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二章 一厢情愿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六二章 一厢情愿

    宴席结束之后,众人一一离去。

    仁宜太后将耶律楚,耶律颜和萧河留下说着些话,萧河和耶律楚在一块,仁宜太后则和耶律颜在一起。

    “颜儿,你有好消息了吗?”突然,仁宜太后问道。

    这话顿时令萧河和耶律楚同时抬起头来,耶律颜一听这问题,也因为没做好准备而吓了一跳,一下子脸都红了,道,“皇,皇祖母,怎么当着儿孙们的面问起这些,颜儿都要钻进地洞里去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生儿育女,是人的常态,你们成婚了,就应该开始好好做这方面的准备和打算,哀家可是一直盼着听到你们的好消息的。”仁宜太后握着耶律颜的手,再看了看对面的萧河,说道,

    驸马你说是不是?”

    “太后……太后言之有理。”萧河也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自然一些,事实上这种问题,他从来都没想过,何况这样堂而皇之地说出来。

    耶律楚以为萧河是不好意思,便笑着道,“皇祖母,萧河和颜儿也还算是新婚夫妻,皇祖母问的这样突然,他们肯定要不好意思的。”

    “是吗,那哀家问的太突然了。”仁宜太后微笑着道。

    “皇祖母……”耶律颜掩饰了脸上的心虚和尴尬,脸哄着唤道。

    “好了,你们二人先出去吧,我有些体己的话,要留颜儿说说。”仁宜太后似乎不愿意再为难萧河似的,让他和耶律楚一块退了出去。

    待他们二人走后,仁宜太后问道:“颜儿,你和萧河,是不是还未行夫妻之礼?”

    耶律颜一愣,“皇祖母,当然不是,我们已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

    “什么时候?”仁宜太后看着耶律颜有些闪避的目光,问道。

    “就在,就在婚后几天,前两天因为萧河觉得自己被设计了不高兴,所以和颜儿生气,后来就好了。”耶律颜连忙说道,“皇祖母放心,现在萧河已经接受了事实,再也没和我提过中原的事了,他会安心地留在幽州,我们不就就会有孩子的。”耶律颜说道,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这样的话,皇祖母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你们还年轻,生孩子不是什么难事,别让皇祖母等的太久了,颜儿孩子,皇祖母很是期待。”仁宜太后说道,似乎不在怀疑什么。

    耶律颜悄悄地松了口气。

    又说了一会话之后,仁宜太后赏赐了耶律颜一些贵重的东西后,便让她出去了。

    望着耶律颜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慢慢地凝固在了脸上,对一旁的老奴道,“颜儿撒谎了。”

    这老奴嬷嬷的脸上露出一点 惊讶,“太后?”

    “看他们夫妻之间的感觉就知道了,根本就未行夫妻之礼,整场宴会下来,除了偶尔一些客套场面话之外,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肢体的接触,反而有些小心翼翼回避着对方的意思。

    若有夫妻之实,两人之前的感觉怎么会这么生硬?看来,颜儿过的,并不是很好。她喜欢萧河,自然不会不愿意,只能是萧河不肯了。”

    嬷嬷说道,“太后您别着急,驸马年轻力壮,公主是个美娇娘,时间已久,驸马也会把持不住的。”

    “颜儿的缺点就是太老实了,不知道变通,也不懂怎么去把握一个男人,只会傻傻地顺从男人的步伐,说起来,还是因为没有人教,从小把她保护地太好了。”仁宜太后感叹地说道。

    “太后怜爱公主,公主有福气呢。”嬷嬷说道。

    “金嬷嬷,你奉哀家的懿旨,明日起,到颜儿身边去伺候,好好教教他,应该怎么和男人相处,怎么做男人才会把她放在心上,必要的时候……”太后顿了顿,道,“也给助他们一臂之力。”

    “是,奴婢明白了。”金嬷嬷道,她明白了太后的意思是,也可用些非常的手段,让驸马爷和公主早日行了夫妻之礼。

    “不过,最好让他们自然产生感情,这种手段能不用尽量不用。”仁宜太后说道。

    “是,太后娘娘。”

    “两个月为期限吧,如果到了两个月,他们还未行了这夫妻之礼,你再想想办法。”仁宜太后给了一个时间期限,道。

    “奴才明白了。”

    金嬷嬷退了下去,除了金嬷嬷自己,太后还让她带了两名婢女前去。

    仁宜太后事不放心耶律颜,深知耶律颜的性格,派金嬷嬷和两个婢女去,名为照顾,实际上是要好好监视萧河,怕他“人在曹营心在汉”。

    外面宫殿。

    萧河站在门口等着,他眉心微微蹙着,似在隐忍。

    过了还一会,耶律颜面红耳赤地走了出来,看一眼萧河,说道,“走吧,皇祖母说今日不留我了,让我回公主府去。”

    “嗯。”萧河应道,转身大步扬长而去。

    耶律颜跟在后面,走地很快,但也还是跟不上,她索性用跑的。

    萧河到了马车跟前,才发现她离的还有一些距离,正在加快速度跑过来,他愣了一下,但是也没说什么,就站在马车外面等。

    等耶律颜上了马车后,他才上去。

    两人面对面坐着,萧河眼睛看向别处,对于他来说,今日这样一场宴会的伪装,也让他感到浑身不舒服。

    尤其仁宜太后问他们有没有孩子的口吻,让他心里十分排斥和反感。

    “我不知道你不太开心,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让别人知道我们的真实关系,对你我都不好的,你忍一忍吧。”看他一副冷冰冰不悦的样子,耶律颜其实很难受,不过嘴上还是说道。

    “……”萧河没有说话,只无声地点了点头。

    一路上,他一句话都没有,眼睛始终看向马车外,仿佛面前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似的。

    那日在书房,那一句“我的心太小,只装得下一个人”已经彻彻底底地打击了她的信心,她现在也不会眼巴巴为他做什么事了,因为就算做了,也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

    她微微地叹了口气,说道,“皇祖母总是盼着我们好,也是她一厢情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