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O六章 好在有二小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o六章 好在有二小姐

    几天后。

    凤烨派了印淮前往恒亲王府,向连似月禀报,那日在九华寺,谢芙蓉在大雄宝殿前被谢胜武亲自鞭打了五十鞭,几乎去掉了半条命,整整三天才回过魂来。

    现在,被马蜂咬肿的地方已经消肿了,但是,因为咬的太厉害,皮肤中毒太深,她的整张脸都变了形,十分丑陋,手脚骨折的地方也没有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据说,谢家人把镜子藏起来不让她看,结果她洗脸的时候,从水中看到了自己扭曲的脸庞,整个人疯了似的把脸盆砸到地上,嚎啕大哭。

    谢胜武谢大人便将她关到了一个偏僻的院子里,不让她见外人了。

    “其实,这些都是八殿下背后授意的。”印淮说道,“八殿下还说了,谢家的三小姐以后永远都不会出现在王妃您的面前了。”

    果真,她留了个余地,没将此事闹大,凤烨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让谢芙蓉受到了足够的教训。

    印淮还带来了一份礼,送给连似月,道,“八殿下说,要多谢王妃这次成全,没将此事闹到皇上和太后的面前去,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连似月拒收了这份礼,道,“我与八殿下的协议里,没有收送礼品这一项,八殿下实在无须多此一举。”

    “是。”印淮将礼品收了回去。

    印淮走后,刘喜人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道,“我还说你怎么放过谢芙蓉了,特意跑来问问你,原来,你已经与八殿下达成了协议。”

    “既然有人肯出手,我又何必伤脑筋,现在的结果,也还算可以,并非要她人头落地就是最好的惩戒。”连似月的手抚摸着隆起的腹部,说道。

    “只是,这谢锦然倒是运气好,被八殿下选中了做裕亲王妃,所以,有八殿下给她摆平这档子烂事。

    倘若你真将此事告到皇上和太后的面前去,谢家麻烦大了,谢锦然也免不了要去太后和皇后跟前下跪。说来说去,是你对谢锦然网开了一面啊,但愿这人记恩,到时候别成了真正的裕亲王妃后,踩在你的头上来。”刘喜人说起谢家的人,还是一百个不喜欢。

    “云峥不在京中,我只想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等他回来,等令月儿和焱儿回来,其余的事,有人去办也好,省的我费神了。”不知道为什么,孕期越长,她整个人开始感到倦怠,好似对许多事都提不起兴致来了。

    说到这,刘喜人眼底流露出一抹担忧,问道,“令月和连焱两个,有消息了吗?先前说两个暗卫掌握了她的行踪,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连似月摇头,道,“暂时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不过知道人已经到了契丹幽州,范围既然已经缩小,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刘喜人叹声,道,“令月也还没长大,还要带个孩子,真真难为她了。不过,似月你放心吧,他们肯定会平安归来的,九殿下身边的暗卫亲自出马,肯定能将人找到。”

    “但愿如此。”这也是连似月最热切的盼望着的事,她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等令月儿和焱儿的消息,只希望两姐弟不要有什么不测,否则——

    她不敢继续往下想,多想一分,就紧张一次。

    *

    裕亲王府。

    今日是徐贤妃的冥寿,凤烨在府里举办了一场祭祀,准裕亲王妃谢锦然也来了,这是凤烨的意思。

    自从谢芙蓉的事情发生后,谢锦然着实紧张了几日,如今,徐贤妃冥寿这样重要的事,也让她出现,这说明,八殿下并未因此事对她有意见。

    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谢芙蓉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她倒是没有任何怜惜。

    丫鬟淑颜说,夫人求二小姐去求情,她只道,“一而再,再而三,三妹自己偏要往悬崖底下跳,如今已经粉身碎骨,再强行施救,又有何用,不如让她好好反思,待真心悔改之后,再说不迟。”

    谢锦然这么说,是因为知道此事是凤烨的意思,她自然不会与凤烨对着来,自此,她再没为谢芙蓉说过一句话,也没去偏院看过她一回。

    谢夫人大发雷霆,骂她无情无义,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管了,声称没有她这个二女儿。

    她倒不气不恼,冷静地对谢夫人分析道,“母亲,三妹不懂事受到责罚,母亲已经被牵连过一次了,在九华寺被祖父鞭打。

    祖父和父亲的性子母亲比锦然还更清楚才是,若母亲一意孤行,还非要为三妹强出头,就怕祖父和父亲对母亲也失去耐性,那才真的是糟了,到时候莫说三妹哭诉勿忘,就是母亲自己也自身难保,二房又生了个儿子,祖母对二房态度比对母亲还好,母亲就不想想如何巩固后宅的地位吗?”

    谢锦然一番言语,让谢夫人也悟彻了过来,终于大哭一场后,没有再为谢芙蓉求情了,只想着法子把好东西送过去,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怎么会不心痛。

    同时谢夫人也看清了一件事——

    “这锦然明明是我的孩子,却又生的一点都不像我,她这性子可以说是谨小慎微,但更是心狠手辣啊,对自己的亲妹妹遭难,还能这样冷静的分析,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我是远远不如她啊。”

    “夫人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啊,大小姐太过温厚,受人欺负,三小姐呢……如今已经这般光景了,只有二小姐冷静聪慧,懂得如何权衡,用老爷的话来说,二小姐才是做大事的人。这对夫人来说,是件好事啊。只要二小姐成了堂堂正正的裕亲王妃,夫人便不用怕二房的施压了。”谢夫人的贴身嬷嬷说道。

    “你说的,我自然明白,但是……”谢夫人终究叹了口气,道,“锦然是对的,怪只怪芙蓉太糊涂了,谁的主意不好打,偏偏打恒亲王妃的主意,此回,若不是八殿下,怕是闹到宫里去了。”

    “是啊,好在有二小姐啊,夫人。”嬷嬷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