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五章 思念成疾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七五章  思念成疾

    果然,满嬷嬷十分满意连令月的做法,道,“你倒是个懂事的,往后要有什么,我会好好照应你的。”

    “阿月别无所有,嬷嬷帮我看着点我弟弟可好。我想着后天去小王爷府上,没准少爷一个高兴,又会给我赏赐,到时候,我全部拿来孝敬嬷嬷。”

    “我答应你。”满嬷嬷垫了垫手里的金子,说道。

    “多谢嬷嬷。”连令月终于松了口气。

    事情一点一点往好的方向发展,她就不怕!

    *

    两天后。

    金兀是这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出门,金家慎重其事,而连令月和金兀说,怕被萧河记住她的长相,因此特意在眼睛这里画了一圈黑色,看起来就像天生的胎记一样。

    金兀允了。

    而实际上,连令月是生怕今天举办宴席的主人耶律楚认出来。虽然,那个时候她没有头发,是小尼姑的打扮,现在有了头发的样子相差很大,但还是要多留个心眼,所以在在眼睛这画了个胎记。

    一路前往耶律楚的王爷府,连令月跟在金兀的马车后面,心脏却忍不住砰砰地跳着,越往前走,越激动。

    但同时,又有一些担忧。

    因为萧河上回本就有些怨她,如今又已经是契丹的驸马,他会愿意帮她吗?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那该怎么办?

    怀着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一路到了王府,车一停下来后,连令月便上前,看着轿夫将金兀抬下来,坐在抬椅上。

    “东西准备好了吗?”金兀问连令月。

    连令月忙拍了拍袖子,胸有成竹地说道,“少爷放心吧,昨天就准备好了,我今天一定替少爷报仇,教训教训那个萧河。”

    金兀满意地点了点头,“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你要是教训得了萧河,赏你黄金百两。”

    连令月立即两眼放光,道,“少爷,我一定会努力完成任务的。”

    “待会,我们进去宴席厅,你只能在外面,自己找机会吧,我也会想办法把萧河引导你那里去。”金兀说道。

    “是。”

    连令月随金兀进了府,果真,金兀能去宴席厅,而连令月身材奴才,只能和别的各家奴才一样,站在外面的偏厅等候主子们出来。

    连令月自从站在这里起,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门口的方向。

    待会,如果萧河来了,就会从这里经过。

    但是,她望眼欲穿,却始终没有看到萧河的影子。她心里头一愣,难道萧河不来了吗?

    她在心里祈祷着,拜托拜托,萧河,你一定要来啊,这次如果没有遇到你,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了。而金兀也不一定每次都肯带着她。

    “公主到,驸马到!”

    她正胡思乱想,心里着急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这样一个声音。她猛地抬头,朝门口的方向看来过去。

    只见,先进来的是一个温婉柔弱,娴静贵气的女子,她脸上带着微微笑意,十分美丽。

    这就是萧河的妻子吗?

    而接着,一条长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紧接着,她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连令月的心里被狠狠撞击了一下,紧张地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那人一袭玄色长袍裹身,外面披着黑色的大氅,脸上没有表情,浑身散发着冷峻疏离的气息。

    他目空一切,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似的。

    他又若有所思,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是他!

    是他!

    是萧河!

    他真的来了,她等到他了!太好了!

    她真想马上跑过去,喊一声他的名字,但是现在不行,他的身边有人。如果被发现就糟了。

    这时候,萧河伴着耶律颜一块从偏厅旁边走过,数名奴才毕恭毕敬跟着,连令月的眼睛紧紧,紧紧地看着他!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体型肥硕的奴才上前搀扶住这个公主的手,恰好挡住了她的视线,等她再看到的时候,萧河已经和他的夫人一块进了正厅了。

    连令月站在一旁,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她面前。

    *

    刚经过偏厅,正要走进去的时候,萧河的脚步突然停下来,回头看了看。

    耶律颜也随着他的目光有些好奇地看了看,问道,“驸马,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萧河摇了摇头,道,“没有。”

    怎么可能呢?

    这里是契丹,幽州,又是耶律楚的王府,令月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这真是思念成狂,所以眼睛出现了幻觉吗?刚刚他好像看到一个影子,那个影子很像令月儿。

    不过,不可能的,她在京都好好的,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他再次甩了甩头,和耶律颜两人分别在男宾,女宾席上坐了下来,耶律颜与旁边的贵小姐们说说话。

    而萧河仍旧一副疏离的样子,坐着一个人喝酒,对其他人都不太热情。坐在他不远处的金兀,双眼冒着怒火看着他!

    而萧河注意到这目光,只是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喝酒,那眼神之中,分明流露出轻蔑和不屑。

    “啪!”金兀一把将酒杯放在桌子上,马上就要站起来。

    可是,他才一用力就跌坐了下去。

    “……”萧河没再看他,但是唇角露出一抹不加掩饰的讽刺。

    “萧河!你这个该死的,竟敢如此藐视我!”他在心里狠狠地怒骂着。

    他看了看门口,阿月那侍女按规定又不能进来,怎么办好?

    金兀脑海中想了想,突然来了个主意。

    “金竹……”他喊了一声自己的弟弟。

    金竹马上走了过来,“哥哥,什么事?”

    金兀伏在金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金竹顿时明白了,点头说,“哥哥放心,我马上就去做。”

    于是,过了一会,一个侍卫走到萧河的面前,说道,“驸马爷,外面有个人说想见你,”

    萧河放下酒杯,淡淡然,问道,“什么人?”

    “卑职不知,是一女子。”侍卫说道。

    萧河望了望旁边的金兀一眼,道,“我在幽州并不认识什么女子,恐怕是找错了,你去回了她,别乱找。”

    说完,他拿起酒杯,继续喝酒,不上金兀的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