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六章 觉得奇怪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三六章 觉得奇怪

    天色不知不觉地暗了。

    梁氏这一天都陪在连似月的身边解闷,琴棋书画均有涉猎,她看似自在,实则倍加小心翼翼地应付着连似月。

    因为,连似月总是会不时的用一种能够透析一切的眼神看着她,让她要打起十足的精神来,就怕露出什么破绽。

    不过好在,她在契丹受过十年的训练。

    连似月留着梁氏用了晚餐,然后才派了马车将她送回去。

    在房中的时候,泰嬷嬷说道,“王妃,看这梁姨娘,知书达理,不骄不躁的,倒不像是三夫人说的那种人呢。”

    “若只是后宅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倒也罢了,连家三爷不管事,再宠一个姨娘也翻不了天,不比我父亲,当初宠着萧姨娘,那萧姨娘想得到的东西就多了,她一作乱,整个后宅都跟着变动,特别,她还有个不甘心为庶的女儿。”

    泰嬷嬷点了点头,道,“王妃言之有理。”

    “但是,若她有别的目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接着,连似月洗漱了一番后,没有马上歇着,她对青黛道,“掌灯,去书房,我再细细看看梁氏留下的墨宝。”

    今天梁氏的表现无可挑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表现太好?

    所以不够真实?

    “王妃,您小心点。”因为天色晚了,所以奴才们对待连似月都格外小心翼翼一些。

    到了书房,连似月吩咐奴婢们将灯点着了。

    坐在书桌前一张一张地翻看着梁氏的墨宝,她写的是柳体,她说是小时候在家的时候,请私塾先生教的。

    平心而论,这些字是写的很不错的。

    马车上。

    梁氏终于深深地松了口气,看样子,这恒亲王妃应该不会那么快察觉到什么。

    就算察觉到了,也不可能今天晚上就反应过来。

    因为,凤千越选在了今天晚上动手。

    而她也要讲连令月带走回契丹了!

    总算,一切都要结束了!

    *

    连家。

    夜,渐渐的深了。

    后厨的门,缓缓打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人慢慢走了出来。

    “你干什么去?”那管事的粗声粗气地问道。

    而他弓着身,哈着腰,说道,“我,我要如厕,肚子不好,吃坏了。”

    “多事!赶快去!明天还要劈柴,敢以此为借口偷懒,我削了你!”管事的习惯性地怒斥了他两声后,转身闭上眼睛继续睡着了。

    凤千越走进后厨,拿了一把剁骨头的锋利的刀,将刀藏在戏袖子里,蹑手蹑脚地避开护院的视线,走到了今天连令月进出的那扇小门不远处,那里正站着两个守门的护院,一看到凤千越,立刻呵斥道:

    “什么人?三更半夜的,跑来这里干什么?”

    他佯装吓了一跳的样子,说道,“我,我,肚子,肚子不舒服,总拉肚子,我起来如厕,那边已经满了,我,我便往这边来看看。”

    他说着,还捂着肚子,一副马上就要拉出来的样子。

    “去去去!”护院一脸不耐,对这些低等的奴才他们向来是不放在眼里的。

    凤千越低着头,眼底闪现一抹精光,他转过身去——

    然后,趁这两人不注意,迅速地出手,那锋利地刀狠狠插入其中一个护院的心脏里。

    “你……”

    另外一个意识到危险,立刻拔剑砍过来,但是还没有剑还没到手,凤千越将刺了出去。

    两个人软软地倒在了他的脚边。

    他冷冷地看着他们,心里没有半点动容,他冷静地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了——

    早就侯在门外的两名黑衣人双手抱拳,道,“主子!”

    这是他花重金请的两个杀手,专门为钱卖命的。

    “都准备好了吗?他们吃了昏迷药,现在只怕睡的比谁都香。”他沉声道,目光幽暗如同这深沉的夜色。

    今天,他抹在香猪上的,是一种令人昏睡的药剂,一旦睡着,难得醒来。

    趁着这个时候下手,再好不过了。

    “火油,火药,全都准备好了,外面还有十多个人负责围攻,只等主子一声令下了!”两个杀手的眼里释放出嗜血的光芒。

    “先把火油倒在地上,再点上火,那火势会迅速地蔓延,再点上火药,一顿轰炸,这整个宅子里的人,没人能逃得掉。”

    “很好,就按照说好的去做,事成之后,佣金加倍。”当初他被抄家,被贬黜,越王府被掏空了,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在一座山矿里藏了金子,这是他很久以前就藏好,用来以防万一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这些金子派上用场了。

    凤千越终于抬起来身,不再佝偻着身子,伸手,将脸上的黑色抹去——

    虽然,脸已经苍老破败的不似从前的英俊,但是,这就是凤千越,一身破烂的衣服也掩映不了他的气质:

    凤千越又回来了,他浑身散发着阴沉冰冷的气息,命令道,“今天晚上,除了连令月,将所有的人都杀了!连延庆,大夫人,连焱留给我来动手!”

    “是!”两个杀手领命。

    杀人对他们来说,这是一项任务,不带任何个人感情,所以,干起来会特别痛快。

    “去吧。”

    凤千越将那染了鲜血的刀扬起,那刀上的血一滴一滴地掉下来,刀刃闪着寒光,映着他这张嗜血的脸,使得他看起来更加阴森,恐怖。

    “连似月,很快,你就要尝到这世间最深的痛苦了,来吧,你和我一起痛苦吧……”

    凤千越双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地穿过后院,穿过回廊,往前院走去。

    现在,他倒要一个一个地去会会他想要看看的人了。

    *

    房中。

    连令月因为出门的时候提前尝过小香猪了,所以晚上后厨再送过来的时候,她就没有吃。

    她坐在房中有一页没一页地翻看着面前的书,茴香禁不住打了个呵欠。

    连令月抬起头来,起身,走到房门外,往外看了看,说道,“茴香,你不觉得今晚有点奇怪吗?”

    “小姐,哪里奇怪了?”茴香连忙打起精神,走了过去,说道。

    连令月微微皱着眉头,说道,“你不觉得今天晚上,府里特别安静吗?怎么会睡的这么早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