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六章 梦见女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五六章 梦见女人

    “……”然后,连焱似乎真的很难受,一直在床上转着身体,哭着。

    连令月一边哄着他,一边回头看着门那边,大声喊道,“凤千越,凤千越,焱儿生病了,快请大夫!”

    话说着,凤千越走了进来。

    连令月马上说道,“焱儿的头很烫,你快去请大夫,我保证不会逃走!”

    凤千越没有理会她,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连焱的额头,果然是很烫的。

    但是连焱一看到他,却哭的更加厉害了。

    连令月牙一咬,双膝一曲,跪在凤千越的面前,哀求道,“求你了,这是我们连家唯一的男丁,是我的弟弟,他和你们无仇无怨,他什么都不懂,求你看在他可怜的份上,给我找一个大夫来吧。

    我向你保证,我不逃了,我放弃了,我一定好好跟你去契丹,再也不会想什么主意逃走了,是要你给我请大夫。”

    她哀求着,害怕的眼泪流了出来。

    凤千越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这时候,梁氏快步走了进来,说道,“不能请大夫,否则,会暴露我们的行踪,我想不止一路人马在追查她和连焱的下落!”

    连令月起身,一把抓住梁氏,用力的抓着,说道——

    “你有没有良心啊?你好歹也在连家生活过一段时间,我三叔对你掏心掏肺吧,你把他害死了!焱儿和你有多大仇,你也不过是想带我去幽州完成你的使命而已,我说了,我一定会乖乖跟你去幽州,让你完成命令。你给焱儿找个大夫,不行吗?你是个细作,但是细作也是讲廉耻的吧,害死那么多人不够,还要再害一个,你真的不怕天打雷劈吗?”

    连令月说着,激动地摇晃着梁氏的身体。

    见她和凤千越两个人始终都无动于衷。

    她心一横,突然之间伸手,一把将梁氏腰间的匕首抽了出来,猛地走到窗前,扬起匕首就往连焱的身上刺去!

    凤千越眼底一凝,“你干什么?”

    梁氏则飞快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捏,那匕首从她的手里掉了下来。

    “既然如此,杀了焱儿,我自己马上自杀,面对你们这样冷血的恶魔,我也只有这种选择了,你们不肯让我如愿,我也不会让你们如愿。”她狠狠地盯着梁氏,“不能把我带回去,怕你也是个死!”

    “你!”梁氏没想到,这整日慌里慌张照顾小孩子的姑娘,也有这样干烈的一面。

    “去抓个大夫来吧。”终于,凤千越开口说道。

    “可是!”梁氏看向他。

    “他死了傻了,她也会死,随便你怎么选择了,反正本王无所谓。”凤千越说着,走了出去。

    梁氏看了连令月一眼,捡起地上的匕首,说道,“你等等,我去抓个大夫来。你千万别耍花样,陪上你弟弟的性命可犯不着。”

    “我保证不逃,只要你把大夫找来,再说焱儿病成这样,我要怎么逃。”连令月立即说道。

    梁氏走了出去。

    连令月松了口子,浑身虚软地瘫倒在地上,身上冒出了一身冷汗,她真担心刚才梁氏和凤千越不吃她这一套,就真的糟糕了,所以她尽量表现的偏激,可怕。

    她记得姐姐曾经和她说过,别人最怕的就是不怕死的人,看来姐姐这句话,真的有效。

    连焱又哭闹了起来,她擦了把额头上的汗,马上爬了起来,颤抖着双手继续照顾他。

    “焱儿,别着急啊,大夫马上就来了。”

    过了约大半个时辰后,梁氏果真拎来了一个大夫。

    看病的时候,几个杀手同时站在门口。

    这大夫的手一直哆哆嗦嗦的,梁氏一把匕首横在他的脖子上,说道,“别慢慢吞吞的,快点看了,开药!”

    这大夫吓得赶快让自己镇定下来,给连焱把脉看病,后来从医药箱里拿出了一些药包来,让人拿下去,煎药。

    看完病之后,梁氏问了三遍,“确定看好了吗?”

    大夫频频点头,道,“其实不是大问题,就是染了风寒,几服药吃下去就好了。”

    “把他带下去!”梁氏使了个眼色。

    两个人走上前来,将这大夫带走了。

    连令月没想那么多,也没注意到梁氏的眼神,她赶快去药煎药的怎么样了。

    凤千越站在门口,看着连令月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忙来忙去的,连焱哭的时候,她要回头哄连焱,又要回头去看那些药,接着,又笨拙地将连焱抱起来,将药汁吹冷了,一点一点喂到他的嘴里去。

    她自己则累的满头大汗,孩子照顾孩子,大抵也是如此了。

    “殿下。”梁氏走了过来,唤道,“已经处理好了。”

    凤千越点了点头,再看看连令月,说道,“,也幸亏把连焱带着了,否则,令月儿一路上会不停地想办法逃走。

    凤千越,这么看了一会后,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他看着桌子上的酒壶,看了一会,便端了起来,一口一口,独自将酒水喝了下去。

    然后,翻身躺倒床上,睡了过去。

    这天晚上,他又做了一个梦,又梦到了那个女人。

    这次他梦见自己受了重伤,手臂鲜血淋漓,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那个女人则一直在窗前照顾他,嘴里一句一句地喊着,“殿下,殿下……”

    她神情十分着急,给他擦汗,给他喂水喂药,很细心,很耐心……

    他迷迷糊糊间感觉到这女人的手,那样轻柔和小心翼翼,他很想睁开眼睛来把她看仔细。

    但是,一睁开眼,她又不见。

    凤千越猛地从梦中惊醒,回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臂,竟真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他猛地往房间门口一看,梁氏的身影闪过,他立即过去,一把抓住她,问道,“你刚才进了本王的房间?”

    梁氏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解释着说道,“我刚才经过,不小心听到殿下一直在说梦话,就进去看了看,摸了摸了下殿下的额头,看看你是不是和连焱一样发热,是的话,那药箱里还有药,好给你煎熬一副服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