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七章 暗中窥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二七章 暗中窥视

    他咬紧牙关,双手双脚撑在地上,围着这几个人爬了三圈后,伸出手,道,“还给我。”

    “哈哈哈,上当了,傻瓜啊,走咯,拿着这小瘪三的铜板买馒头吃去了!”然而,这些人食言了,把他取笑一番后,拿着铜板跑了。

    “还给我,还给我!”他想追上去,但是,却一不小心踉跄一步摔倒在地上。

    他本就瘦弱,被他们走了一顿,现在哪儿还有力气追,便只好坐在地上,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哐啷”突然,他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

    低头一看,只见一块细细的碎银子掉在了他的面前——

    银子?

    他抬头一看,只见那个终日不说话的乞丐正看着他,这银子是他给的?

    “去买只烧鸡吃。”他冷冷淡淡地说道,“再被抢走的话,你生日就没吃不饱,要而一辈子肚子了。”

    小乞丐弯腰,将银子捡了起来,朝他走了过去,好奇地问道,“你哪儿来的银子,我看你都不去讨的。”

    “我讨的时候,你没看到。”他说道。

    这小乞丐却突然对他发生了兴趣,说道,“这银子不但能买烧鸡,还能酒了吧,我去买,我生日,你和我一起吃,我下次讨到了,再还给你。”

    等小乞丐买了烧鸡和酒回来,却发现这给他银子的乞丐不见了。

    “咦,哪儿去了?怎么不见了?”

    他四处找了,也没有看到这个给他银子的。

    “这真是个奇怪的人,从来没去讨过,哪儿来的银子。”小乞丐一边自言自语地,一边将买来的酒塞进衣服里面,一边开始大口大口地吃烧鸡。

    *

    阳光刺眼,细细碎碎的一点一点落进眼眸里。

    他坐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抬眼看着面前的三个字“丞相府”,他是一个没有人会注意的乞丐,是这些达官贵人唯恐避之不及的臭乞丐。

    所以,只要他离的不是很近,就可以肆意地窥视他们的生活,尤其,他们是他认识的人。

    这种滋味——真是太美妙了。

    他看到丞相连延庆下朝,看到侍郎连延郎下朝,还看到那不成气,身上没有一官半职的三爷连延涛进进出出。

    他发现这扶不上墙的三爷连延涛似乎很宠爱一个姨娘,几次出门都带着——

    这样的大户人家,一个姨娘也能登堂入室,那这个姨娘的手腕真是非一般正常了,就像当年被连似月折了了萧姨娘一样。

    只是,这姨娘和萧姨娘似乎不同,她很是谦卑温柔,和连延涛在一起的时候,显得十分低调温顺,到不讨人厌。

    他正想着呢,就看到连延涛手里拎着个鸟笼子,从不远处慢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逗着手里的鹦鹉,显得十分惬意。

    突然,连延涛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不着痕迹地将低着头,一副怯怯的害怕模样。

    “哼哼,臭乞丐。”连延涛原来喝了点酒,浑身散发着酒气,他突然从怀中掏出两锭银子来,一把丢在这乞丐的面前,“拿去花。”

    他不说话,连连点头,表示感谢。

    连延涛拎着鸟笼,大摇大摆地走了,一直走进了相府里面。

    那乞丐头发后面的这双眼睛蓦地便的冷漠,嘴角有一丝淡淡的讽刺。

    天渐渐地黑了,相府门口的灯笼点了起来,他的脸被消融在一片黑暗之中,更加的不起眼了。

    然后,他看到连延庆从相府走了出来,匆匆上了一辆马车,看那神情是由什么特别紧要的事——

    连相啊,你这么些年小心谨慎地过着,从不轻易站队,但是你的女儿却嫁了实力最强的那个皇子了。

    他在那躺了很久很久,然后,才惦着脚,慢慢地诺会乞丐窝里。

    走回那里后,他发现自己原来躺着的位置旁边,那小乞丐躺着了。他皱了皱眉,走了过去,刚一坐下,小乞丐就醒了,连忙坐起身来,说道:

    “你回来了,你去哪儿了,我给你买了酒,你喝吧。”小乞丐将一壶酒从怀中拿了出来,塞到他的手里,说道,“我今天吃了一只烧鸡,吃的很饱,谢谢你,我不会一辈子饿肚子了。”

    他没有说话,拿过酒,一口一口地喝着,脑海中想着一些事情,一直慢慢喝到了半夜,他掀开自己的裤脚,上面有一条一条的伤痕,这是他自己割的。

    才抱着这酒壶,沉沉地睡了过去,在睡梦中,他梦见了一个女人——

    一个冷艳的女人,一个绝情的女人,有一张漂亮的脸,也有一颗最冷酷的心。

    她杀人的时候好不眨眼,她出手的时候绝不犹豫。

    但是,奇怪的事,在这个梦里,他隐隐梦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场景,他梦见自己好像和这个女人成了亲,这个女人和那个一脸冷血的女人长的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女人和那个又不一样,这个女人会对他笑,柔声细气地和他说话。

    她们明明是一个人,又好像不是一个人。

    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甩了甩头——奇怪,怎么会做这种奇怪的梦,那个女人什么时候对他和颜悦色过,更何况像梦里那样柔情似水。

    真是好笑,竟然做这种梦。

    他看了眼旁边的小乞丐,他也刚刚醒了——

    “你想穿干净的衣服吗?”他问道。

    小乞丐听到他的声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吃惊地说道,“你会说话?我以为你不会说话?”

    他没有什么表情,问道,“想不想穿干净衣服,吃干净食物,和干净的人在一起?”

    小乞丐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簇一簇的小火苗,不敢相信地说道,“可以吗?我想,我想,我做梦都想。”

    他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交代道,“去买两身干净的衣裳,去澡堂洗澡,去跟在一个叫做连延涛的人身边,具体怎么做,你每日晚上过来这里,我教你。”

    小乞丐拿着银子,高兴地说道,“你怎么又有钱?”

    “反正钱对我来说没用,都给你了。”他说道。

    “好,我听你的,我去买衣服,去澡堂子里,晚上来找你。”小乞丐高兴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