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八O章 和解诚意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八o章 和解诚意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既然已经在幽州留下来,也犯不着与幽州的第一家族金家为敌,你说是吧,金少爷。”萧河说道。

    “哼,萧河,算你识相,你一个中原人,始终都是中原人,怎么可能厉害过我金家。”金兀冷哼一声。

    “金少爷说的是,所以,咱们和解吧。”萧河说道。

    连令月站在一旁听着,她知道萧河的脾性,和他打战的风格一样,快很准,不犹豫不回头。这金兀显然是他很讨厌的人,按他的个性,绝不会与他多过往来,但是现在,他却主动来示好,显然是为了她的事。

    萧河,谢谢你。

    连令月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想和解,那你就要拿出诚意来了,毕竟,我失去的是一条腿。”金兀觉得终于逮到了一个可以狠狠教训萧河的机会了。

    “金兀少爷想要我怎么向你表示诚意?”萧河问道,袖中拳头暗暗握紧了,道。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金兀说道。

    连令月听了,猛地看向萧河,微微摇着头——金兀这种下三滥,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为难萧河的。

    “出去说话,还不快来扶我?”金兀对令月儿命令道。

    “我来吧,既然要和好,自然要表现出诚意,我来扶你吧 。”萧河却马上说道,并且不由金兀分手,已经搀起了他的手,往外面走去。

    连令月看着他的背影,赶快跟了出去。

    到了院子里。

    金兀对连令月说道,“你,拿着这个梨子放在头顶上,站到梨树下面去。”

    “是,少爷。”连令月依言站在梨树下面,将梨子放在了头上。

    “驸马爷剑术了得,有百步穿杨的本事,今天,我就试试驸马爷你的功夫。”说着,金兀让人将弓箭拿了过来,递给萧河,道。“三箭,需箭箭射在这雪梨上面,让我们见识见识你这大周第一勇士的厉害。”

    萧河看着远处的令月儿,她头上放着一个香梨,脸上神情有些许紧张,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

    他伸手,从金兀的手中将弓箭拿了过来,缓缓开弓——

    “驸马爷,无需紧张啊,这是一个不要钱的贱婢而已,射死了不用负责的。”金兀故意在一旁挑衅着萧河。

    萧河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好啊,那我就射了。”

    他拉动弓弦,将箭搭在弓上,慢慢对准了令月儿的头顶。

    令月儿原本有些紧张,毕竟头上的梨子只有拳头大,一个射偏,就是脑浆迸裂,当场死亡。

    不过,当她看到萧河的眼神时,她的恐惧感消失了——

    她知道他的箭术,是顶厉害的。

    于是,她缓缓闭上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唰”的一声,金兀脸上得意的笑还没来得及笑完,萧河手中的箭已经射了出去,而且,令人吃惊的是,三箭齐发,同时射中了这个梨,梨从令月儿头上飞了出去,精准地射在了身后的梨树上。

    三支箭,不多不少,不偏不倚。

    金兀的脸变了!

    而令月儿缓缓睁开眼睛来——平安无事。

    “驸马爷箭术果然了得,佩服佩服!”金兀拍着手,夸赞道,心里却明明嫉恨的要命,“不过,这只是考验考验驸马爷的本事而已,算不上考研驸马爷的诚意。”

    “你想怎么考验?”萧河问道。

    金兀低头看着自己的残缺了一节的腿,说道,“既然我失去了一条腿,往驸马爷也用腿来偿还吧。”

    连令月一听,立即上前一步,差点脱口而出“不可以”三个人。

    “你想要我一条腿?”萧河道,“如果你敢要,我就给。”

    他说着,撩起袍子一甩,从腰间拔出匕首,说道。

    令月儿紧紧地攥着拳头,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如果要萧河付出一条腿的代价,那么,她宁愿不回中原了!

    “等等!”金兀眼见萧河开始拔出匕首,脸上顿了顿,如今,萧河已经是驸马,这是不可改正的事实,如果他断了一条腿从金家出去,那么太后,小王爷, 颜公主,都不会饶了金家。

    所以——

    “我金兀也算大人大量的人,也不是非得要你一节脚掌,这不能吃不能看也不能玩的,你说我要了有什么用呢?”金兀说道。

    连令月听到这句话,紧攥着的拳头才算放了开来,脸上却已经开始冒汗。

    而萧河却并不意外金兀的话,他现在不敢把他弄出什么重伤来。

    “这样吧,你把你小腿上的一块肉割下来,喂我们家的狼狗,我就从此以后,再不找你的麻烦了,以后我和你以朋友相称。”金兀说道,眼中带着嗜血的残忍,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

    “……”连令月一颗刚刚沉下去的心,又被提了起来,割肉?亏金兀想的出来,这该有多痛啊!

    但是,萧河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若驸马爷肯割下一块肉来,我金兀就敬你是条汉子!从此以后,恩怨两清,你还可以常来金家做客!”金兀说道。

    “好,我割。”萧河脱下靴子,将裤脚捋了起来,那锋利的匕首慢慢刺入肉里面,眼看着冒出一丝鲜血来。

    “不要!”一旁的连令月突然猛地跪下,大声喊道,萧河的手一颤,那匕首一顿,他看向连令月,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多管,他没事的。

    “你多什么嘴?”金兀不悦地看着连令月,说道,

    “少爷,这是驸马爷,若是割去了一块肉,被人知道了,说少爷逼着驸马爷割肉,又传到公主和太后的耳朵里去,只怕少爷会受无妄之灾,奴婢为少爷着想,少爷不要这样做。”连令月冒着被金兀斥骂的危险,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本少爷要怎么出这一口气!本少爷断的可是一个脚掌,从此以后,残废人一样,我要他一块肉怎么了?”金兀气的大叫,“萧河,你滚!本少爷不与你和解了,我现在动不了你,但是总有一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