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四章 越来越聪明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七四章  越来越聪明

    金兀松开手,那白色的假人便倒在了地上,胸口插着那把剑,看起来十分骇人。

    连令月闭了闭眼睛,额头冒出微微的汗。

    “你把他扶起来。”突然,金兀对连令月说道。

    “是,少爷。”连令月迈动着两条几乎僵硬了的腿,强做出镇定的样子,走过去,将这做的假人扶了起来,那剑就在她的眼前。

    “拿笔墨,在他身上写萧河这两个人。”金兀再命令道。

    连令月走书桌前,拿起笔来,沾了墨迹,对着这假人开始写字。

    她的手有点发抖,故意问道,“少爷,不知道是那两个字。”

    “萧条的萧,河水的河。”

    “是。”

    于是,连令月一笔一划地将“萧河”两个字写了出来,然后将笔墨放回原处,说道,“少爷,写好了。”

    金兀看着这两个字,脸上嗜血般的神情越来越重。

    接着,金兀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布偶来,这布偶上面插满了针,连令月看到,这布偶上面,分明写着萧河的生辰八字。

    她心里头打了个寒颤,金兀痛恨萧河真是痛恨至极啊。

    “过来。”金兀开口喊道。

    连令月走了过去,唤道,“少爷。”

    金兀指着桌子上的针,对她说道,“你把这些针,都插到他的身上去。”

    连令月心头一颤,伸手,缓缓拿起这些针,往这布偶上插了过去,就在那针尖快要碰到的时候。

    她突然把手缩了回去,说道,“少爷,不如,奴婢帮你想办法教训这个萧河吧,他现在在哪里?你派奴婢去找他,奴婢想办法给少爷出去!这人让少爷这么生气,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她一副要为金兀出口恶气的模样!

    金兀看到这丫鬟突然说出这么多话,顿时一愣,一双阴鸷的眼镜看着她,连令月背脊一阵发凉,仍然像是一点都不害怕似的,说道:

    “少爷在这里生气,跟自己过不去,只是对自己的身体不好,但是伤害你的这个人,他根本就不知道啊,不知道她在哪儿逍遥呢。少爷,您说是不是?不如咱们去找他!少爷不便出手,奴婢来!这人欺负我们少爷,我阿月绝不会饶他!”

    连令月一把拔出插在萧河身上的剑,说道,

    金兀眼底原本阴沉的目光露出一些惊讶来,问道,“你是那天那个奴才?”

    连令月连忙说道,“是,正是奴婢。”

    “那些狗东西被我打死好几个了,你还敢来,不怕被我打死?”金兀说道。

    连令月心头一个咯噔,说道,我当然怕啊,我怕你怕的要死,整个一变态。但是嘴里却说道,“奴婢不怕死,要死就死,我见过的死人多了,两眼一闭,什么痛苦难过都没有了。”

    金兀一抹邪笑,道,“倒是第一次看到你这种奴才,你说说看,你要怎么帮我教训萧河?”

    “上回,我听少爷的意思是,这萧河现在是驸马爷,又是太后和小王爷跟前得宠的。”连令月说道。

    “哼。”金兀冷哼,“一个诡计多端的中原人,自诩英雄好汉,却背后放冷剑,抢走了原本应该许配给我的公主,现在又借着公主的势,作威作福,真是个小人!”

    “这人真是小人,夺取别人的心头好,是最坏的小人!”连令月一副与金兀一个鼻孔出气的样子,“那咱们自然不能来明的,只能来暗的了。”连令月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说道。

    “要怎么来暗的?”金兀问道,他迫不及待要对付萧河了,就算不能一举铲除了他,先教训一下他,灭一灭他的气焰也好!

    “少爷出面自然是不好的,否则被太后和小王爷知道,恐怕要怪罪少爷的。就让奴婢去做吧,出了事,奴婢一力承担就是了,反正我不怕死的。大的教训来不了,咱们先来个小的,比如,奴婢知道有一种粉末,不小心沾上,会奇痒难忍,虽然要不了命,也会难受要命,忍不了的用手抓,皮肤都要抓烂了。”连令月说道。

    “哈哈哈哈哈!”金兀突然大笑,道,“好,好!”

    连令月没想到金兀对自己说的这个方法这么赞同。

    “只不过,萧河此人,诡计多端,而且他身手不错,要近身他的身,很难。”金兀说道。

    “这个不怕。”连令月笑眯眯地道,“奴婢不起眼,装作不经意地接近,他应该不会注意的,若是被识破了,奴婢就不管不顾地把那粉末往他身上一洒!”

    “哈哈哈!”金兀大笑,“换了这么多个丫鬟,总算来了个顺心的。”

    后天,小王爷府上办宴席,我本来不打算去的,这次把你带着一起去,到时候,能不能让我开心一下,就看你的了。”

    “奴婢一定不辱使命!”连令月一笑,低下头,道,心里一颗巨大的时候终于缓缓放了下来,

    终于,有机会可以看到萧河了。

    “拿去!”金兀摸出一锭金子,放到桌子上,“你让少爷我很开心,这是赏你的。”

    连令月一见这金子,立即两眼放光,双手抱起这金子,说道,“多谢少爷,多谢少爷!”

    金兀看了她一眼,说道,“若你不是二月的灾星,我真要娶你做小妾了。”

    连令月心里头涌起一股浓烈的恶心的感觉,嘴里却说道,“使不得,使不得,奴婢可不想害了少爷,奴婢这样伺候就好了。”

    “你出去吧,记住,后天跟本少爷一同前往,你说的那个药粉,你把名字写下来,我让人去准备。”金兀说道。

    “是,奴婢记住了。”她写了药粉的名字,转身准备走。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药粉会不会真的使人痒,她以前还在宫里当十一公主的时候,偶然间听母后说起过,说有个恶毒的嫔妃用这种东西对付一个美人,结果那没人抓烂了自己的脸,皇上就再也不宠幸这个美人了。

    “站住!”突然,金兀又喊住了她。

    她背脊微硬,转过身来,道,“少爷,还有什么事要奴婢去办吗?”

    “你以前有没有见过我?”金兀凝视着她的脸,问道

    “……没有。”连令月一脸茫然,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觉得见过她了,其实他想不起来,是因为萧河那个木人,就是眼前这个奴婢。

    只不过一下子想不起来,而木人和真人也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走吧。”金兀挥手。

    从金兀的房间里出来后,两个守门的侍女看到她手里握着的金子,眼底分明流露出惊讶的目光。

    还从来没有人从少爷房间出来后,没挨打没挨骂,反而拿着这么大一锭金子。

    连令月的头微微昂起,离开了金兀的院子。

    而一走出院子,拐到一条回廊上时,她就腿脚一软,跌坐在一旁的横椅上,站都站不起来,浑身虚软,一身的汗。

    她刚刚在金兀面前,和他周旋,鬼才知道,她快要吓死了。

    好在,好在……金兀没有怀疑什么,反而给了她一锭金子,她握着这金子,在回廊上坐了好一会,才慢慢恢复了力气。

    回到住处,焱儿正在翰珠的身边站着玩,而翰珠正在替主子们纳鞋底。

    连令月快步走了过去,将焱儿一把抱了起来,抱在怀里打圈圈,说道,“焱儿,焱儿,太好了。”

    翰珠见她这样高兴,奇怪极了,说道,“阿月,你……你今天是去少爷那里了吗?”这样子分明像遇到了多大好事似的,去伺候少爷怎么会是好事?

    “当然。”连令月说道,“少爷没发脾气,所以我高兴啊。”

    “原来是这样,你还是挺有本事的,以前几个,第一次进去,都吓了个半死出来。”翰珠说道。

    这时候,有个影子从不远处走过来,被连令月一眼就瞥到了,她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转过身,和翰珠一块坐着,背对着那个身影,声音大一些,说道,“这多亏了满嬷嬷,要不是她对我多加提点,我今天也不会做得好,少爷也不会夸我。”

    翰珠更加惊讶了,“少爷还夸你了?”

    “是啊。”连令月说道。

    满嬷嬷恰恰好听到了连令月奉承她的话,脸上露出些些得意的神情,喊道,“阿月。”

    连令月连忙转身,一看到满嬷嬷,连忙站了起来,“嬷嬷。”

    “你过来,我要好好教教你礼仪,后天少爷要带你出门的,少爷很久没出过门了,你务必要好好伺候,出了任何问题,为你是问!”满嬷嬷正色道。

    “是,多谢嬷嬷,麻烦嬷嬷了。”连令月将连焱放回翰珠的身旁,跟着满嬷嬷到了外面。

    “嬷嬷。”连令月看了看左右的人之后,几步走到嬷嬷的身旁,将金兀给她的一块金子放进了满嬷嬷的手中,小声说道,“这是孝敬你的,你要好好告诉奴婢规矩礼仪,奴婢怕冲撞了其他大人。”

    满嬷嬷见了这金子,顿时两眼放光,没想到这个奴才这么实诚,一块金子全上交了给她,原本她还想要想个法子让连令月把这金子吐出来给她的。

    其实,连令月早就想到了,满嬷嬷肯定知道她在金兀那里得了赏赐的事,肯定会想拿过去,她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把金子给了她,让她对自己行一些方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