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一章 举案齐眉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六一章 举案齐眉

    他的话真是无情啊,一点强装也没有,丝毫不在意她的感受。

    她是痛还是泪,对他来说,根本毫无所谓,她就算再怎么努力,他也根本不会有丝丝心动,这就是她最困难的地方,而且稍微做多一点就会让人觉得她很愚蠢。

    耶律颜站在她的面前,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赶快别过脸去,不让他看到了,紧紧咬着下唇,生怕自己哭出声音来。

    她赶快往外面走去——

    萧河抬头,看她逃走的身影,说道:

    “我的心很小,已经装满了一个人,从十四岁那年起,就再也装不下任何其他,如果我骗你,也只是互相欺骗伤害,所以,以后不要再为我做任何事。

    明天太后宫里的筵席,我会出席的,只是在这公主府,实在没有必要再装了。每日的用膳,实在不必大张旗鼓,你也累不是么?”

    他的话,让耶律颜的脚步停在了书房门口。

    她回头看了眼放在他书桌上的汤,她咬了咬牙,快步走过去,端了出去,关上他的书房门走了。

    走到角落处,哐啷一声,那盅掉在地上,碎了,打湿了她的鞋面。

    卓玛急忙走了过来,弯腰将东西捡了起来,见公主伤心的模样,忍不住说道,“公主,驸马太过分了,成婚这么久,对公主这样冷淡,您是颜公主,何须如此委屈自己,不如和太后明说了吧。”

    身为陪在公主身边多年的侍女,卓玛实在是不忍心。

    “不许告诉太后!”耶律颜道,“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不许外传,明白吗?”

    “是,是,公主,奴婢明白了,公主不要伤心了,好好休息,明天去宫里,否则太后见公主容颜憔悴,要过问了。”

    耶律颜强忍住眼泪,进了他们两个人原本的房间,关上门之后,她趴在这偌大的地方,忍不住暗自垂泪,心里头十分悲伤。

    这地方,他就昏迷不醒的时候睡过一次而已,从此以后,再不踏足。

    书房里,随着耶律颜的离去,萧河缓缓拉开抽屉,将自己雕刻的小木人拿了出来。

    望着它,萧河唇角露出一丝涩涩笑意,眼底却闪烁恍惚的泪光,喃喃地说道——

    “令月儿,你还好吗?”

    这样说完,他将精心雕刻,惟妙惟肖的小木人放在手旁,开始看一些兵书。

    看着看着,他偶尔看这小木人一眼,唇角露出一点点笑意。

    “这样也很好,不是吗?”

    *

    第二天。

    仁宜太后在宫中举办宴会,幽州的不少王公贵族皆收到了帖子,依次进来向太后请安,仁宜太后坐在居中位置上,欣然接受各方超白,小王爷耶律楚站在一旁。

    宴席上渐渐热闹起来。

    乐师,舞姬正在表演,众人拜见过太后之后,便于座下饮酒,作乐。

    “颜公主到,驸马到……”

    这时候,外头传来一个声音,众人皆朝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仁宜太后唇角噙着淡淡笑意,看着萧河和耶律颜一块走了过来。

    之间耶律颜在前,萧河稍在后,两人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这样看起来,两个人真真乃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一对眷侣。

    颜公主美丽,而驸马爷俊帅威武。

    萧振海看到萧河与耶律颜这幅恩爱的模样,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一日,他向颜公主求助救下萧河,结果对萧河一往情深的颜公主不知何故,将他们一家三口赶了出去。

    他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却被仁宜太后请了过去,仁宜太后说有个将计就计,瓮中捉鳖的方法,要萧河务必成为颜公主的驸马。

    萧河始终还是斗不过老谋深算的仁宜太后,最终计划化成了泡影,还被迷晕,最终为两人大办婚宴,昭告天下,让萧河不得不留下来成了契丹的驸马,而且是最有权势的公主的驸马。

    萧振海对这一点十分满意。

    一旁的萧湖,却没有抬头,只低头喝着酒,萧振海高兴,拍了他的肩膀一把,说道,“你看看,你哥哥现在也想通了,所以,两个人绑在一起,迟早会产生感情,不要要死要活地说什么山盟海誓的。”

    萧湖唇角动了动。露出一点笑容,笑容有些苦涩。

    感受着众人注视的目光,耶律颜微微昂起下巴,朝天后走了过去,她让别人看不出她和萧河之间的貌合神离。

    而萧河的神情肃穆,并不见太多表情,因为他素来如此,众人都习惯了,也就不会太在意了。

    两人走到仁宜太后的跟前,齐齐叩拜,耶律颜道,“拜见皇祖母。”

    “拜见太后。”萧河道。

    仁宜太后的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萧河的身上,唇角微微掠起一丝笑意,道,“你们两个都起来吧,颜儿,你到哀家的身旁来。”

    “是。”耶律颜回头看了萧河一眼,萧河点了点头,她才走到太后的身边去。

    “驸马对颜儿倒是很小心很关注。”仁宜太后说道。

    萧河的神色有些微微僵硬,轻咳了一声,道,“多谢太后。”

    耶律颜知道这样的伪装对他来说实在太难的,于是赶快和仁宜太后说话,转移了注意力。

    萧河则在另外一旁落在,耶律楚走过去,和他坐在了一起。

    “喝一杯吧。”耶律楚说道。

    “多谢小王爷。”萧河端起面前的酒壶,与耶律楚开始喝酒。

    坐在对面那金家的人,却是另一幅景象,他们恨恨地盯着丢面不可一世似的萧河,心里的恨意翻江倒海,他们家的金兀被砍去了脚,而萧河却得到了全契丹的青年勇士都想要娶的颜公主,怎能不怀恨在心。

    “父亲,就看他这么得意吗?”金楠说道。

    “现在他是太后和小王爷面前跟前的红人,自然没办法对付他,否则惹了太后和小王爷不高兴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但是,他也不可能一直这么得意,总有一天,他会有什么把柄落在我们的手里,到时候再狠狠地为你哥哥金兀报仇就是了。”

    “那我们就要睁大眼睛,好好盯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