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八一章 以肉还脚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八一章 以肉还脚

    总有一天,我要用我的方式狠狠地报仇!”

    “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萧河用他这削铁如泥的匕首一刀下去,那小腿上的一块巴掌大的肉便被割了下来,顿时,鲜血溅开,萧河猛地单膝跪在地上——

    “啊!”连令月吓得尖叫出声,不敢置信地看着萧河。

    而金兀也愣住了,他没想到,萧河竟然对自己如此吓得了狠手,这没有半分的犹豫,就割掉了自己一块肉,他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只见,萧河单膝跪在地上,腿上血流如注,脸色苍白,因为太过疼痛,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液来——

    “金兀,以前是我萧河对不起你,今日,我以肉还脚,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从此以后,再无仇怨,你若有所反悔,我便再砍你一只脚。”

    金兀被萧河此刻的表现震惊的半天回不过神来——以肉还脚,再无仇怨。

    “萧,驸马爷……”连令月回过神来后,立刻跑到萧河的身边。

    “萧河!”正在这时候,一个倩影风一般的冲了过来,撞开了正要去搀扶萧河的连令月,双手紧紧地抱着萧河,着急地喊道,“金嬷嬷,金嬷嬷,快点扶驸马上马车回府,去找大夫来!”

    耶律颜看到腿上少了块肉的萧河,血流了一地的样子,着急的大声喊着。

    金嬷嬷以及众小厮连忙走了过来,将萧河抬走了,萧河忍着剧痛,仍旧忍不住回头,目光落在一脸苍白的连令月身上,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耶律颜走到金兀面前,狠狠地看着他。

    “公主。”金兀咽了咽口水。

    “驸马割了一块肉还给你,够了吗?不够的话,我再割一块!”耶律颜捡起地上的匕首,说道。

    “不不不,公主,不要!”金兀连忙去夺耶律颜的匕首,“够了,够了,我已与驸马达成和解,以后互不相欠。”

    耶律颜听完,狠狠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快步地朝外面跑去,一脸心疼的慌张。

    金兀往后一退,奴才连忙上前扶住了他,他喃喃道,“萧河是个疯子吧。”

    连令月跪在地上,双手紧紧握着放在胸前,脸色苍白,她看着萧河留在地上的一滩血迹,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萧河,萧河他竟然,割去了一块肉!

    “管家,快,你和这奴才一起,带了礼品以我的名义,去看看驸马怎么样了?”金兀回过神来,说道。

    “是!”管家连忙去准备东西。

    “你还不快跟着去!”金兀对跪在地上的连令月大声呵斥道。

    “我这就去。”连令月双腿发软,从地上爬了起来,跟着管家前往公主府。

    &

    公主府。

    萧河被抬着从马车上下来,他脸色苍白,但仍旧咬紧了牙关,说道,“无需惊慌,也不是什么大事。”

    耶律颜却已经满脸泪痕,说道,“你想与金兀和解,也无需用这种激烈的方式,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你自己吗?你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要去找他和解。”

    萧河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既已经留在幽州,便不想树敌。”他必须给个正当的理由,才能不让别人怀疑。

    “但是你对自己也太心狠了一些。”耶律颜看他一脚都是血,为他感到心疼。

    搀扶着回房间,耶律颜试探地说道,“回我们自己的房间吧。”

    “一身的血,要把那里用脏了,回书房就好。”萧河说道,让小厮扶着他往书房的方向走。

    耶律颜听听,觉得此话也有道理。

    到了书房,大夫便来给萧河止血,耶律颜在旁边看到那小腿上少了一块肉,顿时眼泪止不住的流。

    答复看了之后,开了药粉图上,还用白色的布缠紧了,大半个时辰才处理好这些。

    等脚伤终于处理完毕之后,耶律颜说道,“我已经命人去禀报皇祖母,说你愿意以肉还脚,和金家和解,皇祖母知道了,定会夸你顾全大局,因为他并不知道幽州的贵族不和谐。只是,我实在……实在心疼你那一块肉。”

    萧河望着耶律颜这心疼的表情,微微别过眼睛去,道,“金兀不要出尔反尔就好。”

    “如果他出尔反尔,那就是他自寻死路。”耶律颜握紧了拳头,说道。

    “驸马爷,公主,金兀少爷派了人前来探望驸马爷。”这时候,奴才前来禀报。

    “看来,金兀是怕了我那块肉了。”萧河邪魅一笑,道。

    “让他们进来。”耶律颜道。

    一会,便见金家的管家和一个侍女低着头走了进来,萧河随意的抬头,看到是令月儿,顿时拳头暗暗握着,心情偷偷地飞扬起来。

    管家上前,分别跪了萧河和耶律颜,道,“公主,驸马爷,这是我们家少爷的一点心意,少爷说驸马的话,他记住了。”

    连令月低着头,眼睛却落在了萧河那只腿上面,现在缠了纱布了,但他的脸色仍旧是白的,可见是失血过多。

    她又看了耶律颜一眼,她眼底充满了对夫君的担忧和悲切,某一瞬间,她好像从这个女人的身上,看到了过去某个时候的自己。

    “还在犹豫什么,快把东西送上去。”管家提醒道。

    她高高举起双手,手中捧着一个盒子,说道,“这是金兀少爷赠给驸马爷的人参,补血之用。”

    “拿过来。”萧河的目光落在这人参……后面的人身上。

    “是。”连令月起身,低着头,将人参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了。

    而金嬷嬷看到连令月的时候,不禁多看了一眼,这不是那天害的公主被野猫抓伤的贱婢吗?竟然还被派着来送参了。

    “回去转告金兀,就说,礼我已经收到了,望他记得他自己说过的话,这是我回赠给他的东西。”萧河说着,从桌子上拿了一个砚台。

    连令月伸出双手,接过,当她的手碰到萧河的手时,顿时感到手里还多了点东西。

    她一怔,忙低头,将东西攥在手里,说道,“是,驸马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