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五章 你么事吧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六五章  你么事吧

    平时见他总是十分严肃,不苟言笑,没想到,心里还有这样的小九九。

    “既然不是的话,快些去烧水吧,否则耽误了我和公主喝太后赏赐的酒的好时辰,这就不好了。”萧河说道。

    “是,奴婢,这就去!”金嬷嬷低头说道。

    然后,不得不转过身,咬着牙齿,去给萧河烧洗澡水了。

    “烧好了叫我啊……”萧河对着她的背影大声说道,“我等着金嬷嬷为我烧的洗澡水。”

    他声音大到附近的奴才都听到了。

    于是,众人都知道了——太后娘娘派来的金嬷嬷,被驸马爷派去烧洗澡水了,原因是驸马爷对太后赏赐的就十分重视,一定要沐浴焚香之后才能喝。

    萧河走回房间,冷冷地道,“一个嬷嬷,若不是考虑到长远,我便一脚将她踹出好远去!什么东西,也敢在我小侯爷面前放肆!”

    小侯爷?

    然而,当萧河自称小侯爷的时候,他心头猛地一颤。

    突然间醒悟过来,他这是怎么了?他早就不是什么小侯爷了,也不是什么天宝大将军了,现在的他,是为了一些暂时还不为人知的事,留在契丹,成了契丹驸马的大周反贼!

    而小侯爷这三个字,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也离他很远很远了。

    小侯爷小侯爷!

    这,都只是在梦里的事情罢了。

    *

    “什么?”耶律颜听卓玛说,金嬷嬷现在正在厨房给驸马爷烧洗澡水的时候,顿时一愣,猛地从餐桌旁站了起来。

    “奴才们都在说呢,金嬷嬷去找驸马爷过来这里用膳,喝太后娘娘赏赐的酒,结果,驸马爷慎重其事,火既然事太后赏赐的酒,想必十分尊贵,为了表示对太后的敬意,便要焚香沐浴后,再来喝这酒。于是,不知道为什么,金嬷嬷就成了这个烧水的人。”

    “这怎么可能呢?驸马他,实在不像是会这样做的人呐。”耶律颜说道。

    “反正,金嬷嬷现在还在烧水,要喝这酒恐怕要等很久了。”卓玛说道,沐浴,焚香……

    这都需要不少的时间。

    耶律颜没想到,萧河还有这么一面,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了。

    想金嬷嬷来,奉的可是皇祖母的命令,基本上代表的就是皇祖母了,虽然才来一天,但是这府里的对她的十分尊敬,

    她自己想着要树立太后娘娘的威信,因此也十分注意维持着自己的派头。而她,耶律颜从小就是在仁宜太后身边长大的,基本全由金嬷嬷一手一脚的照顾,这金嬷嬷对她来说,也不止一个嬷嬷这么简单。

    她对金嬷嬷也莫名比别放奴才多了一分敬意。

    可是,一个这样的金嬷嬷,居然能被萧河唬去烧洗澡水,耶律颜可万万没有想到。

    此刻厨房,灶间。

    一个巨大的木桶放在灶台上,金嬷嬷蹲在灶前,往灶间添柴。

    她身为仁宜太后身边的第一嬷嬷,事仁宜太后身边几十年的红人。

    早就习惯了被其他的奴才捧着,从来没干过什么粗活重活,而且,她只伺候仁宜太后,小王爷耶律楚,颜公主耶律颜。

    没想到,到了公主府的第二天,居然就被派来这种粗活。

    她没在这种地方干过活,所以并不熟练烧柴烧水这些事,一直以来,她都是照顾太后他们祖孙三人而已。

    所以,她烧的不好,烟冒出来,咳的她眼泪流了出来,伸手一摸,脸上又是一脸漆黑.

    由于火烧的很大,她感到热气一阵一阵扑面而来,弄的她满头大汗,不端的咳嗽。

    她心里火气很大,真没想到驸马爷居然用这种方式,这种理由来折腾她。

    这烧洗澡水的事一传出去,哪里还有威严可说。

    可是,驸马爷的理由冠冕堂皇,她若推辞,他反要说她不重视太后赐的酒水,反说她的不是了。

    没办法,只要咬着牙齿坚持。

    大约少了一个时辰左右,这沐浴的水才算烧好了,而金嬷嬷整个人已经被熏黑了,头发凌乱,手腕上那金灿灿的金镯子都被烧的烫手了。

    等她狼狈地从后厨出来,却见一大排奴才站在后厨门口,而驸马爷就领着这些奴才站在那,看着她的狼狈样,这些奴才的脸上都露出好奇的神情。

    她顿时一愣,急忙低下头去,道,“驸马爷。”

    金嬷嬷原本是想等水烧好了,就马上回去换件衣裳熟悉好了,再出来见面。

    可没想到,驸马爷居然领着这么多奴才来等,

    “金嬷嬷,时间挺快的,做的很好,果然比府里其他奴才会烧水多了,我就沐浴去了,不过这水要麻烦金嬷嬷拎到净房,待会焚香还要嬷嬷帮忙的。”萧河讽刺一笑,迈着两条腿扬长而去。

    呵!

    他是打仗的人,急性子,可没有耐性来什么细水长流的小阴谋小诡计,来就来次狠的,好好教训教训这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奴才!

    “是!”金嬷嬷看着他远去的步伐低下了头去,拳头却握的紧紧的。

    接着,萧河沐浴又用了约一个时辰。

    然后,便是分享。

    耶律颜坐着等的时候,不是听卓玛跑回来说萧河的事,她简直要惊呆了。

    “没想到,他这样能折腾人?”

    耶律颜听说,金嬷嬷不但烧了洗澡水,弄的一身脏污,然后还要将洗澡水给萧河拎到净房,觉得实在神奇。

    “金嬷嬷现在何处?”耶律颜问道。

    “现在回去换衣裳了,不过刚刚她狼狈又劳累的样子,好多奴才都看到了。”卓玛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

    然而,这一天,等萧河沐浴焚香完毕,都已经快到深夜了,耶律颜早就回房间睡觉去了,她实在事撑不住了。

    萧河便将金嬷嬷叫了过来,叫到桌子面前,说道,“金嬷嬷,公主既然已经睡了,但这救是太后娘娘赏赐的,今天是一定要喝的,你就站在这儿,看我喝酒吧 ,也好回去像太后禀报,这酒没有浪费,确实一点一滴地喝到了肚子里的。”

    “驸马爷,这……”金嬷嬷有些为难的样子。

    “怎么了?监视我把赏赐的酒喝了,不是金嬷嬷你该做的事吗?难道你想违抗太后娘娘的命令?”萧河正色道。

    金嬷嬷忙说道,“非也,奴婢不敢,驸马爷说得对,这是奴才应该做的。”

    于是,金嬷嬷站在他的身后,看他把酒喝下去、

    但是,没想到,这酒,萧河喝的很慢很慢,又喝了很久很久,一直喝到了午夜时分,还不见他要去睡觉的意思。

    金嬷嬷本就算是一个老人家了,这样站在萧河的身边,足足两个多时辰,她不但累的站不住脚,同时也感到很困。

    几次摇摇欲坠,头一点,又恢复了清醒。

    最后,她实在熬不住了,便对萧河说道,“驸马爷,您的酒喝完吗,这都已经半夜了。”

    萧河道,“这是太后娘娘赏赐的好酒,怎能几口就喝完,固然要一口一口慢慢品尝。尤其刚才,我焚香沐浴过了,更不能喝的太快,要好好地感受太后娘娘的心意。”

    “老奴,老奴实在是撑不住了,只怕要是病了……”金嬷嬷说道、

    萧河正色,道,“金嬷嬷要管理着整个公主府放事务,怎会轻易就病倒?我是习武之人,金嬷嬷就骨头粗壮,是一把好料子,比一般的人都要好。”

    “驸马爷……”金嬷嬷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老奴该死,老奴有罪,老奴不应该妄图左右驸马爷的心意,驸马爷恕罪。”

    她连忙磕头认错。

    萧河的眼神变得冰冷,他淡淡看着跪在地上的奴才,站起身,说道,“太后请你来,是照顾公主的,你要交公主什么,尽管去教。

    至于我,并不需要你照顾,你要离我越来越远。如果你企图把手伸到我的身上,企图左右我,只要你有过这个念头,我都会狠狠地把你这个念头掐掉。掐的时候。若伤到了无辜或者你自己,那就只能喊声倒霉了。”

    他说着快步走了出去。

    留下金嬷嬷一个人,坐在地上,浑身冒出了一阵冰冷冰冷的汗,整个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驸马爷还真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过了好一会,金嬷嬷才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回房,这一天下来,驸马爷就将她折腾了一个遍。让她浑身酸痛,差不多都快要病了。

    她扶着自己的老腰,走了出去。

    两个从宫里带来的婢女上前,搀扶住了她,问道,“嬷嬷你没事吧,这驸马爷不是想象中这么容易,对付怎么办?”

    金嬷嬷现在已经精疲力尽,只能躺下好好修养,她说道——

    “先别急,走一步看一步,我今日就算被这样折腾,但总算也知道了一些这驸马爷的招数了,往后这样的日子怕是还长着。”

    她是太后派过来的,总不能什么收获都没有就回去禀报说不行,

    也亏的是仁宜太后身边的,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安慰身边的其他奴才。

    萧河回到了书房,心情格外舒畅,道,“今天这么一出之后,这嬷嬷事不敢再干涉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