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五章 追封皇后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二五章  追封皇后

    “母……母妃……”

    他顿时整个人往后一个踉跄,心蓦地沉到了最谷底——

    只见,徐贤妃躺在这席子上,一动也不动,她已经停止了呼吸,身体也在慢慢变的僵硬。

    一双眼睛瞪的很大,脸上表情狰狞,身上穿的破破烂烂,露出的部分又脏又黑,头发凌乱,又脏又臭,那嘴里满口的鲜血。

    难以想象,这是曾经风光无限的后宫四妃之首——徐贤妃。

    凤烨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阵头昏脑涨,紧紧,紧紧地捂着胸口,他感到心就快碎裂了,疼的久久地喘不过气来。

    他只觉得五雷轰顶,头顶一片黑暗,身体正在被什么撕扯,掰碎,蹂躏,他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了,他的眼前,只有他母亲的尸体。

    看这幅样子,死的很惨。

    “八殿下,贤妃娘娘是被皇上三尺白绫赐死的,所以表情会这般……”狱卒在一旁小声地说道。

    终于,他双膝一曲,重重地跪倒在徐贤妃的遗体前,那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

    眼前这死去的人,是他的亲娘,无论如何,是生他养他的亲娘。

    “啊!啊!”他突然仰头大叫,撕心裂肺的大叫,这叫喊声响彻在整个地牢内

    此时此刻,他是那么绝望,他感到自己掉进了一个深渊里,深陷在泥潭里,不可自拔,他的心犹如被针锥一般,疼的无以复加。

    “啊!”

    “啊!”

    “啊!”

    他一声接一声地喊叫着,这喊叫声里充满了愤怒,冷漠,懊悔……

    徐贤妃的眼睛始终睁开着,没有闭上,凤烨抬起手来,颤抖着,慢慢地合上了她的眼皮。

    手收回来的时候,他不小心碰到了徐贤妃的手,只听到叮的一声响,一个东西从她的袖口滑落下来——一个玉佩,他颤抖着手,将玉佩捡了起来——

    这玉佩是他很久以前佩戴过的,后来没有再佩戴了,他犹记得当时母妃说,这玉佩还是母妃特意为你做的,你竟不喜欢,可真伤了母妃的心了。

    他握着这枚玉佩,终于嚎啕大哭,伏在徐贤妃的身上,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母妃!母妃!”

    “八殿下,时间到了,皇上说,皇上说……该敛了。”狱卒小心翼翼地说道。

    徐贤妃的遗体,终于是被抬走了。

    凤烨在原地跪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了,才站起来,他迈开一步,脚步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殿下!”印淮急忙上前,扶住了凤烨的胳膊。

    但是,凤烨将他甩开了,不过,他看起来这么无力,好像随时就要摔倒似的。

    他慢慢地走着,一直走到了牢门外面。

    那夕阳正慢慢西下,晚霞的余晖照在人身上,冰冷冰冷的,他头来,那霞光印照在他脸上,俊美冰冷的面容似乎要消融在这夕阳之中。

    印淮担忧地跟在一旁,这已经是短短的时间内,八殿下两次这样心灰意冷,浑身毫无朝气,好像就要死去了一般。

    凤烨浑身冰冷,好像坠入了冰窖之中一般,周遭的一切都是冷的,他浑身打了个寒颤。

    只见,数只乌鸦盘旋在宫墙上,对着他一声一声地鸣叫。

    徐国公和两个儿子匆匆走了过来,见了凤烨,单膝跪下,道,“八殿下,我们来晚了!”

    徐国公得知爱女去世,瞬间苍老了几岁,他咬着牙关,对凤烨道,“八殿下,这个仇,一定要报啊!”

    凤烨缓缓的抬起头来,脸上已经恢复了冷漠至极的表情,道:“杀戮无济于事,还是专注于储君之位吧。”

    他说完,迈开僵硬的步子,往宫外走去。

    每一步都走的很缓慢,每一步都走的很沉重——

    终于,在角落处,他身子无力地靠在墙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那眼泪再次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

    恒亲王府。

    吴乔顺利回归,她说五公主凤翎受了驸马去世的打击,现在心灰意冷,闭门谢客,期间,徐国公有两次上门,都背拒之门外,看来,他们还是没有对五公主这边死心。

    只是五公主心意已决,暂时是不会与任何人有什么往来了。

    她说还听到五公主说,“害人之心不可有啊,我原想借助凤烨之手铲除异己,没想到却把驸马搭了进去,报应,这都是报应。”

    连似月对吴乔点头赞赏,道,“此次的任务完成了迅速敏捷,不错。”

    吴乔道,“是王妃指教有方,吴乔受教了。”

    接着,连令月也按照计划从九华寺回来了,她说九方方丈还给她算了姻缘,连似月问她是什么姻缘的时候,她又笑着不肯说了。

    接着,很快,宫里便传来了消息,徐贤妃病重而死了。

    病重?连似月唇角微微掠起,每一个在宫里以非常的方式死去的人,都是病重而亡,这是宫里的惯例。

    “听说,八殿下在地牢门口跪着一直跪到了天黑,期间还听到他哭,哭的很大声很伤心……”来人将情况一一汇报。

    凤烨哭了?

    连似月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她手贴在腹部——徐贤妃,你的死,我无半点不安,谁让你为了除掉我的孩子除掉我母妃如此费尽心机,,若我不及时发现并且反击,现在死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孩子!

    没有人能动她,既然你三番四次不肯放过我,那我便要斩草除根。

    连令月见连似月久久没有做声,表情冷凝。

    她走了过去,伸手,轻轻抱住了她的头,说道,“姐姐,你累了吗?”

    连似月听了,唇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是啊,有点累。”

    连令月心疼地说道,“姐姐要一个人维持着一个恒亲王府,还要顾及良贵妃娘娘,还有腹中的孩儿要养,令月儿看你,真真辛苦极了。”

    “不过,总算也告一个段落了,什么都会好起来的,待你九哥哥会来,便其他也要结束了。”连似月握着连令月的手,说道。

    徐贤妃死后,被追封为文慈皇后,随着徐贤妃的死,后宫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

    【皇宫有追封的传统,我电视和资料上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