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四章 异常感觉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二四章 异常感觉

    她就是专程来看李美人的笑话的,当初两个人一起进的宫,总免不了有一番比较。

    而欣嫔心眼小,嫉妒心强,当初看李美人有了龙孕,心中还恼恨了许久,如果这小产了,她只是没说出来,但这行为处事,简直是在庆祝此事了。

    往常,李美人要么忍着,要么故意恢复几句巴结的。

    而今天,却一反常态,一直不说一句话。

    待欣嫔讽刺炫耀落井下石一番走了之后,李美人冷着脸,翻身从床上下来,走到连似月所说的杏树下,对小馨说道:“我站在此处的时候,心头总是发慌,肚子也不舒服。去,叫小路子进来,把这里挖开,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是。”

    小馨立刻和小路子一起拿来铲楸,将这银杏树挖开,顿时,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里面滚了出来。

    “美人,这是什么?”小馨上前,将这药球拿了出来,好奇地问道。

    李美人靠近依靠,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吩咐道,“去请蒋太医,就说我这儿发现了很奇怪的东西,怕是让我孩子没小产的罪魁祸首。”

    “是,奴婢这就去。”小馨一听是这种可怕的东西,急急忙忙丢了铲楸,去太医院找蒋太医了。

    蒋太医过来后,一看,顿时大惊失色,道,“这儿怎么会有这东西,这和梦华宫挖出来的药球一样,会使人小产啊。”

    李美人顿时大惊失色,进而嚎啕大哭,道,“是谁,是谁这样害我,害得我孩儿没了,害得我要孤苦无依了!”

    她哭着,猛地站了起来,急匆匆往太后的寿宁殿跑去。

    到了寿宁殿门口,她便扑通一声,长跪不起,请求见太后。

    见了太后以后,便将从银杏树下挖出来的药球拿出来,哭着道,“太后娘娘,原来我小产全赖这个脏污,臣妾已经二十了,好不容易得了个孩儿就这么没了!太后娘娘,要为臣妾做主啊。呜呜呜呜……”

    李美人哭的肝肠寸断,这眼泪也有一半是真的,毕竟她是真真失去了一个孩子。

    太后一看这药球,就明白了,这种脏东西和那日在梦华宫挖出来的一样!

    她勃然大怒,用力一掌拍在桌子上,顿时手上的玉镯子都摔碎了!

    “贤妃这是要绝了皇帝的后啊!”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为我做主,为我腹中孩儿做主啊,它死的太可怜了,臣妾以后要怎么办啊太后娘娘……”李美人嘤嘤哭泣着,心有不甘。

    “来人,哀家要立即请皇帝下旨,就地赐死贤妃这个该死的!”

    太后猛地站了起来,摆驾荣元殿。

    李美人急忙道,“多谢太后为臣妾做主!”

    她一站起来,就马上倒了下去,腿直发软,站都站不起来,她七年里也就有资格和欣嫔斗一斗,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

    不过,一想到连似月承诺过她的,又想起欣嫔那副丑恶的嘴脸,她内心又充满了力量。

    *

    裕亲王府内。

    凤烨正在用膳,突然之间,他的脑部像是被针猛刺了一针,疼的他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下来。

    紧接着,心头一阵发慌。

    这突然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这时候,印淮匆匆走了进来,道,“殿下,糟糕,上了恒亲王妃的当。卑职一路跟着她的轿子到了九华寺,亲眼看她下了轿子去和九方方丈寻经问卦,结果,刚刚卑职突然发现,留在寺内人已经不是王妃,而是连家小姐。”(这里前面没有提,用的是倒叙的手法。)

    “什么?”凤烨猛地站了起来,头再一次刺痛,他猛地捂住了头,用力地甩了甩。

    原来,这几日,凤烨安排了印淮和其他侍卫暗中盯着连似月,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以免她有所行动。

    今日一早,印淮便亲眼看到连似月上了轿子,那轿子前往九华寺,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恒亲王妃离开了九华寺,而留在寺内的,是连令月。

    “卑职估计,王妃应该是进宫了。”印淮说道。

    “糟糕!!”凤烨大喊不妙。

    他立即跑到外面,长腿一跃,上了高大的骏马,挥舞着马鞭——

    “驾!”他用力地抽打着马背,那马仰头嘶叫一声,飞快地前往皇宫的方向。

    “殿下,殿下!”印淮见状,也立刻骑上了一匹马,追上了凤烨的速度。

    正阳街上,凤烨冷着脸,一脸面无表情地驰骋。

    他胯下的马横冲直撞,迎面来的行人来不及躲避,好几个被马蹄踢翻在地,顿时整条街上一片混乱。

    而凤烨不管不顾,不断地用力抽打着马背,那马跑的更快了。

    他的心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手紧紧握紧缰绳,手背青筋突起,眼底猩红,太阳穴都在颤抖着。

    不要啊!千万不要啊!

    丫头,你不要做这最后一步,你不能!

    留给我最后一点退路,拜托了!

    一阵风驰电掣之后,马终于在正阳门口停了下来。

    “吁!”凤烨握紧缰绳,身子后仰,那马儿高高扬起前蹄,在原地转了个圈。

    凤烨深沉冰冷的眼眸一闪,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迅速地掏出身上的令牌,进入了皇宫的范围。

    他脚下生风,用着最快的速度,一路跑向地牢的方向。

    一路上,不少人看到八殿下急急忙忙的样子,看到他脸上面无表情,眼睛里却流露出焦灼的目光!

    终于,他用最快地速到跑到了地牢门口。

    “吱呀”一声响,那牢门刚好打开了。

    他戛然而止,蓦地停了下来,眼看着两个狱卒抬了一句尸体出来,那尸体的身上盖着草席。他顿时只觉得浑身瞬间僵硬,整个人回不过神来,体内的血液凝固了,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见到八殿下本人驾临,两个抬尸体的狱卒停下了脚步。

    凤烨慢慢地走了过去,嘴唇颤抖着,泪意在眼中凝结。

    走到这草席子面前,他看着,闭了闭眼睛,然后,颤抖着伸出手,抓住这破席子的一角,用力地一把掀开来,顿时,这破席子掉到了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