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八章 放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一八章 放走

    “滚开!别在此挡道!”

    正在这时候,她听到了一阵难听的呵斥声,抬头一看,竟是几个世家公子围着一个乞丐在拳打脚踢。

    她眉头一皱,将那肉饼子随手放到茴香的手里,快步走了过去,厉声怒斥道:“住手!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乞丐算什么?”

    几个世家公子听到这清秀的一声呵斥,都停了手,回头一看,发现喝止的人不过是个长相斯文的小公子,顿时便什么都不怕了。

    其中一个痞里痞气地说道,“小哥儿,多管闲事可是要付出代价啊,你那粉红嫩白的小脸蛋流血了可就不好看了。”

    连令月杏眼圆睁,双手环胸,一脸冷酷,道,“这闲事本公子管定了!快放了这个乞丐。”

    她可没在怕的,她知道姐姐派了人来保护他,一个一个都只等着她下令呢。

    周围的人看到这边的冲突,纷纷围了过来,眼看着这身形单薄的小公子要和这附近有命的恶棍公子象征,都不免担心起来。

    “呵呵!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来管闲事了!”

    其中一个突然朝她飞扑过来,对着她一脚飞踢,她冷酷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周围的人群不禁发出一阵尖叫声—

    然而,还不等那人的脚靠近她,那暗中保护的暗卫便已经出了手,只听到咔擦一声响,那人的脚骨头发出咔擦一声响。

    “啊!”他瘫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叫着。

    其余几个人见状,顿时吓坏了——原来这小公子不是一个人。

    他的侍卫看起来个个伸手厉害,很不好惹。

    几个人顿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小公子,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放我们一马吧。”

    “哼。”连令月看着这几个变了嘴脸的,道,“乞丐无依无靠,你们就肆意地欺负,以为本公子孤身一人,你们就不放在眼泪,现在知道本公子有人护着,你们又跪地求饶,你们这样子,连畜生都不如!做人,还是不要狗眼看人低比较好。”

    她一席话说完,周围人都鼓起掌来。

    那地上的乞丐抬起目光,看着这正义的人。

    “是是是,您说得对,不如不如。”连令月说什么,几个人就连连点头。

    “你们走吧,快滚!”若不是想着,要小心谨慎,不要给姐姐和恒亲王府惹上什么麻烦,她今日定还要再狠狠教训他们一顿。

    但因为不想太招摇,给恒亲王府惹上什么笑话,她才忍了下来。

    “是是是。”几个人抬起那脚受伤的人,吓得屁滚尿流地走了。

    连令月冷冷看着这几个人的背影,然后低头看着地上脏兮兮的乞丐,只见,他穿着一身已经看不清楚眼色的衣裳,头发凌乱散落,因为长久没有清洗,所有头发已经结成了一缕一缕地,细细一看,还能看到虫子在他的头发里钻来钻去,十分恶心和肮脏。

    他的眼睛藏在头发后面, 浑浊一片,看不真切,只觉得面对连令月的眼睛时,眼神有些闪躲。

    连令月对茴香说道,“把肉饼子给他吧。”

    “是。”茴香将那刚买的热乎乎的肉饼子放在乞丐面前的盆里。

    连令月再从腰间拿出一锭银子,弯腰,放在了他的盆旁边,然后才准备离去。

    “谢,谢谢,谢谢……”那乞丐手里抓着肉饼子和银子,连连磕头。

    连令月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那乞丐跪在地上,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抬起手,将肉饼子塞进嘴里,用力地咬了一口,那脏头发后面的浑浊眼睛里,闪过一抹深沉。

    连令月,凤令月?

    原来,竟然错过了那么多精彩的好戏。

    不过,无论是拿个名字,无论是什么身份,这小丫头还真是半点都没有变,那一腔的热情和正义,明朗又直接。

    呵呵呵呵。

    他靠在墙角坐着,很多人从他的面前经过。

    在人们的眼底,他没有任何威胁性,因为他只是个乞丐,一个只会端着碗哀怜的臭乞丐。

    他的目光渐渐深邃,望着眼前的情形,唇角露出了一副不明的笑意。

    看花灯的兴致因为这几个仗势欺人的公子而坏了。

    连令月顿时觉得索然无味,转了几圈之后,便和茴香说打道回府。

    茴香自是高兴地不得了,忙跟在连令月的后面,上了马车。

    “茴香,你和他们说一下,刚才的事不要告诉姐姐,省的她为我担心。”马车上,连令月掀开马车帘子,吩咐道。

    “是。”茴香遵命。

    那不远处的乞丐,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心里竟突然像是要燃烧起来了一般。

    回了王府,连似月好奇地问道:“去看花灯,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今年的花灯不好看吗?”

    连令月点头,“是啊,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就不想看了。”

    她走了进来,说道,“不过,我给你带了一盏灯来了。”她向茴香示意,茴香便拎了一盏漂亮的莲花灯进来。

    “好看。”连似月端详着这灯,说道。

    *

    第二天,从宫里传来消息——

    徐贤妃病了,晕倒在牢中,疯癫之中仍旧不忘念着周成帝的名字。

    不过周成帝没有留情,而是宣布,待戒日过后,立即将贤妃斩首,以告慰那些曾经被他残害过的皇嗣亡灵。

    这个戒日,是玄微真人曾经给周成帝限定的,这个日子里不宜杀生。

    所以,徐贤妃还要再过十日才能问斩。

    连似月听了这些,说道,“哼,为了活命,还真是什么办法都用尽了,可惜,本王妃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接着,吴乔也传回来好消息,她已经成功地到了五公主府邸,只需要等待机会,成为五公主信任的人。

    连似月脸上露出了笑意——

    吴乔是一块好玉,需要好好打磨。

    “姐姐,为什么冷眉要走呢?”连令月今天都没有看到冷眉,少了那一抹冷冰冰的身影,令月儿都觉得不适应。

    “她说是有自己的事情想做,不想一辈子只做暗卫,请我成全她,我便放她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