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O七章 发现真相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o七章 发现真相

    “是啊,好在有二小姐啊。”嬷嬷道。

    *

    裕亲王府。

    徐贤妃的冥寿办的低调而隆重,凤烨一袭玄色锦袍,头戴白玉冠,浑身散发着清冷淡漠的气质。

    这是谢锦然第一次来裕亲王府。

    当她踏入这座大门,众奴才对她下跪,她微微点头,命众人起身。

    同时,徐国公等人也到了,谢锦然拜见了徐国府的人,徐国公等对她的言行举止,气度风华都感到很满意。

    她随在凤烨身后,一步一步走进去,目光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他身长玉立,青丝般的发飘飘逸逸,风吹来,微微飘拂,他偶尔一个注视,也会让她呼吸一紧,心跳加速。

    她深爱着的男人,就在的面前,这是最好的了。

    这曾是京都女子心目中的最理想的夫君,她也曾远远看过他,仅仅那一面,便牢牢记住了悸动的感觉。

    从此,凤烨此人,便深深镌刻进了她的心里,任斗转星移,也无法忘却。

    曾经在好几次不同场合,她都远远地看到过他,只是她人微言轻,没有机会和他说上一句话,但仅仅如此,她能看到他,也觉得格外心满意足了。

    她以前根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他亲自点为王妃的人选。

    虽然,她知道自己也在裕亲王妃的候选名单之中,但是她听说八殿下一直压着这些名单,没有动静。

    她知道自己的希望微乎其微。

    直到那一日大街上,她又幸运地看到了他,当时刚好一匹受了惊的马在正阳街上四处乱跑,很多人都受到了惊吓,纷纷逃窜。

    当马向她的方向飞奔而来的时候,几乎在那一个瞬间,鬼使神差的,她决定豁上命去赌一次,赌凤烨会不会出手相救。

    如果没救,那她很可能死于马蹄之下。

    但如果救了……

    她牙一咬,假意摔倒在马路中间,然后紧紧闭上了眼睛,听着那可怕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在她的尖叫声中,她听到了马突然嘶鸣的声音。

    她的心脏跳得好快好快,仿佛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一样,她猛地睁开眼睛——

    那马没有把她踩死,那站在她面前的,是在她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人——她看着他,心脏砰砰砰地跳着!

    他救了她!

    她赌赢了!她用她的命,赌来了他的出手相救,赌来了这一次长久地对视,这眼神,竟令她终生难忘。

    因为,他以为她只是会淡漠的离去,但是他看她的时候,眼神却有些惊讶,有些疑惑,有些不解——

    一个男人只有对这个女人有某些不一样的想法,才会出现这样的眼神吧。

    “谢谢。”她说,假装不认识他。

    他最终将脱缰野马交给旁人,转身离去。

    她以为这一面,就这惊鸿一瞥,可他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谢锦然。”她抑制住内心的狂跳,郑重其事地报上看自己的名字,她怕他记不住,所说说的很缓慢,谢,锦,然,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

    他淡漠地离去,她怅然若失,又欣喜若狂。

    就在她回府后,还沉浸在与他这短暂的相会中愉悦情感中时,突然一个天大的喜讯,砸到了她的头上,将她整个人砸晕了!

    皇上居然下了圣旨,宣布她为裕亲王妃,而且,还是八殿下亲自去皇上面前求娶的。

    只是颇为遗憾,因徐贤妃刚仙逝不久,他们要守孝三年,再来正式举办大婚。

    但是,她也高兴极了,她从来没想过,八殿下居然会主动求娶她!

    后来在荣元殿谢恩,她第一次正正式式地与他近距离接触,这样的接触,让她对他更动心了——

    而且,他对她的态度,也一直很客气,很注意她的感受。

    那时候,她真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就算要等三年再成婚,她也没有任何抱怨了。

    而且,这一次,他还替他们谢家解决了谢芙蓉和恒亲王妃之间的事,这足以说明,他与她真真是一条心了吧。

    想到这里,她心里觉得十分甜蜜,只是碍于贤妃冥寿,不能表现出来。

    祭祀结束后,凤烨在前厅与徐国公等人商议一些事情,便嘱托她歇息一会。

    她有些歇不住,便在淑颜和王府奴才的陪伴下,沿着走廊,四处看了一看,最后到了凤烨的书房门口。

    她一旁的奴才,道,“我可以进去吗?”

    “您是未来王妃,自是可以的。”奴才应道。

    于是,谢锦然便踏进了凤烨的书房,她目光四处看去,落在凤烨房中一些书画墨宝上,一边看,一边微微点头,眼底露出欣赏的目光。

    她看了一圈,准备出去的时候,却不经意间看到他书桌上,有一叠厚厚的书籍下面,露出了一张画的一角。

    咋看上去,这像是一幅水墨肖像,而且像是个女人的画像。

    她不禁感到有些好奇,明明知道不可以,但一种强烈的心思,趋势她走了过来——

    “淑颜,你按着这些书,把这幅画拿出来看看。”谢锦然吩咐道。

    “是。”淑颜照做,谢锦然将那画卷拿了出来。

    慢慢地展开后,一个女子的模样赫然出现在了眼前——画像上的女子气质超然,若空谷幽兰,自有一股清冷,目空一切的气质,那眉眼间,是浑然天成的孤傲。

    她握着画卷的手顿时一紧,脸色慢慢变得有些苍白,眼神中闪烁着一丝泪意,手有些轻轻发抖——

    “咦,这是不是恒亲王妃呀?”淑颜脱口而出,一说出口她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不禁了嘴巴,自打耳光,道,“奴婢嘴贱,奴婢乱说了,这,这也可能是小姐您。”

    谢锦然目光紧紧地落在这幅画像上,一点一滴,处处都不错过。

    良久,她开口,道,“不,淑颜,你没有乱说,这就是恒亲王妃,而不是我谢锦然。”她说着,眼底露出一丝落寞的淡淡的情愫。

    “小姐……”淑颜有些战战兢兢地看着谢锦然。

    “先前都觉得我和恒亲王妃有些相似,现在大约知道原因了,是吧。”她淡淡笑着,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