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四章 到底是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三四章  到底是谁

    “是。”梁氏退了出去,转身之间,脸上的表情变得冷峻,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连似月要见你?”后厨,梁氏佯装来看看菜式,将凤千越喊道了一边院子,告诉了他这件事,他皱眉。

    “是,明天就去,是三夫人在她那里说了我什么吧。”梁氏摇头,叹了口气,道“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我已经足够低调,三夫人却还是不肯放过我。”

    “她叫你去,想必是有其他的目的,你最好不要在她面前出现,免得她起疑心。”凤千越说道。

    “不去才更容易起疑心。”连令月说道,其实她倒是想会会这个传说中厉害的连家大小姐,看看如何厉害。“她既是殿下你最仇恨的人,明日要不我将她引回相府来,把她一起一起除掉。”梁氏问道。

    “死并不是对一个人最大的折磨,连似月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将我赶去了北疆,让我失去苦心经营多年的权势,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苟延残喘地活着。所以,我也要让她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首先,她失去的就是的亲人!”凤千越眼中溢出深深的冷意,手紧紧攥成拳头。

    “好吧,我理解殿下的意思了,那我明日从相府,殿下就准备动手吧,时间久了容易暴露,到时候会失去机会的。记得如果是你抓住了连令月,要将连令月留给我,我要带回契丹给小王爷交差的。”梁氏说道。

    “他要令月儿干什么?想娶她为妃?”凤千越问道。

    “不是,是为了让一个人死心塌地地留在契丹,为仁宜太后效命。”梁氏回答道。

    “萧河?”凤千越能想起来,对连令月忠贞的人,就是萧河了。

    梁氏点头,道,“听说连令月是萧河心心念念的人,抓了过去做筹码或者是赏赐给他,他就不会一心一意要离开幽州了。”

    “英雄难过美人关,萧河这一被子就栽在了令月儿的身上了。”凤千越唇角流露出淡淡的神情,道。

    “这些我不管,只将连令月抓回去就算完成任何了,殿下好好准备吧,你要的东西我全放在说好的地方了。”梁氏交代完毕后,匆匆离开了。

    “连似月的心思非常细腻,眼光毒辣,你明日去她那边,势必小心些,不要露陷了。”

    “是,多谢四殿下,我会加倍小心的,成败在此一举了。”

    凤千越回到后厨继续砍柴生火,唇角渐渐溢出一丝深沉的冷意,如果梁氏在

    到了晚上,一个人窝在满是灰尘的角落里吃了晚膳后,便去奴才住的地方睡了。

    他在这里,是最下等的奴才,可能一辈子深宅里的主子那种低等奴才。

    住的地方又冰又冷又硬,一床被子又薄又破,想他曾经也是锦衣玉食的皇子,但是他这些根本影响不到他。

    “你喝点酒睡觉吧,你喝完睡觉的时候笑了。”他躺了一会,脑海中想起小乞丐说过的话。

    他顿了一会,伸手从胸前掏出一壶酒来,仰头慢慢喝了下去,然后蜷缩成一团睡着了。

    这天晚上,他果真又做梦了——

    他看到有个女人朝他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件大氅,面对他的时候,脸上带着怯生生的笑意,好像生怕他不高兴似的。

    “殿下,天气凉了,这是我为你缝制了,你试试看吧。”这回,他清楚地听到这个女人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伸手一抓,却从梦中醒了,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那酒壶掉在一边,酒洒了出来。

    凤千越一愣,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又梦到她了,一个和连似月长的一模一样,性情却截然不同的女人来。

    凤千越拍了拍头,道,“这奇怪的梦,到底还要做多久?这个明明不是连似月,却长着和她同一张脸的女人,为什么一直闯进我的梦里来。

    凤千越突然感到十分头疼,原本他内心只有找连似月复仇的念头,现在突然无端生出这样一个莫名的幻影来。

    “起来,起来!该干活了!”这时候,他的门被管事的一脚踢开,管事的怒气冲冲道。

    “是,来了。”他连忙弓着身起来,十足的奴才相。

    到了院子里,他远远地看到后宅管理膳食的丫鬟们一个一个地过来给自家主子拿早膳,他还看到了连令月身边那个丫鬟。

    他低头,淡淡一笑,手摸了摸放在胸前的东西。

    一切,就在今晚了。

    连似月,我多希望看到你痛苦,哭泣,哀怜……

    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同情你,我会狠狠地嘲笑你,将你踩在脚底下践踏。

    我曾尝过的痛苦滋味,通通让你再尝一遍。

    *

    恒亲王府。

    梁氏跪在连似月的面前,恭恭顺顺地磕头,“贱妾梁氏,拜见王妃。”

    “抬起头来。”连似月道。

    “是。”梁氏缓缓抬起头,望着连似月的神情有些畏惧,也有些敬意。

    连似月望着面前的女子,这女子果然和三夫人完全不同,扶风弱柳,声音温柔,看着还真不像是三夫人说的那种恃宠而骄的人。

    不过,女子大抵如此,看到自己的夫君格外疼爱另外一个女人,心里总归不是滋味,尤其又寻不到什么要紧的错处来的时候。

    因为这样,连似月便更加觉得自己何其有幸,遇到了只宠他一人的云峥。

    同时,梁氏也在暗暗地打量着连似月,她在相府早就听闻过这个大小姐的威名,府里的女眷对她诸多敬畏,管理着后宅的三夫人对她尤其尊敬,常常在嘴里的话便是:

    当初大小姐在府里的时候……

    她看着还很年轻,但是浑身自带着气场,这气场会不知不觉地压制住身边的人。

    “想必三夫人已经和你说过了,我让你过来的原因吧。”连似月暗中打量着此人,说道。

    “是,夫人都说过了,只是,贱妾惶恐,不敢在王妃面前班门弄斧。”梁氏谦卑地道。

    “无碍,其实我才是才疏学浅,但也不影响我附庸风雅嘛……”连似月脸上露出微微笑意,道。

    “王妃您谦虚了。”梁氏忙道。”

    “先前九殿下费了一番心思替我寻回了一些真迹,我也是偶然间听三夫人提起,才知道你精通琴棋书画,便想着让你前来与我解解闷,你无须太紧张了,随意些。”连似月看似如沐春风一般。

    “是,贱妾知道了。”梁氏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笑容,看着轻松了许多。

    “走吧,去书房看看。”连似月起身。

    梁氏连忙上前,搀扶着她的手,道,“您小心些。”

    “无碍,我方便的很。”

    梁氏跟着连似月一同来到书房,连似月亲手将一些画作拿了出来,与梁氏一同鉴赏。

    一开始的时候,梁氏有些不太放得开,表现的很拘谨,慢慢地,看着这些画,心态才放松了,和连似月一块鉴赏的时候,才开始展露自己的才学。

    “你果然不是胸无点墨之备。’连似月夸赞道。

    梁氏露出不好意思的笑意,道,“王妃过奖了。”

    看完画之后,连似月再邀请梁氏一块习字帖,梁氏写的是柳体,连似月说道,“我听人说,你出生戏班子,但见你知书达理,怎会是戏班出身?”

    梁氏听了,放下手中的笔,眼睛里流露出一抹黯淡,道,“其实,我并非从小在戏班,小时候也有先生教读书的,只是,我十三岁那年,家中横遭变故,以至家道中落,父亲无奈之下将我送到了戏班。”

    “原来如此。”连似月点头,道,“勾起你的伤心事了,抱歉。”

    “不不不。”梁氏连忙道,“王妃无需歉意,已经过去五六年了,我也已经接受了,没事的。”

    “你的心态也好,难怪三爷喜欢你。”连似月道。

    梁氏脸上露出一抹羞赧,道,“是三爷不嫌弃我的出身。”

    她说着,抬头看到连似月的眼神,忙跪下,磕了个头,道,“王妃,贱妾向您保证,对后宅没有任何想法,我只想安安稳稳过过小日子,绝不会跟夫人争什么,还请王妃转告夫人,让她放心。”

    连似月见她主动提及此事,心想,倒也是个聪明的,没等着她先发难。

    “三夫人有所顾虑也情有可原嘛,毕竟这宠妾灭妻之事,她不是没有见过,刚好,梁姨娘你又格外得三爷的喜欢。”连似月说道。

    “是,王妃说的对,可是,可是,可是贱妾出身卑微,什么都没有了,贱妾也很怕失去三爷的宠爱,实在不得已才想哄着三爷啊。”梁氏一时冲动之下,说道。

    “呵呵……”连似月笑道,“你倒是稍有的坦诚,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你若不顺着三爷,他不宠着你,你也难得立足。”

    “是是是,王妃娘娘您心明如镜。”梁氏连忙说道。

    “罢了,先别说这些了,说来说去,这是连家后宅之事,我已是恒亲王府之人,不便多加干涉。你就权当是来陪我解闷的吧,放松些。”连似月起身,仿佛已经不再多管连家的家务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