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O章 不要营造恩爱假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六o章  不要营造恩爱假象

    山海关。

    凤诀站在帐外等待着,放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成拳,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

    他派出去找连令月的人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飞鸽传书说今天会有确切的消息传来。

    他手伸进怀里,将那半块代表承诺的双鱼玉佩拿了出来,放在手心里,轻轻摸索着——

    “连诀,玉佩在你这里,承诺永远有效。”

    这是她对他说过话的话。

    只要他拿着玉佩来找她,她会答应他任何事。

    他凝视着这玉佩喃喃地说道,“要你平安归来的话,做得到么?现在,只想要这个了。十一,你要好好的,等着我来找你要一个我想要的东西。”

    “大元帅!”

    这时候,一个黑衣人,从奔跑中的马背上一跃而下,快步走到凤诀的面前,双膝跪下。

    “怎么样,可有十一的消息了?”

    来人道,“我们将大元帅所画的画像四处给人看了,其中有人说,曾经看到有一拨人打打杀杀,画像上的姑娘带了一个孩子,骑着马逃走了。”

    一个孩子?连焱?

    他立即一脸喜悦,说道,“肯定是她,她带着她的弟弟,黄巢,立即增派人手,继续找。”

    “是!”黄巢领命而去。

    凤诀终于微微地松了口气,多日寻找,总算是有一丝下落了。

    不过——

    她带着连焱逃走了?

    她怎么去照顾一个这么小的孩子?

    她自己毫无经验,会不会因为照顾不好而焦急自责?

    如果遇到追捕她的人,想必连焱会成为累赘,会增加危险的程度。

    凤诀想到这些,原本放下来一点的心,又拎到了嗓子眼。

    想到她以前在长春宫照顾皇后的时候,她也是很尽力,很努力,但是依旧做的不完美,这个时候她就会自责,会偷偷掉眼泪。

    他不禁有些隐隐的担忧。

    将半块玉佩放回怀中,他掀开军帐,走了进去 ,走到书案前,在那纸上画了一横。

    *

    契丹,幽州。

    公主府。

    天色已经晚了,耶律颜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面前摆放着两副碗筷,一副是她的,而对面这副则是萧河的。

    桌子上也摆了好些精致的菜肴,无一例外,都是正宗的中原菜式,是为了驸马准备的。

    身后围站着数名侍女,随时准备伺候。

    她一直在等待着,目光看向门口,等了很久很久,却不见那个人的身影过来,她越等越失望。

    “和驸马说了,今天的菜是特意烧的中原菜吗?”她问道。

    “说过了。”一旁侍女回答道。

    耶律颜于是又继续等着,众人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菜,谁也没有说话,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公主,菜要凉了……”卓玛小声地说道。

    “吃吧。”耶律颜一个人开始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心里难过,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自从成婚后,几乎每天都是同样的情形,她等他吃饭,一直等到菜都凉了,也不见他人影,然后她一个人默默吃完。

    接着,起身,离开。

    日复一日,没有一天不是一样的。

    自从那天早晨,两个人穿着喜服在同一张床上醒过来,公主府则在大办喜宴,整个幽州的贵族都在喝喜酒后。

    虽然成了公认夫妻,但是两个人莫说对话,就连在一个空间里的机会都很难得。

    晚上就寝,他从来不进房间的,从大婚那日期便住在书房里。

    耶律颜站在书房门口,那里烛火亮着,那窗户上闪闪烁烁的影子,说明他现在正在里面。

    “驸马在做什么?”耶律颜问身边的人。

    “回公主,不,不知道,驸马不让人擅自进入,说是没有他的准许随意进入的话,要严惩不贷的,所以,都不敢进去。”身边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耶律颜脸上闪过一抹痛苦的表情来。

    自从成婚之后,她努力地维持着人前的客气,但是,像这样一顿晚膳,就能将她所有的努力化作泡影,所以这府里人人都知道她和驸马只是对名存实亡的夫妻,只是碍于她的身份,无人敢议论罢了。

    “公主,早些歇着吧,明日一早还要进宫去参加太后举行的宴会呢。” 卓玛说道。

    耶律颜再看了萧河的书房一眼,说道,“将炖汤拿过去,我给驸马送进去,看看是不是我进去,也会严惩不贷。”

    “是。”卓玛连忙示意身后的侍女将炖汤端了过来。

    耶律颜双手端着,走到书房门口,推开门来,一眼便看到萧河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发呆。

    见到耶律颜的身影,他就像是怕被她窥探了什么秘密一样,将东西放进抽屉,抬眼,冷冷问道,“有什么事?”

    她抬脚走了进去,将炖汤放在他的面前,说道,“喝点汤吧,这是补的。”

    “不需要,拿出去吧,我有事要忙。”萧河皱眉,说道,他不喜欢这种刻意讨好他的女人。

    “萧河,我知道你在怪我,你认为今天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可是,我和你解释过,我们成婚的事情,我也是被皇祖母算计了。

    那时候,我是诚心诚意想要帮你的,我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你可以讨厌我,可以不想看见我,什么都可以。

    但是你不能冤枉我,把我看成一个故意去算计你的人,这是对我的侮辱,玷污了我的人格的清白,我不能忍受这一点!”

    耶律颜说着,有些激动,一双眼睛里闪烁着泪意。

    萧河听罢,抬起头来,说道,“如今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我不想你冤枉我。”耶律颜说道。

    “好,我信,我信不是你做的,以后不要为此耿耿于怀了,我信了。”萧河冷冷淡淡地说道。

    可是,他这脱口而出一句相信,却更让耶律颜感到难受!

    “既然你相信我,你为什么不肯稍微在奴才们面前和颜悦色一点点,也好让我不要失去威信,否则,我真的觉得我在训奴才的时候,都在嘲笑我。”

    “耶律颜,你需要这种虚伪吗?我不喜欢,既然我们没有可能像别的夫妻一样,就没必要向世人营造我们举案齐眉的假象,我没有这个心情。”萧河神情冷漠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