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六章 真的是她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七六章 真的是她

    连令月还和其他奴才们在偏厅等候着,她想着能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正厅去。

    “公主,您小心点。”这时候,她突然听到刚才那个胖嬷嬷的声音,抬头看过去,只见,是拿那位公主走了出来,公主眉头微微蹙着,似乎不太舒服的样子。

    “公主,您哪里不好吗?”嬷嬷关切地问道。

    “说不上来,就是心口不太舒服,有点昏。”耶律颜说道。

    连令月站在那里,偷偷看着她,心想,她不舒服的话,萧河应该会跟出来看的吧。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喵的一声,一只黑色的猫突然间从连令月的头顶一跃而起,猛地窜到了耶律颜的身上。

    突然一这么大的庞然大物冲出来,耶律颜吓得尖叫出声,整个人摔倒在地。

    连令月自己也被这突然窜出来的猫吓了一大跳。

    金嬷嬷连忙弯腰去扶耶律颜,其余奴才也吓到了,一个一个喊着——

    “公主,公主,你没事吧。公主要不要紧?”

    耶律颜被手忙脚乱地从地上扶了起来,她脸色苍白,头上的头饰都掉了,被奴才们扶起来后,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她有些恼怒,道,“哥哥的府上怎么会出现这种野猫,吓死本公主了。”

    几个人将猫制伏了,金嬷嬷猛地回头,一双可怕的眼睛紧紧盯着连令月,吓了连令月一大跳,怒声道,“贱婢!过来!是你把猫招来的,故意吓公主,是不是?”

    连令月一听,连忙摇手否认,道,“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只猫它……”

    “贱婢!你还敢狡辩,刚刚那只猫分明事从你身上跳过来,直接冲到公主身上的,我都看见了。”金嬷嬷大步走了古来,一把抓起连令月纤细地胳膊,将她拉到耶律颜的面前,“还不快跪下,向公主磕头认错,再自打十个耳光!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公主面前放肆。”

    “奴婢……”连令月抬头看了看耶律颜,她的脸上被那野猫割了一个口子,还除了一点血,难怪,她会生气了。

    她想了想,连忙说道 ,“都是奴婢不好,都是奴婢的错,刚刚那只猫冲出来的时候,奴婢没有及时拦住它,让它刮伤了公主。”

    耶律颜原本在低头查看自己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听到连令月这样巧妙地否认自己故意放猫抓人,不禁多看了她一眼,问道,:

    “你是哪家的侍女?”

    “奴婢是随少爷金兀来的。”连令月道,“公主,您受了点伤,奴婢扶您去里面吧吗,找大夫来看看。”

    连令月心想,这样能一起进去也是好的。

    “呸!”没想到,她才要伸手,就被金嬷嬷一巴掌拍在手上,道,“你是什么身份,狗东西也配得上碰公主?你既是金兀少爷的侍女,那我更有理由怀疑你是故意的了。”

    “算了吧,嬷嬷,我看她应该不是故意的,这样一只大野猫,她要抱着进来也是不容易。走吧,拿些药膏来给我涂。”耶律颜网开一面,不打算再追究了。

    但是,金嬷嬷却小声对耶律颜说道,“公主,您不要太善良了,这侍女既然是金兀少爷的侍女,那奴婢就更有理由怀疑她了。金兀少爷对驸马一直怀恨在心,说不定她是金兀少爷故意派人伤害公主的。”

    耶律颜看了连令月一眼,心里不禁有些犹豫。

    “公主,是不是故意地抓进去,审一审就知道了,还可以问问金兀少爷这是怎么一回事。”金嬷嬷对耶律颜说道。

    耶律颜最终点了点头,道,“好吧,去问一问也好,不过,不能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毕竟,事情还没查清楚。”

    “公主放心。”金嬷嬷转身,走到连令月的面前,一把拎起连令月是手,用力地一拽,顿时疼的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跟我进来!”

    于是,连令月被金嬷嬷拧着手,耶律颜走在漆面,一块走进了正厅里面。

    此刻,宴席还没有正式开始,耶律楚也还没有露面,正厅里的人并不多。

    金兀抬眼,看到连令月被金嬷嬷拎着走了进来,顿时一愣,心里想道,“还是这丫鬟有办法,果真是个聪明伶俐的!”

    而连令月一进来,眼睛就赶快搜寻萧河的身影,她一眼就看到他坐在那儿喝酒。

    别人看到这番动静,都朝这边看了过来。而唯独萧河,自己低着头喝酒,一副万事不管的样子。

    金嬷嬷将连令月拎到金兀的面前,推了她一把,让她跪下,然后自己也跪了下来,说道:

    “金兀少爷,您的丫鬟放猫抓伤了公主了。”

    金兀一愣,抬头一看,果然看到耶律颜脸上有一道爪子的抓痕,出了血,她身后的丫鬟手里则抱着一只体型硕大的猫。

    他心想,这蠢货,不会看近不了萧河的身,就去伤害颜公主了吧,这颜公主可是太后的心头肉,谁也伤不得的,如今脸上这么长一条疤,要是太后怪罪下来。

    他看向连令月,问道,“是你放猫咬的公主?”

    连令月连忙说道,“没有,没有,不是的,那只猫突然窜出来,奴婢也被吓到了。”

    这边,正在喝酒喝到根本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听说耶律颜脸上受了伤也没多看一眼的萧河,突然间听到这个声音,他浑身一颤,猛地抬起头来,看向那被迫跪在地上认错的人——

    顿时,手里的酒杯滑落掉在了酒桌上。

    令月儿!

    当看到那张着急解释的脸时,萧河猛地站了起来,那一刻,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令月儿!

    真的是令月儿!

    萧河顿时十分激动,身体里的血液像是沸腾了一般!

    他刚刚偶尔看到的那个影子,他没有看错,真的是令月儿!

    她真的来幽州了!

    “贱婢,你竟然还敢狡辩,我明明看到你拿了猫往公主的身上丢,害的公主摔了一跤,脸上还被挠伤了,你还不认罪!”金嬷嬷二话不说,扬起手,狠狠地往连令月的脸上扇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