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四章 教训奴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六四章 教训奴才

    耶律颜没想到,萧河还有这样的一面。

    金嬷嬷来公主府伺候驸马和公主,奉的可是皇祖母的懿旨,基本上代表的就是皇祖母的权威。所以,一来到之后,府里的奴才就对她格外尊敬。

    而她自己,从小在皇祖母面前长大,小时候还是金嬷嬷一手一脚照顾着的,她念在皇祖母的威严上,也会对金嬷嬷多一份尊敬。

    这样的金嬷嬷,居然被萧河唬去后厨烧洗澡水了,这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那金嬷嬷现在,还好吧。”耶律颜眨了眨眼睛,问道。

    “奴才去看了,不太好……”卓玛想到金嬷嬷烧洗澡水那样子,不禁为金嬷嬷捏了一把汗,这驸马爷平时看着不怎么出声,总是一副阴沉不语的模样,折腾起人来还真有一套方法,还折腾的让人无话可说。

    此刻厨房,后厨。

    一个巨大的木桶放在灶台上,里面放满了水,还有中草药,金嬷嬷则蹲着她富态的身体,往灶间添柴。

    她身为仁宜太后身边的第一嬷嬷,在仁宜太后的面前跟了几十年了。

    早就习惯了被其他的奴才捧着,从来没干过什么粗活重活,而且,她只伺候仁宜太后,小王爷耶律楚,颜公主耶律颜,其他主子不用伺候的。

    没想到,到了公主府的第二天,居然就被派来这种粗活。

    她没在后厨这种地方干过活,所以并不熟练烧柴烧水这些事,所以,这活对她来说,难度很大。

    柴添的太多了,弄烟冒出来,咳的她眼泪直流,伸手一摸,又是一脸灶灰,一张富态的脸变得脏兮兮的.

    火烧的旺起来的时候,那早间的空间又小,热气一阵一阵扑面而来,弄的她一下子满头大汗,灰尘呛进嘴巴里,引起不断的咳嗽。

    金嬷嬷心里十分恼怒,这驸马爷居然派她来烧洗澡水,还用了那样冠冕堂皇的理由,让她没有法子拒绝。

    只是,这到后厨做粗活,烧洗澡水的事一传出去,她金嬷嬷在公主府还有何威信可言?

    可是,驸马爷差遣她到后厨烧水的理由冠冕堂皇,让她不能当众推辞,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在这坚持把水烧完了。

    “咳咳,咳咳……”烟火冒出来,金嬷嬷又是呛的一边流眼泪一边咳嗽,加上她又胖,整个人都快昏过去的感觉。

    这水烧了大半个时辰,金嬷嬷整个人已经是灰头土脸,头发凌乱了,连手腕上那金灿灿的金镶玉镯子,也被烫的烧手。

    烧完了水。

    她一边咳嗽着,一边从后厨钻了出来,却见一排奴才站在门口,驸马爷萧河则站在这些奴才的中间,看着狼狈小跑着出来的金嬷嬷。

    金嬷嬷一愣,忙低下头,道,“驸,驸马爷,水都烧好了。”原本,她想待这水烧好了,就赶紧回去换身衣裳,梳洗好了,再出来见人,省的被这公主府的奴才瞧了去。

    却没想到,驸马爷早就领着一群人来默默地看她笑话了。

    萧河唇间一抹邪笑,道,“金嬷嬷,做得好,果然比公主府的其他奴才更会生火烧水一些,那我就准备去沐浴了,还要请金嬷嬷将我的洗澡水拎到净房去。”他下了命令后,便迈着两条长腿,扬长而去。

    他是打仗的人,急性子,可没有耐性来那些个什么细水长流的小阴谋小诡计,来就来次狠的,好好教训教训这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奴才!

    “是!”金嬷嬷看着他远去的步伐低下了头去,拳头却握的紧紧的。

    接着,萧河沐浴又用了约一个时辰,然后,便是焚香。

    等萧河沐浴焚香完毕,都已经快到深夜了,耶律颜早就回房间睡觉去了,她实在是撑不住和他一起喝太后赏赐的酒了。

    原以为都这么晚了,公主也睡了,喝酒的事就此算了,金嬷嬷累了一天,也没什么心思督促说什么太后的酒一定要喝这种事了。

    但是萧河却让人将已经累瘫倒在床榻上的金嬷嬷叫了起来,让她站在桌子前,说道,“金嬷嬷,公主虽然已经睡了,但这酒是太后娘娘赏赐的,今天是一定要喝的,你就站在这儿,看我喝酒吧 ,我喝完了,你也好回去像太后禀报,这酒没有浪费,确实一点一滴地喝到了我肚子里的。”

    “驸马爷,这……”金嬷嬷张口,有些为难的样子,这都已经快要子时了,她又累又困,一整天下来东西也没吃两口。

    “金嬷嬷有什么问题吗?这酒是太后赏赐的,本王慎重其事想要喝了,你是太后派来的人,看着本王喝完了再回去禀报,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吗?”萧河正色道。

    “驸马爷说的没错,只是,这天色已晚,不如明日……”

    “天色已晚,但月色正好,本王一边喝酒一边欣赏这月色,也是美事一桩,你说是不是啊,金嬷嬷。”萧河煞有介事地说道。

    “是,是,驸马爷说的是。”金嬷嬷对萧河的话无法反驳,只得连连称是。

    “哈哈哈……”萧河大笑,开始一杯一杯地斟酌,金嬷嬷则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候着。

    但是,没想到这驸马爷,很有雅兴似的,一边赏月,一边喝酒,喝得很慢,很慢吗,一直喝到了下半夜,还不见他要回房休息的意思。

    而金嬷嬷本来就是就是一个老人家了,白天又劳累了一天,现在这样站在萧河身边,一动不能动地陪了一个多时辰,又困又累,浑身酸痛,都快站不住了。

    最后,她实在熬不住了,终于对萧河说道,“驸,驸马爷,您这酒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现在都已经下半夜了。”

    萧河听了,很郑重地道,“这是太后赏赐的好酒,一口下去,回味无穷,我实在不舍得一口气全部喝完,否则真是暴殄天物,所以,要这样一口一口地细细品尝,否则真是辜负了太后的好意,也辜负了这难得的好酒啊。再说,我特意沐浴焚香,就更不能喝的太快。”

    “只是,驸马爷,老奴,老奴实在是撑不住了,只怕要是病了……”金嬷嬷说着,头感到一阵昏昏沉沉的,腿脚虚软,随时会摔倒似的。

    萧河正色,道,“金嬷嬷要管理着整个公主府的事务,怎会轻易就病倒?我是习武之人,我能看出金嬷嬷的骨头粗壮,是一把好料子,比一般的人都要好,自然不会病倒的。”

    “驸马爷……”金嬷嬷双膝再也撑不住了,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老奴该死,老奴有罪,老奴不该对驸马爷不敬,请驸马爷息怒啊。”

    萧河一脸惊讶,道,“金嬷嬷这说的是哪里话,你怎么会得罪我,你做的很好,何罪之有,快起来,陪着我把这一壶酒好好喝完吧。”

    “驸马爷……”她实在是撑不住了,现在跪在地上,双腿麻木酸痛,浑身发抖,手也抬不起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