家,更是为自己,如今谢芙蓉已经受到了惩罚,你做的很好,没有再去掺和其中。不过,你和谢家都要记住一件事,千万千万,不要去碰恒亲王妃,她不是好惹的。”

    “锦然明白,这次,好在王妃愿意看在殿下你的面子上,给谢家一个机会。”谢锦然说完这句话,不动声色地偷偷观察着凤烨的反应。

    她看到凤烨的眼中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着什么久远的事,然后才说道,“她不会每次都给面子的的。”

    “是,我明白了。”

    谢锦然看着凤烨的身影慢慢远去,那日光将他的背影拉的很长很长,她这才发现,她素来倾慕的身影,分明带着一丝浅浅淡淡的失落。

    而这失落的原因,全都来自那一副被他深藏的画像吧。

    “小姐,该走了。”知道内情的淑颜走了过来,拂身,唤道。

    “走吧。”谢锦然转过身,踩着奴才的背上了马车,马车门关上,她脸上挂着的情愫散了开来。

    原来,八殿下喜欢的人,是恒亲王妃。

    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八殿下现在心里还深藏着连似月,这是毋庸置疑的,她谢锦然这张眉眼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那恒亲王妃呢?她的心里还有没有八殿下,如果有的话,她就真有可能会一败涂地了。

    她如今知道了真相,她应该怎么做?

    这个真相来的太突然了,对她的幸福沉痛地一击,以至于素来冷静的她,暂时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继续面对恒亲王妃了。

    “我听祖父讲了她很多事,京中又人人在说,她和九殿下凤云峥,是一对神仙眷侣,她独得九殿下宠爱,她有谋略,有手段,不知不觉,我将她视作了我心里的一个目标,我想着要多和她接触,向她学习,成为她一样的传奇女子,既能主外又能主内,小事不糊涂,大事不慌张,将来和做八殿下的贤内助,独得八殿下的宠爱。

    所以,我莫名开始尊敬她,仰慕她,把她当做了一个标尺。可没想到,她竟是我深爱男子之心上人。这教我如何自处?”

    谢锦然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她最爱的人和最敬佩的人之间竟有这种关系。

    “……”一路想着就回到了谢家。

    “二小姐,到了。”淑颜掀开马车帘子,她踩着马夫的背走了下来。

    一走进门里,她便看到几个熟悉的奴才,便问道,“大姐回来了?”

    那院子里的嬷嬷,道,“是,二小姐,大小姐今儿下午回来的。”

    谢锦然叹了口气,不用多说,大姐肯定又是在婆家受了委屈,回来找母亲哭诉的了。

    果不其然,她才走到母亲的院子外,便听到大姐哭哭啼啼的声音,在说着些,“母亲,那老夫人今儿又在说我不该看中立看的太紧了,还要多娶几房姨娘。”云云。

    谢锦然摇了摇头,大姐自嫁了出去,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来哭诉一次,每回母亲都会给她支招,该如何如何,每次大姐都领受了母亲的教诲回去,可过一段时间又来哭诉同样的事。

    几年了,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她现在闭着眼睛都能对大姐要说的话倒背如流了。

    “二小姐……”站在门外的丫鬟们看到谢锦然,忙站了起来,躬身,准备进去禀报。

    “不用了。”但被谢锦然喊住了,道,“大姐和母亲正在说事,我不进去了,让她们好好说吧。”

    谢锦然转身走了,没有进入和大姐与母亲说话了,淑颜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谢锦然慢慢地走着,脑海中想着母亲和大姐各自的处境,想着谢芙蓉,再想着自己。

    突然之间,她内心聚集的乌云仿佛被一双智慧的手拨开了一般,慢慢变得一片明澈,内心看到了方向——

    对于恒亲王妃和八殿下之间的事,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顿时,内心感到一片如释重负。

    她转身,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明的笑意,果断地对淑颜说道,“淑颜,回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