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三章 真心话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三三章 真心话

    从倾安院出来后,连令月在门口站了一会,脸上的表情有些挣扎

    “小姐,要去大夫人那边吗?”茴香小声问道。

    连令月想了一想,问道,“我在正阳街上买给焱弟弟的那个小木马拿着了吗?”

    “在手里拿着呢,小姐。”茴香说道。

    “那现在拿过去吧,他见了这小玩意儿肯定喜欢,我也好些日子没见他了,看他还会不会喊我姐姐。”连令月说道。

    福安院。

    大夫人正在逗连焱玩儿,周嬷嬷在一旁纳鞋底子。

    自从把连焱从老夫人手里要回来以后,大夫人便更加仔细地照顾着,唯恐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又被老夫人要回去。

    “大夫人,小姐来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接着,便见那门帘子掀开,连令月手里抱着一个木马走了进来。

    大夫人看到她,连忙站了起来,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的表情,道,“令月儿,你,你回来了。”

    事到如今,当日她和连思雨一块使劲折磨令月儿差点死掉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她总不太敢看令月儿的眼睛。

    “是的,母亲,我回来了。”连令月也同样的不太自在,一声母亲喊的有些别扭。

    “姐姐。”好在,连焱一声稚嫩的姐姐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连令月连忙将小木马放在地上,将连焱抱了起来,说道,“这是姐姐给你买的,你要不要骑骑看?”

    “好,骑骑看,好玩,好玩。”连焱对这小木马十分喜欢,坐在上面摇摇晃晃着,一只肉肉的手还牵着连令月的衣袖。

    大夫人脸上露出由衷的笑意,道,“你对焱儿总是很上心,他也好像知道似的,看他多喜欢你。”

    连令月弯腰,轻轻抚摸着连焱柔嫩的小脸,说道,“因为他是我的弟弟,我是他的姐姐呀,血浓于水,便是如此吧,所以,我第一次抱她,就很喜欢。”

    血浓于水?

    大夫人一听这话,心微微一颤。

    她默默看了连令月一眼,她脸上带着笑意,看连焱的眼神充满了疼爱,这种流露的真情,一点也假不了。

    “令月儿……”她顿了顿之后,说道,“是母亲对不住你,当初受了连思雨那个小贱人的挑拨,又被你外祖母蒙蔽,让你受了这么多苦,都是母亲的错,是母亲没有用。”

    大夫人说着,起身,拿过她的手,放在手心里,看着,这原本白嫩光滑的手指,关节处还是有些伤痕,而且有两根手指有些伸不直。

    而一到天气冷的时候,十分手指就会发疼,还不能提重物,大夫说过了,蜷曲的两根手指,再经过一些时日可能能够痊愈,但是,这怕冷不能提重物的毛病,会一辈子跟着她。

    大夫人突然落下泪来,说道,“是我害了你啊。”

    连令月听到大夫人这一番话,手微微一顿,慢慢起身,看着大夫人,眼眶霎时红了,语气有些哽咽,道:

    “母亲,令月儿介怀的,从来都不是我被连思雨夹了手指,我受了伤,确实很痛,但是这些伤口总有一天都会愈合。

    我介怀的,是母亲当初将我抛弃,不要我,如果不是阴错阳差和十一殿下交换了身份,也许,我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

    这是连令月心里始终过不去的槛。

    大夫人心头一颤,“令月儿……我,我当初听了你外祖母的话,也害怕被萧氏夺去主母的位置,所以才……将你换成了一个儿子。”

    “那母亲因此守住了主母的地位了么?”连令月的眼底闪烁着泪光,问道。

    大夫人一顿——

    “没有吧,母亲有了儿子,也没守住主母的地位,还是被萧姨娘压的死死的,是姐姐,是她想尽了办法为母亲把地位和权势抢了回来。”连令月说道。

    大夫人点头,“你说得对,有了儿子,我也还是没能守住主母的位置,被萧氏打压。”

    “可是母亲,姐姐为你守住了一切,主母的位置,焱儿的性命,这些都因为有了姐姐的守护,母亲才得以继续拥有,母亲为什么还和姐姐也有了隔阂呢?对于给母亲夺回一切的姐姐,你为什么也不全心信任和爱护。”连令月说着,眼泪终于忍不住留了下来。

    “我……”大夫人被这个女儿说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母亲以为连思雨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的那个时候,我看到母亲在姐姐和连思雨之间,偏袒的人是连思雨,处处护着她,防着姐姐。

    更可笑的是,母亲还很担心连思雨比不上姐姐,想着办法训练她琴棋书画,想让她把姐姐比下去,想让她嫁个不比九殿下差的人给你争气,而连思雨这个东西竟然还敢对九殿下起邪念,还妄想做九殿下的小妾!

    她凭什么就敢肖想根本不属于她的九殿下,还不是因为母亲你对她的偏袒,让她把自己高看了?

    我真为姐姐感到不值,我真心疼她,她对母亲掏心掏肺,辛苦图谋,为母亲拿回来一切,母亲却对她怀有戒心!

    我为什么总是去姐姐那边,因为不想姐姐觉得娘家没有人真心待她,我便将一颗真心奉上,让她知道,她对这个家的付出,总会有人记得的!”

    连令月一番掏心掏肺,毫不遮掩的指责让大夫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一脸羞愧难当。

    “别说连思雨这个冒牌货,就算是我这个真正的嫡次女,在姐姐面前又算什么。

    这个嫡次女曾经让母亲你害怕失去主母的地位,这个嫡次女和你之间根本就不亲近,你们连感情也没有多少,母亲是怎么迅速地护住这个嫡次女,然后去和你的嫡女比较的?我真的很好奇这件事。”连令月望着大夫人,企图从中看出什么答案来。

    “令月儿,我没想到,你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我还以为,你只是和我不亲而已。”大夫人万万没想到这个女儿的心里对她有这么大的意见。

    “母亲,为什么你不全心全意地爱护姐姐,为什么在你心里,轻易的一个人就能取代姐姐的位置?而你需要她的时候,却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女儿,为什么不为你着想。”

    “我为什么不敢亲近母亲,因为我也怕母亲说出令月儿你不比似月儿差,你姐姐什么都有,母亲想给你更好的这些话。我会因此更加恨母亲,也因为觉得对不起姐姐。”

    大夫人被连令月一席话说的羞愧难当,连头也抬不起来,“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我对不起月儿。”她说着,用帕子抹着眼泪。

    “而且母亲,每回有事,总是将责任推到其他人身上,外祖母,连思雨,纵然是这些人充当了母后的推手,可真正的凶手却是母亲你!”

    “令月儿……”大夫人猛地抬头看向连令月。

    “罢了,我先走了。”连令月抹干净了脸上的眼泪,说道。

    “姐姐,姐姐哭哭……”连焱看到连令月哭,便也显得有些着急,伸手摸摸他的脸,用孩子的方式安慰着她。

    连令月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说道,“姐姐不哭哭了,姐姐没事,焱弟弟好好玩,姐姐先走啊,明天再来看你。”

    “姐姐,姐姐……”看到连令月走出去,连焱哇哇哭起来。

    大夫人双腿一软,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若不是连令月说的这番话,她从来没往这方面想。

    周嬷嬷见状,忙将连焱抱起来哄着。

    连令月小跑着离开了福安院,将憋在心里多时的话说了出来,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

    刘氏回了院子,立即让人叫了梁氏过来。

    梁氏垂首恭恭敬敬地站在她的面前,唤了一声,“夫人,您回来了,王妃可还好吗?”

    刘氏脸上一愣,不悦,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对不起,贱妾不该多嘴。”梁氏怯怯的,立刻低头认错。

    刘氏很想在府里找些错处惩治她,但谁知道根本找不到,平心而论,除了连延涛总是带着她抛头露面,有伤风化外,其他地方倒不惹人厌恶。

    但是刘氏忘不了当初萧氏的教训,所以,她务必要将梁氏扼杀在苗头里。

    所以,她去找连似月说的时候,不免也将梁氏的错夸大了一些。

    “王妃看得起你,听说你琴棋书画好,她在府里觉得闷,让你过去陪陪她,你明天就去吧。”刘氏将心里的一丝火气压下去,说道。

    梁氏的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王妃请贱妾过去么?”

    “你要是不想去,我便马上派人去回绝了。”刘氏冷声道。

    “不不不,贱妾不是这个意思,贱妾只是受宠若惊,万想不到有资格去王妃面前说话。”梁氏急忙说道。

    “那你好好准备一番,记住,王妃有孕在身,切莫冲撞了她,否则就是沙头的大罪,到时候三爷可保不了你,三爷见了王妃也要下跪的。”刘氏叮嘱道。

    “是,是,贱妾明白了,贱妾一定倍加小心谨慎。”梁氏一脸小心翼翼的喜悦。

    “你出去吧,我要歇息了。”刘氏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