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O四章 都可作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o四章 都可作证

    “贱婢碧柔,本小姐素来对你不薄,你竟污蔑本小姐,你……”谢芙蓉气的脸色铁青。

    连似月弯腰,从碧柔的手中拿过这金镯子,看了一眼,道,“这镯子是出自京西铺子吧。”

    众所周知,京西铺子是九殿下送给恒亲王妃的嫁妆,这也是京都女子羡慕恒亲王妃的地方,原本,这京西铺子是京都女子趋之若鹜的地方。

    “奴婢,奴婢不知道,是三小姐给的。”碧柔说道。

    “这不是我给的,这不是我的。”谢芙蓉立即否认道。

    “这么名贵的镯子,你一个丫鬟,自然是不知道的。”连似月抚摸着这镯子,看向谢芙蓉,道,“京西铺子的东西,无论是衣裳还是饰品,每个样式都只有独一份,因此每卖出一样东西,其去向都会有记录,这镯子是谁买走的,回头查一查就知道了。”

    谢芙蓉一愣,她怎么一下子忘了京西铺子有这规定了?

    谢胜武看谢芙蓉神色不对,暗喊,糟了,这逆女怕是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了了!

    而谢夫人眼见情况不对劲,连忙道,“芙蓉,你怎么糊涂了,这是你的,你在京西铺子买的,不过你回来就送给我了,定是这贱婢碧柔偷了镯子!你说,是不是你偷的?”

    “没有,奴婢没有……”碧柔赶紧摇头。

    “对,对,我忘了,我忘了,这镯子是我买的,不过我给我母亲了,给了就忘了,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会赏给一个奴才,肯定是她偷了去!”谢芙蓉反应过来后,也急忙说道。

    “呵呵。”连似月淡淡一笑,唇角露出一抹讽刺,看向谢胜武,道,“谢大人,以你在朝中为官多年的经历来判断,你觉得你府里的这个丫鬟,会偷了主子的镯子,还堂而皇之的戴在手上吗?”

    “这……”谢胜武被问的一下子搭不上话来。

    “还是,你府里的奴才都特别猖狂,明目张胆拿主子的贵重物品。”连似月再继续咄咄逼人地道。

    “又或者……”连似月再看向谢芙蓉,“你和你的丫鬟有什么深仇大恨,她偷了你的镯子,戴在手上,就为了等今天这一日,到这寺庙里来专门诬陷你要害本王妃?”

    “她,可能因为平常我对她有过打骂,她对我怀恨在心,所以,所以就这么做了。”谢芙蓉觉得背脊开始冒冷汗,她发现这个恒亲王妃连似月一步接一步地逼问,开始让她有招架不住的感觉。

    “据本王妃所知道的,丫鬟碧柔两个月后就要出府了,按照规矩,到时候谢家会给一笔钱财离府,一个就要出去嫁人成家的丫鬟会突然做出冤枉主子的事吗?要知道,她这么一做,等于是将自己的后半辈子都毁了。”

    连似月的语气慢慢地加重了,一字一句都让谢家的人感到了压力。

    谢胜武更是从谢芙蓉慢慢出现错漏的话语中,察觉到了恼怒的事实,谢芙蓉这个逆女,真的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了!

    “而且,老身没听错的话,刚刚谢三小姐还说对这丫鬟不薄,怎么又说自己平日里打骂过她,她才怀恨在心呢?这说话前后矛盾的,让人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了。”梁老夫人面露疑惑之色,道。

    “我……”谢芙蓉一时语塞。

    “王妃,梁老夫人,你们好像已经认定碧柔和净心小师父说的都是真的,可最终我家芙蓉最终被马蜂蛰成了这样,又怎么说?胡奔被人打晕了,又怎么说?她若想害王妃,怎么最后受伤的是他们自己呢?这话说不通啊是不是?”谢夫人说道。

    谢芙蓉一听,连忙附和道:

    “对对对,就是就是,我差点被咬死了,要是我想害王妃,怎么反而把自己咬了?”

    “看来,这九华寺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人,在从中作梗,挑拨谢家和恒亲王府的关系,好从中获利?我们在此处争吵,只怕那小人,却黄雀在后。”谢胜武顺着这两母女的话,说了下来,他目光微微掠过连似月,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打消恒亲王妃对谢芙蓉的怀疑。

    现下的情况,谢家不能和恒亲王府产生什么嫌隙,惹人对谢家误解。

    “胡奔,胡奔是我打晕的。”这时候,净心小师父突然跪下,说道。

    什么?

    谢胜武,谢夫人,谢芙蓉猛地看向净心。

    “所以,你承认是你把芙蓉推进院子里,被马蜂蛰的?”谢胜武立刻质问道,如果净心承认,这事就简单了,不会把恒亲王妃牵扯进去了。

    “不,不是,我,我没有推三小姐进院子里,是三小姐受了惊吓自己撞进去的。”净心连忙说道。

    “这净心满口胡言,刚刚还说连挑水都困难,怎么打晕得了我府里一个护院?”谢夫人厉声诘问。

    “净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快说清楚,莫要让王妃和谢大人误会了,你并无功夫,怎么能打伤的了胡护院。”九方方丈说道,要净心将事情交代清楚。

    “是,是这样的。”净心从怀中掏出一个弹弓,同时还有几枚石子,道,“三小姐威胁我去请王妃来此与方丈师父救命,我假装去了,其实绕到大雄宝殿旁的柱子后面躲着,想看看三小姐会做些什么。

    后来听到她吩咐这个护院,让他躲在树上,待王妃来了就马上将马蜂窝打下来。

    但是,我看到三小姐她等了半日,没看到王妃的身影便有些焦灼,就差遣丫鬟去看看情况。

    这个时候,我,我便用从乡间带来寺庙的弹弓,将一颗石子打中了护院的后脑勺,他受到突然袭击,从树上掉下来晕了。我虽没有武功,不会拳脚功夫,但是我从小乡间长大,弹弓在手,

    三小姐大约是受到了惊吓,以为自己的计谋被发现了吧,她背靠在院子门上,一下子就摔了进去,而好巧不巧的,那时候正是马蜂出巢的时候,我猜刚好三小姐大喊大叫着的声音刺激了这些马蜂……”净心一五一十地说道。

    连似月让人将胡奔押了过来,在众人面前掰开他的后脑勺,吴乔做出惊讶状,“哎呀,果真有一个包,还出了血呢,这就是被石子打中的呀。”

    但实际上,这是她用暗器打出来的,弹弓和石子也是她交给净心师父的。

    “方丈师父,徒儿有罪,徒儿说谎伤人,请方丈师父……责罚。”净心跪在地上,磕头,双手合十,道。

    “这么说来,我突然想起,在山下时,谢夫人和三小姐本来想抢今日那一炷香,后来得知王妃先来了,抢不到了,三小姐当时还很气愤,说凭什么让王妃抢呢,是不是因为这样,三小姐心怀不满,所以做出这糊涂事来呀。”梁老夫人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当时还有好几家的夫人和小姐都在,大家可以作证的,三小姐那时候确实说过对王妃不敬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