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七章 自讨没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五七章 自讨没趣

    梁氏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解释着说道,“我刚才经过,不小心听到殿下一直在说梦话,就进去看了看,摸了摸了下殿下的额头,看看你是不是和连焱一样发热,是的话,那药箱里还有药,给你煎熬一副。”

    凤千越一把放开了梁氏的手,脸上恢复了一贯冰寒的表情,问道,“本王说什么梦话了?”

    “一直在喊王妃,王妃。”梁氏抬眼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以为殿下最是无情。原来心里惦念着王妃,此回殿下随我们去幽州,不光是为了躲避周称帝的追杀令,还是想要见王妃吧。”

    萧柔?

    那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

    他冷漠地看向梁氏,道,“别妄图窥视本王的内心,本王不是你的任务,你看好令月儿就行,下次再这样接近本王,我便带令月儿走。”

    说完,他冷冷地转身,走进了房中,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梁氏站在原地,袖中拳头握了握,然后才转身走了!

    凤千越回到房中,躺下,再回味刚才的梦境———

    那这么说来,刚才梦中一直抚摸着他额头的手并不是梦里的女人,而是梁氏?

    他倒头睡下——

    别想了!

    他接下来最想要做的事情是,在战场上好好会一会凤云峥和凤诀两兄弟。

    这两个,才是除了令月儿和连焱之外,连似月最最重视的人。

    *

    房间里。

    连令月趴在床边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心理累,身体也累,一刻不停地忙碌,累的实在撑不住了,才睡着。

    “焱儿,没事啊,姐姐在……”即使在梦里,她也放心不下连焱。

    连令月这么一直趴着,到第二天快天亮的时候,才猛地一下子醒过来。

    她急忙懊恼地说道,“惨了惨了!我怎么睡过去了。”她赶快爬了起来,匆匆走到床前,伸手摸了摸连焱的额头。

    顿时,她终于重重地松了口气,道,“太好了,终于没有发热了。”

    她一松懈下来,自己却一身发软,跌坐在了地上——她昨天,真的是吓怕了。

    这时候,连焱也醒了过来,一双乌黑乌黑的眼睛溜溜地看着连令月,露出了一个笑容。

    看到她又恢复了精神,连令月却突然呜呜地哭了,起身,抱着连焱,说道,“你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

    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哭声,梁氏不明其意,一把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连令月是在抱着连焱哭,愣了一下,才出去了。

    “……”连焱还是不说话,自从遭受那场火灾之后,他一个字都没在说过了。

    但是,他又好像什么都懂。

    他抬手摸着连令月的脸,擦着她的眼泪。

    连令月被他的动作逗笑了,道,“我没事,你没事就好了。”

    照顾连焱吃下了一些粥,连令月觉得腰酸背痛的,但是梁氏进来说,要马上出发,离开此地。

    “焱儿才好,我也很累,走那么快干嘛?”

    “跟着走就是,别问那么多,给你请了大夫已经够好了!”梁氏冷声道。

    连令月等了她一眼。

    给连焱换了衣裳,抱着她走出了房间,现在她照顾连焱穿衣之类的,已经不会手忙脚乱了。

    走出房间。

    看到被绑着的冷眉。

    “小姐,焱少爷好了吗?”昨晚,冷眉一直听到连令月房间里的动静。

    “已经好了,都吓死我了。”连令月想起昨天连焱发热的事来,还心有余悸。

    冷眉点了点头,“那就好了。”

    连令月多看了她一眼,只见,冷眉的手指在身后状似无意地化了一个圈,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抱着连焱往马车上走去。

    一回头,却看到梁氏的手里拎着昨晚那个大夫的医药箱,她问道,“大夫的箱子没有拿走吗?”

    “留下来,省的你们又生病,到时候,也不用请大夫了。”梁氏冷漠地说道。

    连令月听了,也没想太多,有了这个医药箱确实是好一些,不过——

    她眸光从冷眉身上掠过,也许,她们用不上了。

    那个圈,分明是要找机会逃走了的意思,连令月的心,突然有些激动。

    上了马车后,她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心头猛地一颤,她猛然间看到地上有几处拳头大的血迹。

    那杀手正用些土埋了,将那痕迹掩盖住。

    她一颗心猛然间沉入了谷底,将连焱放在马车上,推开马车的门,快步走到梁氏的面前,一把夺过她的医药箱,颤抖着声音,问道:

    “那个大夫呢?去哪儿了?”

    “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了。”梁氏冷冷地说道。

    “你撒谎!你把他杀了,你把他杀了,是不是?”她指着那地上,激动地问道。

    梁氏别过脸去,说道,“你想太多了,怕他记得这里,把他打了一顿带走了而已。”

    连令月浑身颤抖着,狠狠地盯着梁氏的脸。

    “出发了!”梁氏一把关上马车门,说道。

    连令月站在原地,眼泪噗的就从眼眶了落了下来,一阵晕头转向。

    她为了救弟弟,却搭上了另一个无辜的人的性命,她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用力用力地,无声地掉眼泪,她怕连焱听到她的哭声。

    但是,她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落到恶魔的手里!

    为什么不能从这里逃走。

    凤千越淡淡地看了哭泣的连令月一眼,说道,“出发吧。”

    连令月站起来,转头,狠狠地盯着他,说道,“你是我在这世界上最恶心,最厌恶,最恨不得你去死的人。”

    “令月儿,你别以为我真的记着你给过我什么东西,就不会教训你!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忍耐是极有限度的。”凤千越猛地伸手,扣住了连令月的脖子。

    “咳咳……”连令月顿时感到一阵难受,脸涨的通红,伸手抓紧了他的手掌,瞪眼看着他。

    渐渐地,她感到呼吸不过来了,一张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冷眉见状,心里头一惊,急忙说道,“殿下,她也还只是个孩子!”

    “……”凤千越看着她难受的样子,终于松开了手。

    连令月一个踉跄,后退几步,倒在了地上,手捂着脖子,用力地咳嗽着,眼泪大颗大颗地流了下来。

    “那个大夫没死!”凤千越冷冷看了她一眼,说道。

    连令月看向他,瞪着一双眼睛。

    “起来,上马车,不然连焱要遭殃了。”他对她警告道。

    两个杀手走了过来,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送进马车里面,关上了门。

    冷眉见状,悄悄地松了口气。

    马车上,连令月坐着,心情还处在激动之中难以平复。

    脖子疼的像是被铁钳子夹过一样,她抬头,伸手摸了一下,手上有一些血。

    凤千越力气好大,都弄出血来了。

    “啪”这时候,一个药瓶滚了进来,一个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响起,“抹上去,你要是敢弄出什么花样来,你会终生后悔的。”

    这警告的声音,听得连令月心里头一阵发抖。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瓶子,打开,到了一些药粉放在手上,抹在了出血的地方。

    顿时,疼的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外面。

    马车上。

    梁氏看了眼对面的凤千越,说道,“我发现殿下对这个连小姐,好像格外多一点点一点点的耐心,昨晚松口说请大夫,到刚刚骗她说大夫没死,殿下的心思,不像是这样的人呐。”

    “少管闲事。”凤千越双手环胸,闭上眼睛道。

    “难道殿下真正喜欢的人,其实是她?”梁氏继续好奇地问道。

    凤千越睁开眼睛来,眼中流露出一抹危险的气息。

    梁氏知道不能继续再问,便转化了话题,“殿下到了幽州,会去投靠南丞相吧。”

    凤千越一声冷哼,道,“萧振海算什么东西?”

    梁氏一愣,“殿下不是为了去和萧振海汇合,然后合力击败九殿下和十一殿下么?”

    “你不要以为你我合谋对付了连家,就是一边的人了,收起你那种可笑的想法,我凤千越不会和任何人合谋,萧振海,你,都是如此。”

    凤千越冷冷地说道,当王爷的时候的十几年,他一直致力于于与各种人合谋,联合,连延庆,萧振海,还有别的文物大臣,为此费劲了心机。

    一心期望壮大自己的力量,去夺得心心念念的皇位,结果,这种关系却是最不牢靠,一旦土崩瓦解,还会受到牵连。

    如今,皇位已经与她无缘了,他更无须受制于什么人了。

    “我自然不会这么以为。”梁氏看着面前的凤千越,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双手环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梁氏凝视着她的脸,这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经受过毁容般的洗礼,所以没有那些皇子的俊逸,甚至是丑的。

    但是,却无形中散发着一种令人慢慢沉沦的气质。

    “别对本王有什么想法,否则,也是死路一条而已。”良久,凤千越仍旧闭着眼睛,唇间溢出一句冰冷的话来。

    梁氏一愣,袖中拳头握了握,心头一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