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八章 他最重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四八章 他最重要

    连令月听了,心头一喜,惊讶地看向冷眉,但是想到凤千越就在身后,她怕露陷,马上气呼呼地转过身去,对凤千越说道:

    “如果冷眉有什么,我宁愿抱着焱儿一块死,也不会跟着你们去契丹了。”

    说完,她几步上了马车,心里却一阵心惊肉跳——

    刚才冷眉那句话的意思是,她是在故意装作被俘虏,在找机会带着他们姐弟一块逃走了。

    想到这,连令月心脏砰砰砰地跳了起来。

    她看向坐在对面玩耍的连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焱儿,你要乖的,到时候,你一定要乖啊。”

    连令月现在明白冷眉的心思了,她要做的就是好好配合她,不让凤千越这个狗贼察觉到她们的意图。

    于是,接下来的路程中,她还是故意拖延行程,直到凤千越揭穿她的把戏,她才不去拖延了。

    *

    山海关。

    来人呈上了连似月的来信,并且说道:“九殿下,十一殿下,连大将军,连家一家,满门被灭,皇上追封连家为忠孝仁义之家,皇……”

    什么?

    “你说什么?”

    凤诀和连延甫突然间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五雷轰顶,身心俱焚,寸寸肌肤被刃。

    而凤云峥飞快地看完连似月的来信,他猛地站了起来,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连似月在信上,详细地写了连家的惨事,并且告诉他,母后主谋就是凤千越,他从北疆逃回京都了。

    凤千越!

    “殿下,末将要马上回京!”大将军连延甫回过神来之后,立即说道,他浑身发抖,脑海中一片混乱,无论如何不啃相信连家一家,惨被灭门的事。

    他非要自己亲眼看到,才愿意相信!

    “……大将军不可,你有皇命军令在身,没有皇上的诏令,是不能擅离营地的,贸然回京,是杀头大罪!”前来送信的将士急忙说道。

    连延甫脸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灵魂如有出窍,他苦笑着说道,“我连家满门被灭,我还怕什么杀头大罪,皇上看我连家已没了人,若还要将我杀了我连延甫无话可说,只当去追随我的母亲兄长和夫人孩子了!我势必,要马上回京。”

    连延甫说着,掀开帐篷就要出去。

    但是,却突然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快,将大将军扶起来,送到他的营帐里去,好生照看。”凤云峥吩咐道。

    连延甫一进自己的军帐,却又迷迷糊糊地清醒了过来,浑身虚软,站都站不直脚,嘴里却说道,“本将军要立刻回京,见家人!”

    堂堂七尺男儿,又是吃撑沙场的将军,却得这样凄惨模样,只因太过痛心!

    “连将军别急,本元帅准你回京,一切后果,由本帅一并承担!”身为大元帅的凤诀,毅然而然地说道。

    “谢殿下……”连延甫慢慢缓过神来后,便离开了军帐,骑上自己的马,直奔京都的方向。

    军帐内。

    凤云峥和凤诀两人一个人坐着,一个人站着,两个人都久久没有说话,账内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

    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任谁都没有想到。

    好好的连家,百年基业,经毁于一场大火——

    那月儿怎么办?月儿还怀有身孕!

    “月儿在信上说,其余人全部被杀,只剩下令月儿和连焱两人不知所踪,下手的人是凤千越,其中还有一个契丹的梁氏,两姐弟被他们掳走了。”

    凤云峥好半晌,回过神来,说道。

    慢慢地握紧了手,突然横遭惨祸,月儿是怎么度过去的?连家没了人,自然万事需要她来主持,她一个怀有身孕的人,要如何来做这些事?、

    而对于凤诀来说,连家才是真正的家,连家人才是真正的家人。

    祖母,母亲,曦姑姑,父亲,叔叔婶婶,还有那些个姐姐妹妹……那些才是和他一起生活过的人。

    平心而论,他以嫡孙的身份生活在连家的时候,他受到了宠爱和照顾,特别是祖母,将他捧在手心里疼。

    他后来成了皇子,住进了明安王府,其实还是会偶尔想念连家的热闹,想念在那里的日子,有时候也会想回去,再叫一声祖母……

    然而,这些人,居然一下子全都死了。

    他眼底渐渐湿润了,这些人,怎么会一下全部死光了?

    “如果不是月儿亲自在信上说了,我想,你我怎么都不会相信这样的事。”凤云峥沉声说道。

    “是啊,连延庆乃一朝丞相,连延郎为侍郎,两个都是朝廷栋梁,连家又是京都的名门外租,百年历史,可却说没就没了……”

    若不是连似月在信上把事情说的清清楚楚,凤诀也难以相信,这是真的。

    “不过,总算令月儿和连焱还活着,姐姐说他们往契丹的方向来了,我已派了人速速去寻找!”想到十一现在不知沦落何处,他的心里就惶惶不安,一刻不得安宁。

    *

    这天晚上。

    凤诀和凤云峥两人一起,吩咐属下准备了祭台,面朝着京都的方向,替连家人做一个祭拜的仪式。

    凤诀双膝跪下,郑重其事地磕了三个头,再往地上洒了一杯酒,凤云峥也将酒水倒在了地上。

    “祖母,父亲,母亲,曦姑姑……你们安息吧。”

    凤诀动情地说道,眼底始终湿润。

    死亡,结束了一切的恩恩怨怨。

    而死亡,又有了新的恩怨——

    “凤千越已经疯了。”凤诀眼底流露狠狠的冷意,说道。

    “这才是真正的凤千越。”凤云峥冷冷地说道。

    前一世,他被凤千越悲惨折磨的还要更惨。

    还有月儿所受到的折磨,罄竹难书。

    “我现在担心的,是月儿的身体,我那一日做的那个梦,如此真切,连鲜血滴在地上的声音,我都听到了。”凤云峥回想起那个梦,浑身沁起了一身冷汗,一种深至骨髓的惧意,从来有过的惧意。

    “大元帅,我想我也要不惜违抗皇命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月儿还重要,包括一切的权势地位,甚至是,我的命,月儿是我的核心,我做一切都是因为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