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六章 暗中相助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二六章 暗中相助

    时间一天一天地流逝,转眼睛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京都和皇宫都又发生了很多事,周成帝的身体时而好时而坏,倒是太后,在吼出那一句——“贤妃是要绝了皇帝的后”之后,大病一起,足足病了一个月才算好了。

    而连似月原本平坦的小腹有了变化,微微凸起了一点。

    她又重新体会到了有孕的幸福,看着腹部一天一点隆起,心里莫名的开心。

    而徐贤妃死后被追封为文慈皇后后,八殿下并未受到牵连,继续替周成帝监国。

    众人说,这是因为八殿下以往功勋卓著,又对贤妃残害皇嗣一事不知情,且贤妃死后,凤烨没有前去哭诉,也没有声称贤妃是被陷害的。

    而是写了一封认罪书,认罪书是替贤妃认罪的。

    他手中举起这认罪书,在荣元殿门口不声不响的跪了三天三夜,最后将认罪书放在了荣元殿门口,之后便兢兢业业投入政事之中。

    回府后便闭门谢客,醉心于研究经文,谁也不见。

    就连徐国公,他也有意无意地疏远。

    裕亲王府。

    不知不觉,天亮了,丫鬟端着洗漱水盆的时候,凤烨才终于放下手中的笔,他抄写了整整一个晚上放经文,竟然也不觉得累,反而倍感神清气爽。

    待简单的洗漱后,他便换了身衣裳,连早膳也没有用,便直接前往九华寺,将所抄写的经文给九方方丈看,并在寺中吃了斋饭。

    “上一会,幸得方丈在本王迷惘之时指点迷津,本王才顺利度过一劫,方丈义举,本王铭记在心。”凤烨双手合十,对九方方丈说道。

    “阿弥陀佛,老衲只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而具体该怎么做,做的好不好,还是要靠八殿下自己的造化。”方丈说道。

    “方丈客气了。”凤烨说道。

    他又留在寺中打坐了一个时辰,静听木鱼声,待心中平静无波,便离开了寺庙。

    九方方丈站在门口目送,嘴里念念有词,道,“孽缘啊。”

    一个月前,徐贤妃过世后——

    凤烨这几日心灰意冷,每每下了朝,便到九华寺避一避,避开那扰人的俗世。

    “什么位高权重,什么名满天下,本王突然之间觉得,还不如这一方寺庙,清清静静,看日出日落,品山涧溪水来的肆意。”他唇角露出一丝苦涩,说道。

    九方方丈见他郁郁寡欢,便开解道:“殿下,专注眼下,不如放眼往后。”

    凤烨深邃的目光看着郁郁葱葱的远处,说道,“谈何容易,我最在乎之人,死于我最爱之人手中,人间最大的痛莫过于此,本王曾以为自己刀枪不入,原来只是未到伤心处。”

    “殿下素来文韬武略,功勋卓著,此回,怎么糊涂了?”九方方丈直言不讳地道,“如今朝堂上无数人在看着殿下,殿下怎么还可这样放松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此事上大做文章,让殿下你随着贤妃娘娘大势而去,皇上的判断,不免会受到影响,所以,殿下现在实在不应该在老衲的禅房里,而应该在皇上殿前啊。”

    凤烨心中微微一动,看向九方方丈,“方丈请说,洗耳恭听”。

    “殿下来之前,我为殿下算了一卦,卦上说,殿下不能坐以待毙,要化解危机。”九方方丈给凤烨解读卦中的内容,说道,“老衲为殿下出个主意,如何?”

    于是,九方方丈将如何化解危机的办法与凤烨说了。

    凤烨顿时茅塞顿开,顿时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匆匆与九方方丈告辞。

    在凤烨离去后一会,方丈走到禅房的另外一边,轻轻敲了敲门,说道,“殿下走了,您可以出来了。”

    两个小和尚缓缓将门打开,只见,连似月那清冷的容颜出现在门内。

    她缓缓站了起来,朝九方方丈点了点头。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方丈双手合十,道,“王妃既然有良策,为何不亲自和八殿下说呢?”

    原来,刚刚和凤烨说的那一席话和化解危机的方法,都是连似月借九方方丈之口向凤烨说的。

    “立场不同,不想多有牵绊,还请方丈为本王妃保密。”连似月说道。

    “王妃放心,老衲听过的话,说过的话,即刻就忘了,绝不外传。”九方方丈说道。

    “多谢方丈,告辞了。”连似月朝九方方丈点了点头。

    “阿弥陀佛。”九方方丈目送连似月离开。

    “师父,这恒亲王妃声称和八殿下立场不同,为什么又要暗中帮她一把呢?”一旁的小和尚不解地问道。

    九方方丈道,“世间万事,皆因因果。”

    “哦。”小和尚似懂非懂,开始思考因和果的问题。

    *

    正阳街上。

    乞丐们聚集之处——

    “嘿嘿嘿,我今儿讨了两个铜板,今儿买吃烧鸡吃。”一个小乞丐握着两枚铜板,高高兴兴地说道。

    “你傻了吧,这两个铜板哪儿买得到烧鸡。”另外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乞丐呸了一声,道。

    这小乞丐的嘴顿时耷拉了下来,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噜的声音,说道,“今日我生日,就想吃一次烧鸡。”

    “吃什么烧鸡啊,拿来!”这时候,三个身形高大的乞丐走了过来,一把抢走了小乞丐手中的铜板,放进了自己的衣袖里。

    小乞丐急了,顿时就要去抢,“还给我,今天说我的生日,吃不成烧鸡,我吃馒头也可以。”

    “吃屎吧吧!”那其中的一个高个子,一手按住了小乞丐的头,将他按在了地上,踩着他的一只手指,疼的小乞丐大声哭着求饶。

    “哈哈哈……”几个人肆意地狂笑起来,“小鬼头,也想着吃鸡,下辈子投胎做黄鼠狼吧,让你有吃不完的鸡。”

    不远处,一个蜷缩在角落的成年乞丐,他透过那厚厚的脏黑头发,看了被踩在地上欺负凌辱放小乞丐——

    恍恍惚惚地,他看到一个五岁的孩子,当时他也是这么被欺负的,因为他出生不好,他们骂他是贱人生的,不配和他们在一个地方练剑。

    他被打翻在地上,被欺凌,一句话也不说。

    他们便觉得他好欺负,就更加努力地欺负他。

    人性的劣根性便是如此,越是好欺负,人家越是欺负你,他们会从这欺负人中得到满足感。

    可是,那时候,他太小了,不懂得这个道理,他以为只要忍耐,什么都会过去,所以,他忍着,咬紧牙关死命地忍着,不反击,不攻击。

    而他现在看着的这个小乞丐,好他当初简直如出一辙,那牙关紧紧的摇着,脸色涨的通红,嘴角流血,眼睛仍旧死死地盯着那两枚铜板,对这两枚铜板充满了渴望。

    “哈哈哈……爹妈都不知道是谁的狗杂种,想要这枚铜板,你学狗一样在地上爬十圈,一边爬一边叫,我们再考虑看看给不给你。”

    “说到做到?”他仍旧盯着他的铜板,他犹记得有个老乞丐和他说话,生日这天吃饱了,将来才不会饿肚子,所以,他今天一定要吃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