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三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四三章

    “王妃,八殿下让卑职前来帮忙,卑职马上派人前去寻找*姐和焱少爷。”印淮率领着裕亲王府的侍卫前来,躬身说道。

    连似月没有说话,一双目光紧紧望着这烧毁的楼宇,袖中的拳头用力地握紧。

    “走!寻人!”印淮一声令下,众侍卫也进了这断壁残垣之内搜寻。

    “王妃,您坐着吧。”青黛去搬了椅子过来,泰嬷嬷拿了扇子,这里很热,给她扇风,免得呼吸不畅。

    两个奴婢都非常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她,就怕孩子出现什么问题。

    相府非常大,况且又被烧毁成这样,要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不过,现在对于连似月来说,没有找到他们姐弟两人才是最好的消息。

    过了快一个时辰那么久,连似月已经等到额头开始冒汗了。

    吴乔终于一身脏污地跑了出来,说道,“王妃,没有找到*姐和少爷!”

    一会之后,印淮和宫中侍卫也向她传达了同样的消息,都没有看到令月儿和连焱的踪影。

    连似月猛地站了起来,阴霾重重的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亮光,心里头感到一阵惊喜——

    “王妃,这说明小姐和焱少爷没有死,是不是,是不是?”青黛激动地说道。

    总算,在这惨烈的事中间,有了一丝丝的安慰。

    “没有见到尸体,而且母亲也没被烧焦,只是窒息死的,令月儿和焱儿很可能也没被烧,很可能被凤千越或则是那个梁氏掳走了!”因为寻找了几圈,也没有梁氏的尸体,说明她也逃走了。

    只是已经过去三天了,人可能已经走远了!

    但是,无论如何,没有见到令月儿和焱儿尸体,对连似月来说,这就是最好的消息。

    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

    这时候,连似月将沉重的哀痛埋在内心深处,她明白,现在斯人已逝,最重要的是要寻找令月儿和焱儿。

    连似月冷静下来后,已经捋出了一个思路——

    契丹的细作梁氏,化身为戏子,讨好接近三叔,潜入相府内,而凤千越和她关系,很有可能只是偶然认识,凤千越不至于深谋远虑到在契丹培养什么习作。

    然后,两人合谋之下,便趁夜对两家下手。

    凤千越的目标是她,灭她满门,让她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那梁氏呢?梁氏的目的又是什么?

    现在凤千越和梁氏还在一起吗?

    令月儿肯定不是自己从火海中逃走的,如果她是自己逃走的,她肯定马上就来找她了。

    这足以说明,她是被他们掳走的。

    有希望了!

    有希望了!

    “吴乔,传本王妃的命令,立刻往契丹方向,全力寻找*姐和少爷。”连似月立刻下了命令。

    “是,卑职遵命。”

    于是,吴乔率领众人,马不停蹄地去寻找连令月和连焱的下落了。

    只要想到他们还可能活着,就让人感到一丝安慰。

    而连家呢——

    连似月最后再默默地看了眼这断壁残垣,这兴盛多年的大家族,也彻底地落寞了。

    至此以后,京都的大家族中,再也没有连家一说了,全部的全部,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这一把火烧光了。

    而她连似月,也成了一个没有娘家人的人,没有母家的人。

    但是,她没有时间伤怀,没有时间缅怀,连为亲人流眼泪的时间都没有。

    她要赶快投入到寻找令月儿和焱儿的事务当中去。

    连似月回到府中后,立刻请求朝廷,全面追查连令月和连焱的下落。

    周成帝得知连家还留有后人,应了连似月的要求,派了禁军寻人,并且发了话,要全力保住连家的后人。。

    同时,连似月还派人前往山海关,送信给凤云峥和凤诀,让他们派人就近,在契丹入关处找找,能否见到连令月他们。

    突然横遭如此巨变,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但凡是个人,都会扛不住,倒下来。

    众人都以为连似月这一回,总该要倒下了,就算没有倒下,也会大病一场或者

    但是,连似月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她非但没有意志消沉,没有以泪洗脸,没有哀怨哭怜,而是挺着那已经微微隆起的腹部,同时主持连家和王府两边的事务。

    连家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要安排一场又一场的法事,以超度枉死的灵魂。

    还要给一个一个的人立碑,无论是她的仇人还是她的恩人,他们的名字,都是她挺着隆起的腹部,坐在书案前,一个一个写下来的。

    她写一个,青黛就拿出去一个,交给管事的——

    连延庆、连母安氏,容氏容雪,连曦,连延郎,胡氏,连延涛,刘氏,连念心,连宛茵,连胜茹,连慧桐,严氏……

    这一个一个的名字,她都写的郑重。

    当写下容雪两个字的时候,心中如泣血,瑟瑟发抖,握着毛笔的手抖的厉害——

    “母亲。”她张嘴唤道,眼泪啪嗒一声掉在了这两个名字上面。

    她曾经对母亲是极度失望的,但是,在她心目中,她只有这个母亲,唯一的母亲。

    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母亲这两个字。

    老天爷啊。我曾以为你待我不薄,许我云峥,却没有想到,我此生还要遭此一劫。

    “王妃,歇息一下吧。”泰嬷嬷走过来,用帕子给她擦着额头的汗液。

    这样深秋的天气,她却总是满头的大汗。

    “不必,我还撑得住,我没事。”她眼看着容雪两个字,让青黛一并拿了出去。

    这样支撑一天后,她终于疲累地躺在床上,累的连翻身都困难。

    泰嬷嬷和青黛尽心尽力,小心翼翼地伺候,所有的事都她们来做,不假手于其他任何下人,因为生怕有定点照顾不周,惹的王妃不舒服。

    “泰嬷嬷,去给我炖一碗银耳燕窝汤来,我要好好地喝下去。”她说道。

    这几日以来,她是声音都嘶哑了,说话的时候,喉咙痛的像是在刀割一样。

    “已经炖好了,就等着王妃想吃的时候呢。”她忙将燕窝端了过来。

    但是,才吃一口,胃部就一阵翻滚,一口都吃不下了。

    青黛忧心忡忡,“这可如何是好,这么想吃东西也吃不下去,已经连续两天如此了,王妃看着都瘦了。”

    哪有人怀着身孕,却日渐消瘦的。

    “……”连似月擦干了嘴巴,挥了挥手,让人将东西送了出去,说道,“大约那题的尸气闻的多了,没事,再过两天就好了,我先歇着,你们出去吧。”

    “是。”青黛给连似月焚了助眠的香后,悄悄退了出去。

    院子外面,青黛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这可怎么办?小姐和少爷没有消息,王妃眼看着瘦下去,谁来帮帮她啊,她再能干,可也是个怀着孩子的母亲而已。”

    泰嬷嬷也在一旁抹着眼泪,道,“我看着也心酸,一夜之间,连家化为乌有,少爷和小姐不见踪影,若是寻常人,只怕会活不下去,而王妃这两日却还主持了这么多事务。”

    “泰嬷嬷,无论如何,我们要更加尽心尽力地照顾王妃,保护她肚子里的孩子。”青黛双眼哭的通红,哽咽着说道。

    “那是应该的,咱们要时时刻刻守着她,莫再出什么事了。”泰嬷嬷说道

    房间里面。

    连似月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看着床幔上的花纹——

    令月儿,你和焱儿是不是在一起?你们现在到底在哪里?

    因为大火三天才扑灭,三天后才发现令月儿和焱儿没有死,所以寻人慢了一步。

    派了那么多人出去找,却没有踪影,他们是不是要把你带去契丹?带你去那里做什么?

    做人质吗?

    以此来威胁云峥和诀儿…

    云峥,诀儿,你们可知道,京都已经今非昔比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似月终于在昏昏沉沉中睡了过去,她必须要让自己睡觉,用膳。

    因为明天,后天,以后,还有很多很多事在等着她处理。

    她不能倒下,连家没有了,她还在。

    但是,她睡的也不是很久,明明睡的晚,但是第二日天微微亮就醒了。

    青黛和泰嬷嬷忙进来,道:“王妃,不多歇息一会么?天还没全亮呢。”

    “不了,我走走。”

    身上披一件披风,连似月走到院落之中,眼望着微微的晨曦,她吩咐道:

    “我今日想去九华寺一趟,与九方方丈聊聊经文,你们安排一下。”

    “是,王妃。”青黛去准备了。

    她想着,这种时候,王妃去寺中找九方方丈开解一下也好。

    早膳连似月照样吃两口就吐,最后勉强喝了一点水,眼看着她受到手指都细了一圈。

    青黛和泰嬷嬷束手无策,又找太医来看了,太医说的还是那句话,受的打击太大,身体也跟着受了打击,需要调整一段时日才能缓过来。

    太医走后不久,连似月便上了马车,出发前往九华寺。

    仿佛知道她会来似的,九方方丈已经领着小徒弟就在寺门口迎接了,见到连似月下了马车,他上前,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王妃,您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