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五章 噩梦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四五章 噩梦

    “月儿!”半夜时分,凤云峥突然间梦地惊醒了,满头大汗,连被褥都因为满身的大汗湿透了。

    “殿下。”夜风匆匆进来。

    只见凤云峥脸上出现一抹少有的惊慌,脸色有些发白。

    “殿下怎么了?”夜风急忙问道。

    “本王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梦见……”他梦见月儿被人劫持,折磨,身上的孩子变成了一滩血,还有血一滴一滴从她的身上滴下来,甚为可怕。

    这梦境和感受都十分真实,真实的好像亲眼见到了一样,他甚至能感觉这鲜血的温度。

    “殿下梦见什么了?”夜风问道。

    “夜风,冷眉也不在,你速回京都一趟,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本王的预感很准,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噩梦。”凤云峥起身,做了决定,说道。

    “可是殿下你……”回京都固然是好,况且夜风也想回去一趟究竟,但是,他却不放心离开凤云峥。

    “你不用担心本王,这是在军中,你天亮就启程,不要耽搁了。”凤云峥知道夜风心头的顾虑,便说道。

    “是,末将遵命。”夜风出去准备了。

    因为这一个噩梦,凤云峥变得毫无睡意。

    朝中局势紧张,父皇将他和凤诀调离京都,怕是别有深意。

    而月儿留在京中操持恒亲王府事务,又常常要进出宫中与母妃相见,想必这一路上会遇到不少阻碍。

    那些想要除掉他和她的人从来就没有少过。、

    他掀开帐篷帘子——

    昨晚又是一夜大雪,整个山海关一眼看去一片白雪皑皑。

    将士们已经起床操练,个个众志成城。

    他们的脸上写着一种渴望,渴望快些结束这战事,渴望快些回到家中去,见妻儿老小。

    凤云峥一眼看到有个将士在风雪中跑了跑着,突然倒了下来,他眼底一凝,快步走了过去,伸手,亲自将这将士扶了起来。

    此人抬头一看,竟是高高在上的九殿下来搀扶,顿时感到高兴又惶恐,忙跪在地上道:“多谢殿下。”

    “你哪里不舒服?”凤云峥问道。

    此人面露难色,有些不敢说。

    “无碍,你说。”凤云峥道。

    “卑职无用,竟让脚生了冻疮,刚刚操练的时候,冻疮裂开了,一阵发疼,才没站稳。”他小声地说道。

    生了冻疮?

    凤云峥道,“站不稳的话,如何上战场杀敌?想必和你一定的将士不在少数,你去统计一下,明日让所有人来本王帐中取药。”

    “是,是,多谢九殿下恩典。”这人见九殿下不但没有责怪,还让他统计人数拿药,感到很惊喜。

    “去吧。”凤云峥眼看着他走了,目光却不禁忧虑起来。

    “契丹人耐寒,我们的将士久了却受不了,若都像刚刚的士兵那般,操练的时候突然脚疼的站不起,我们的胜算会减小很多。”

    大元帅凤诀站在他身后,说道。

    刚才他已经看到了凤云峥这里发生的一幕,说着,便走了过来,说道。

    “我听连延甫说,以往也是这个时候最难捱,但是今年的天气格外恶劣一些,也更加难熬一些。”凤云峥说道。

    “我们要想办法防范于未然,若将士们大面积冻伤,与契丹应战时会变得很被动。”凤诀那双年轻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深谋远虑的思绪。

    凤云峥点头,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说道,“放心吧,萧振海萧湖那点斤两,本王清楚的很,他本就是个叛国之徒,实乃不义之师,不义之师必败无疑。”

    他孤傲的唇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讽刺,说道。

    “亡命之徒,不足为惧,再说你我兄弟二人联合,其利断金。”凤诀年轻的脸上无所畏惧。

    “其实,我倒盼望快些与萧家兵戎相见,看看成了契丹丞相的萧振海究竟有何等风光。”凤云峥淡淡说道。

    “没错,我还盼着与小侯爷萧河一决高下呢,看看他到底有多厉害。”凤诀眼中闪烁着一抹光,说道。

    他犹记得在京都萧家之时,只因他和令月儿说了几句话,那萧河便对他耍刀弄枪的,恨不得剐了他,真是好笑!

    凤云峥听了他这话,笑道,“你想和萧河决斗,怕不是因为国仇家恨,而是私人感情吧。”

    凤诀一听,立刻道,“你说什么?我是这样公私不分的人吗?”

    “可是你的耳朵红了啊。”凤云峥指了指他突然红了的耳朵,说道。

    凤诀伸手,捂住了耳朵,说道,“下这么大的血,天气冷,我的耳朵原本就是红的,并非现在才红的。“倒是你,你怎么这早就起了?是不是又想念我姐了?”

    与凤云峥在一起,凤诀不想在京都的时候那样将身份分的那么清,而是像一样,自然而然地称呼连似月为姐姐,说的那么顺口。

    “我想她,世人都知道。”凤云峥很以为荣,道。

    “啧啧,腻人。”凤诀道。

    曾经,姐姐被他深藏在心底的一个秘密之处,在那个地方,他想念她,喜欢她。

    如今,看到姐姐有此好夫君,好归宿,他心里的那个地方,就慢慢地关紧了。

    “其实,我做了一个真切的噩梦。”凤云峥的神情冷了下来,说道。

    “噩梦?”凤诀目光一顿。

    “梦见她受了伤,孩子没有了,这感觉太真切了,我已经派夜风回京都去了。”凤云峥说道。

    听到凤云峥说的,凤诀的心头一颤,这样的梦,光说出来都让人听着心惊肉跳,他道,“不会的,梦境是相反的,你们的孩子会好好的,姐姐也会好好的。不过,让夜风回去看看,也好,之前不是说冷眉走了吗?我看他常常发呆,似很担心她。”

    “难为她了。”凤云峥心疼地说道,“本想把她娶回来好好疼爱,让她活在我的羽翼之下,不必日日与那连家人勾心斗角,活的没心没肺就好,谁知道,要她承受地更多。”

    他说着,脸上浮现一抹深深的歉疚和不舍,恨不得立即与她团聚,好好呵护着她,为她挡去所有风霜雨露,让她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