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O二章 何须恼羞成怒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o二章 何须恼羞成怒

    听了小和尚的话,众人皆一愣——

    谢芙蓉想把恒亲王妃引到院子里来?是想她被马蜂蛰吗?如果是真的,那她可真是好大的胆子,这王妃腹中可怀着身孕,要是惊吓过度,保不齐就小产了。

    “小师父,你说谢三小姐要你将本王妃引到小院子里去?”连似月脸上也露出十分吃惊的表情。

    “是,我不想去,但她百般逼迫,我,最后只好假装答应去禅房请王妃您过来,但其实一直在附近徘徊,没有听从她的指使,没想到,三小姐反污蔑我害她被马蜂咬。”小师父说道。

    “秃驴!你撒谎!我没有,我才没有要害恒亲王妃!明明是你轻薄我的丫鬟在先,被我看见后反恼羞成怒害我。”谢芙蓉激动之余,开始口不择言,一句秃驴说的九方方丈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小师父,举头三尺有神明,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芙蓉她怎会无缘无故让你把王妃请到小院子里去,绝无可能!”谢胜武厉声说道,小和尚这话若被说成真的,那他们谢家要被说想残害皇嗣血脉,这可是大罪。

    “父亲,此人分明胡说八道,诬陷芙蓉,还和他客气什么,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谢夫人见这小和尚竟然说出这种话来,更是气的脸色发白。

    “净心,为师问你,你所说的,可属实?若有半句虚言,为师要将你逐出师门,送交官府,但若所说为真,为师则会为你主持公道。”九方方丈说道。

    “我绝没乱说,句句属实。”说着,小和尚在九方方丈面前跪了下来,道,“弟子谨遵师父教导,从不敢逾越,弟子敢在佛祖面前发毒誓,弟子没有做出有辱佛门之事,若有半句虚言,弟子遭天打五雷轰。”

    “九方!你言行之中,处处维护自己的弟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怀有私心!今日,我芙蓉在此处受了重伤,无论如何,你休想逃脱责任!”谢夫人猛地颤抖着手指,指向九方方丈,声嘶竭力地吼道。

    “阿弥陀佛,夫人息怒,贫僧绝无袒护之意,若小徒冒犯了三小姐和这个姑娘,定会严加惩治,绝不袒护。”九方方丈道。

    “本来,谢三小姐被马蜂蛰了一事,与本王妃无关,本王妃只是为了配合谢夫人的要求,留在此地,但现在既然提了本王妃名字,便也与我有了关系,此事,我便不得不管了。”连似月说道,目光落在了谢芙蓉的身上,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神情,道,“谢三小姐,你说本王妃能不能过问此事呢?”

    连似月这眼神让谢芙蓉不禁有种身体被寒刃剖开的感觉,浑身不禁打了个冷颤,心头一怔,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能,当然能,此事交由恒亲王妃来审理,再合适不过了。”谢胜武忙说道。

    此时此刻,他还觉得自己这个孙女只是顽劣了一些,没有胆子把心思动到恒亲王妃的身上去,何况几天前才被关了祠堂,饿的半死不活的。

    “祖父……”而谢芙蓉却突然间莫名有些心虚了,因为连似月的眼神让她突然间没那么有底气了。

    “芙蓉,你还有话说?”谢胜武看着她,问道。

    “反,反正,就是这小和尚轻薄碧柔在先,恼羞成怒报复于我。”谢芙蓉一口咬定。

    “既然如此,那本王妃要问这位护院胡奔一个问题了。”连似月突然间看向替谢芙蓉一块撒谎的胡奔,问道。

    胡奔一愣,没想到这恒亲王妃会把矛头先抛到他这里,颔首,道,“王妃……请问。”

    “你方才说,你奉了你们三小姐命令来此处,后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一个暗器,让你浑身麻木不能动,接着,你看到一个黑衣人把三小姐丢进来院子里,这丫鬟碧柔也被打晕掳走,是不是?”连似月问道。

    “是。”胡奔道。

    连似月再看向谢芙蓉,问道,“而三小姐一口咬定,行凶之人就是净心小师父,是不是?”

    谢芙蓉咬了咬唇,道,“是,没错,就是他,他害我的。”

    连似月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来,胡奔说的黑衣人就是净心小师父了?”

    谢胜武一听,眉头微微皱起,看向谢芙蓉——这胡奔是府中护院,功夫好歹有两下子,会被一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师父暗算吗?他突然发现,事情似乎不是他想的这么简单了,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由着这恒亲王妃问下去了,只希望芙蓉只是和小和尚之间有些冲突,不会和恒亲王妃扯上什么关系。

    连似月再问九方方丈,“方丈,净心小师父来寺中的时日有多久了?”

    “不足半年。”九方方丈道。

    “半年?可会拳脚功夫?”连似月再问。

    “净心来寺里之前,差点饿死在田间,贫僧将他收至九华寺这半年,只以调养身体,念经诵佛为主,每日晨间会与其他徒儿一道晨练,未有教授拳脚功夫。”九方方丈说道。

    “护院胡奔所说的黑衣人袭击他,打晕了丫鬟碧柔,再将谢三小姐抛进院子里,三小姐也一口咬定行凶之人就是净心小师父,但小师父连拳脚功夫都不会,怎么做得到护院胡奔说的这些?说法相悖啊是不是,谢大人。”连似月一言以蔽之,顿时令胡奔哑口无言。

    “也许,也许他会功夫,他只是假装不会而已!”谢芙蓉说道,

    “阿弥陀佛,净心小师弟确实不会功夫,他连挑水都只能挑半桶的,这是寺里的师兄弟们都知道的,不可能能够暗算一个护卫,更没有胆子打晕一个丫鬟,再将一个活人生生抛到院子里去的。”一旁另外一个和尚说道。

    “净心小师父身子弱,可谓手无缚鸡之力,自然不能做到这些事,那就是三小姐和护院一起冤枉了小师父了?”梁老夫人若有所思般说道。

    “梁老夫人,你又没有看到,你凭什么说我冤枉了他?”谢芙蓉早看这梁老夫人不顺眼,她已经明里暗里地帮了连似月两三次了。

    “住口,休得对老夫人无礼!”谢胜武斥责道,他越来越觉得谢芙蓉这个挨千刀了隐瞒了什么了!

    梁老夫人脸上露出淡淡的情愫,道,“谢三小姐何须恼羞成怒,此刻不正在分析事实吗?堂堂正正站得住脚的话,不用急的。”

    “……”谢芙蓉只能被呛了回去,一句话也不说。

    “碧柔,你说说看,净心小师父到底有没有扒了你的衣裳,在这佛门净地轻薄你。”连似月问那一直低着头的丫鬟,问道。

    “奴婢……”碧柔眼神闪烁,显得十分慌乱,谢芙蓉暗地里狠狠瞪了她一眼——贱婢,敢不顺着本小姐的来,本小姐抽你的筋拨你的皮,把你卖到青楼去!

    “没有,我绝无轻薄这个姑娘!”净心小师父急了,双膝一曲,扑通跪在在地,连忙说道,“是她突然冲上来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三小姐便威胁于我,让我将王妃骗到小院子里去,就说是方丈师父有请。”

    “你胡说,我没有,是你轻薄我的丫鬟,扒了她的衣裳!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就要……”谢芙蓉一副悲愤的样子。

    “碧柔,你说吧,寺庙里面,每个人说的话佛祖都听到了心里,若有虚言,菩萨会怪罪的。”连似月看向碧柔,问道。

    “王妃饶命,王妃饶命!”碧柔突然离开谢芙蓉是身旁,走到连似月的面前跪下。

    “贱婢,你想干什么?”谢芙蓉厉声道,奈何扑打马蜂的时候,她的脚被踩的骨折了。

    “王妃饶命,是,是三小姐指使奴婢抱住这小师父,威胁小师父去骗王妃来院子里,然后,然后再让奴婢叫来胡奔,等王妃一进入院子里就让胡奔把院子里的马蜂窝打下来,让这些马蜂去蛰王妃。”碧柔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什么?”连似月似受到了惊吓一般,脚步后退了一步,青黛忙上前搀扶住了。

    “狗奴才,竟敢胡说八道,挑拨我谢家和恒亲王府的关系!老夫饶不了你!”谢胜武一听这话,即刻抬起脚,狠狠一脚揣在了碧柔的身上!踹的碧柔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倒在地上,又马上爬了起来,连连磕头,道——

    “奴婢不敢胡说,奴婢说的都是真的,奴婢没有说谎。”

    “贱婢!死贱婢,你疯了不成,竟敢当众污蔑本小姐!”谢芙蓉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贴身丫鬟这会居然说出这么不利于她的话来,气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

    “贱婢,你竟敢说出这种叛主的话来!”谢夫人几步走到碧柔的面前,扬起手,一个耳光狠狠地扇了过去——

    “住手!”连似月一声冷斥,冰冷的目光看向谢夫人,谢夫人心头一颤,生生停下了手,道——

    “王妃,这贱婢肯定在说谎,芙蓉怎么敢对王妃有此等不敬之意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