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O章 我要留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七o章  我要留下

    她的眼神十分的恳切,语气十分地诚恳,一点都不像是在撒谎的意思。

    连令月真的很担心金兀怀疑她的居心,所以才把愿意留下来当奴才说的这么恳切,这么认真。

    否则,被一旦他识破的话,他说不定会杀了她,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怕,而且又是个端了脚掌的人感觉没什么他做不出来。

    所以,她说话,表情,动作,都十分的谨慎,就怕露出什么破绽来。

    “对了,少爷,你说是谁害了你,你可以找人去报仇啊,金家这么厉害,还怕他不成?”连令月假装不经意间问道。

    “哼。”金兀冷哼,道,“如果是以前,他没有娶颜公主。我便带了人马过去,把他打成残疾人,但是如今,他成了颜公主的驸马,想再找他报仇,谈何容易!”

    驸马?

    连令月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堂堂七尺男儿,号称大周第一勇士,结果,也只是个靠女人的软蛋!我金兀看不起他!”金兀愤恨地说道!

    “萧河,我和你不共戴天,总有一天,我要毁了你最重要的东西,让你尝一尝失去的痛苦!”

    金兀用力地砸着地板。

    而连令月听了这番话,已经没有任何很怀疑了!

    是他,是他,真的是他!

    她在京都的时候,曾经听父亲偶尔提起过,骂萧河,说没想到连他也被敌叛国,还娶了个敌国的公主,真是没有节气!

    这么说来,金兀说的萧河,就是她所知道的那个萧河了。

    而金兀和萧河是仇敌,听金兀的说法是,他的断了一节,是萧河做的!

    太巧了!

    怎么会这么巧!

    连令月心里头继续砰砰砰地跳了起来。

    “你先出去,让满嬷嬷安顿好你,要不要娶你,我再想想看。”金兀从激动中回过神来,冷声冷雨地对连令月说道。

    “是,少爷好好保重身体!我愿意留下来当金家的奴才,少爷不要把我赶走啊。”连令月一边走出去,一边说道。

    她一打开门,就见几个奴才连忙跑了进来,将摔倒在地上的金兀扶了起来,“少爷,少爷,您怎么?”

    “萧河!萧河!我要杀了萧河!你们快去,快去把我的剑拿来,无论要看断萧河的双腿!”金兀的声音传来。

    而连令月抑制住内心砰砰砰的心跳声。

    萧河,她居然来幽州的第一天就有了萧河的下落。

    她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她突然想到,最后见萧河那一面的情形。

    当时,得知了他哥哥萧山的死,与她也有些间接的关系,他就说过,从此以后,和她有仇了,以后互相不再相欠。

    显然,他很恨她,她能去求他帮忙吗?

    他会帮自己吗?

    不,不要管这么多了,不管他愿不愿意,先想办法见到他再说。

    她刚才听金兀的意思,他经常能见到萧河,如果,她留在金兀的身边,做他的丫鬟的话,她是不是也很快有机会见到萧河?

    连令月字脑海中想过了,现在已经被迫到了契丹了,在外面的话,很容易就被梁氏和那些杀手找到。

    如果留在金家,他们倒不会那么容易找到她,还不如暂时先留下来。

    想到这里,她已经知道该什么做了。于是,她在侍女的带领下回到了满嬷嬷那里,又见到了连焱,果然满嬷嬷并没有食言,没对连焱怎么样,还给了吃的给他。

    “少爷怎么说?”满嬷嬷问。l

    连令月摇头,道,“少爷没说娶,他只让我和满嬷嬷说,让满嬷嬷你想我安顿下来,他要再想想。”

    “这样的话,你就和其他人一样,留下来当奴才吧,但是不会给你月钱,因为你还有要吃饭的弟弟。”满嬷嬷说道。

    连令月靠近满嬷嬷,讨好地说道,“嬷嬷,求你一件事,你把我安排到少爷身边去吧。”

    满嬷嬷一愣,说道,“你刚才不是还不乐意吗?还撒谎说自己有孩子。”

    “嘿嘿……”连令月笑了,但是不说原因。

    满嬷嬷耻笑一声,道,“知道了,是被金府的荣华富贵吸引了,想做少夫人了吧。”

    “嘿嘿……”连令月实在不想说“是的”这两个字,就嘿嘿笑着来敷衍,让满嬷嬷误会她才对了。

    要她说想嫁给金兀这种话,她还真是说不出口,怕说出来的时候会想吐,待会露陷了。

    “我也要去问问少爷的意思,不能……”

    连令月连忙将手腕上仅剩的那一个分量十足的金镶玉桌子塞到满嬷嬷的手里,说道,“我放月钱全部给嬷嬷,此外,少爷若是赏赐了什么东西,我愿意全都拿来孝敬嬷嬷你。”

    连令月眨了眨一双狡黠的眼睛,说道。

    满嬷嬷看了看手里的金镶玉桌子,分量这么的足,她顿时心里十分欢喜,说道,“好吧,看你是个懂事的,少爷身边也该添两个伺候的了,就把你派过去吧。”

    “多谢嬷嬷!”连令月欣喜之极。

    这样,这样她就有机会见到萧河了吧。

    而满嬷嬷看她一脸高兴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在为能去金兀房里伺候而高兴。

    这天晚上。

    连令月在金家的下人房里,带着连焱睡下了。

    她满脑子都是萧河的事,并且一点一点地在脑海中将萧河的事情滤了一遍——

    萧河现在是契丹一个叫做颜公主的女子的驸马爷,他现在已经成交了,再也不会是以前的萧河了。

    而且,萧河和金兀有过过节,砍断了金兀一个脚掌,让他痛苦万分。

    “是什么会让萧河不惜砍断了金兀的脚掌呢?”她不解地说道。

    彼时的她还不知道,金兀的脚掌被萧河砍断,也间接有她的关系,因为金兀对萧河怀中的小木人不敬,说出很难听的话,萧河才会和金兀结仇的。

    她这天晚上,想了萧河好多好多事,连似月现在只盼望能有机会快点见到他,如果可以,请他帮忙派人送她回中原去。

    萧河,什么时候能见到你?

    连令月很激动,刚才金兀嘴里突然说起萧河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