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八章 一个一个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三八章 一个一个来

    也许原本梁氏在等着时机对连家人下手,但是现在因为她今天见过她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她很有可能提前动手!

    令月儿,焱儿,母亲,曦姑姑,祖母……

    这每一个名字走足以使连似月感到一阵心惊肉跳,她不禁微微后退了一步,手紧紧抓住了桌子边缘,手背上青筋都爆出来了。

    “王妃,怎么了?”青黛和泰嬷嬷见连似月神色不对,忙问道。

    “吴乔!”连似月迅速让自己恢复了冷静,大声道。

    “王妃,卑职在此。”吴乔快步走了进来。

    “丞相府有可能出事了,你即刻率领所有暗卫前往丞相府……”

    “王妃丞相府失火了,不是普通的失火,火势极猛,还有用了黑火药!”连似月还未说完,一个暗卫便匆匆走了进来,跪地,道。

    什么?黑火药!

    这是摧毁性极大的武器,是用于战争之中的

    “已经惊动了城中的官兵,附近的百姓也被惊醒了,正在全力救火,但是,火势非常迅猛……”

    连似月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大约是有孕在身的缘故,素来冷静的她,在听到这种意外之事时,竟然会感到头晕。

    “有人被救出来吗?”她紧声问道。

    “至今为止,无一人出来。”暗卫回答道。

    无一人出来,黑火药,火势猛烈……

    这些话在连似月脑海中回想着,每一句都狠狠地撞击着她的内心。

    她命令自己快速地冷静下来,吩咐道,“吴乔,率领所有暗卫,前去救人,记住,一定要保住令月儿,焱儿,以及……快去!”

    余下的名字,连似月没有再说,已经没有时间说了了。

    “是!”吴乔迅速离去。

    青黛和泰嬷嬷两人脸色煞白。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会失火?又是哪里来的黑火药?”

    两个人都好紧张,最是担心的人就是小姐连令月了。

    但是,她们都没敢把话说出来。

    “青黛,安排马车,我也要赶快回去!”连似月吩咐道。

    她的拳头慢慢地紧握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漠的好似一座冰山——

    “王妃,要不,要不您在府中等着,毕竟怀着身孕,这样奔波的话,恐怕……”泰嬷嬷忧心地道。

    “是啊,您在此等着吧。”其实,青黛听了刚刚的黑火药之类的说法,她更担心王妃见了什么受到刺激,会动了胎气。

    “不必,将府里的太医叫上,和我一前往即可。”她倒是要亲自去看看!

    “是。”

    两人扶着王妃一块出了门,上了王府外面的马车,太医则坐在后面一辆马车上,手里拎了医药箱,随时准备着。

    马车往相府的方向而去,连似月坐在马车内,闭着双眼,神色镇定,放在身侧的手却慢慢地握紧了。

    *

    相府内。

    沉睡中的连延庆被一声巨响惊醒,等他下床跑到外面的时候,府里已经着火了。

    他心头一惊,头部却感到一阵昏昏沉沉的,眼前有些发黑。

    这是怎么了?他的头怎么会这样……

    他强撑着身体,拖着有些发软的脚步往外面走去——

    “连相,久违了。”

    突然,前方传来一个冰冷而熟悉的声音。

    连延庆一愣,猛地抬起头来,只见一个身影背着光向他走了过来——

    一开始,他看不太真切这个人影,当这个人慢慢走近,他也逐渐适应了这光线的时候,他看清了这个人的脸。

    但是,一时之间,也觉得这脸有些熟悉,但有感觉只陌生的。

    “连相,不认得本王了吗?”这人再次冷声说道,“也是,风沙,寒冷,肮脏,毁了本王的脸,如今不细细看,本王都不认得自己了。”

    这声音,这口气,这神态……

    连延庆心头猛地一颤,双眼一睁,看向来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四殿下,你……你不是……”

    “以前,别人都说本王是贱人生是,本王心里总是不忿,但是现在,本王终于知道贱人生的也有贱人生的好处了,那就是本王的命格外经受得住折腾,死不了。”凤千越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四,四殿下,果真是四殿下……”连延庆终于从眼前这张丑脸上看到了昔日凤千越的影子了。

    “连相看到本王,好像很难以置信啊,怎么,连相很不想本王活着吗?”凤千越眼底溢出一丝冷意。

    连延庆一眼看到了凤千越手中的刀,顿时内心感到一阵恐惧,额头开始冒汗——

    “四殿下,这火是你放的?”连延庆内心燃烧更深沉的恐怕,他感到眼前的人根本就像一个疯子。

    “是啊,与连相好久不见了,所以,送这么一份大礼给连相做个贺礼。”凤千越语气悠悠地道。

    “四殿下何必如此,我们可以好好商量的,微臣还是丞相,在朝中享有地位,四殿下若有想要的,微臣愿意为四殿下想办法,但求四殿下今天放了微臣一命。”连延庆让自己冷静下来,和凤千越讲条件。

    凤千越哂笑,“是连相太天真了,还是连相觉得本王很天真呢?”

    “四殿下,四殿下说笑了,微臣说的是真话,只要殿下饶过性命,微臣愿对天起誓……”

    “本王早就被罢黜,回到京都也是苟延残喘地活着,连抬头见人都不敢,就怕被认出来,然后被杀掉,这样的我,还有什么想要的?”

    连延庆见凤千越似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垂眸伤神之际,他猛地抓起旁边桌子上的茶壶,朝凤千越扑了过去,用茶壶砸在他身上,然后拼命地跑了出去。

    但是,可惜,他的头昏昏沉沉,腿脚也虚软,才跑了几步,就被绊倒在地,想爬却爬不快。

    凤千越抬手,摸了下额头,一口的血,原来是被连延庆用茶壶杂碎的。

    他邪佞一笑,手持闪着寒光的刀,一步一步往连延庆的身旁走过去。

    连延庆满头大汗,眼中流露出惊恐,一边看外面,一边回头看凤千越,嘴里焦急地大声喊道,“连天,连天!快来救本相!连天!连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