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三章 走过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一三章 走过

    但是他竟然还显得如此冷静,脸上还是意气风发般,没有半点颓丧的意思。

    “皇姐要去哪儿透气呢?驸马没来西延宫吗?”凤烨再次淡淡的问道。

    这似笑非笑令凤翎心头感到一阵发毛。

    这个弟弟,她曾经也很喜欢的,小时候,与他走的挺近,但是徐贤妃似乎特备不喜欢她和七妹妹,所以渐渐地就疏远了。

    后来她嫁出宫,有了父母,有了孩儿,与这弟弟便更加疏远了。

    “五姐姐?”凤烨重复着问道。

    “我四处走走,没有特别的地,驸马奉命办事,近期不在京中,他……”凤翎说着说着,心头一颤,猛地抬头看向凤烨,颤声道:

    “八王弟,你……”

    凤烨笑一笑,道,“既然驸马在外,皇姐可要格外注意她的安全。”

    “你不要对他下手!一个女人的幸福圈在一个男人身上,如果驸马有事,那本公主的将来,便要作废了。”

    凤翎一阵激动,抓紧了凤烨的手,说道。

    凤烨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低头,看着五公主的手,道,“弟弟还记得,小时候,有一回摔倒了,是五姐姐用这双手把我背在背后回冬熙宫的。

    当时,弟弟被母妃狠狠责骂,五姐姐还为我说情了,我才没被骂的那么惨。”

    凤烨缓缓得说道,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道,“说起来,五姐姐,咱们有好久没好好说说话了,五姐姐回驸马府后,我们找时间好好说说吧。”

    凤烨伸手,拍了拍凤翎的手背,让她安心似的。

    然后,说完,他便转身往御花园的深处走去。

    那脸上的笑容敛去,换上了一抹冷到冰的神态,那置于背后的拳头,慢慢,慢慢地握紧了,骨头在袖子里咔嚓作响,手臂上的青筋暴露,隐隐颤抖着。

    为了皇位,他也隐忍图谋了数年!

    如今,大胜在握,他绝对不能出什么差池,那至尊的高位,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

    而五公主凤翎腿脚一软,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她手有点发抖,颤声道——

    “驸马,驸马,你不要出事啊。”

    凤翎突然十分后悔那一天晚上和连似月一唱一和了——

    八王弟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惹的人,而且,他如今负责监国,若想在驸马的身上动一点手脚,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凤翎咬了咬牙关,立刻返回西延宫。

    凤烨这分明实在威胁她!

    这是不是表示,驸马已经被他们掌握了?

    当她准备进去的时候,良贵妃刚好从里面走出来,见了良贵妃,她的口气有些冷漠,道:

    “贵妃娘娘好走。”

    良贵妃微微看了她一眼,问道,“公主这是见了谁的面么?好像事情不太顺利似的。”

    凤翎躬身,道,“多谢贵妃娘娘担心,凤翎儿没事,往后多来西延宫走动,你也多注意保证身体。”

    凤翎说完,急急忙忙地走回了西延宫里面。

    和冯德妃说了出宫,不久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出宫了。

    *

    连似月提前准备回恒亲王府了。

    因为府里的奴才来报,说是连家小姐令月儿来王府找姐姐了。

    连似月想到令月儿,唇角就不由自主地扬起。

    在和良贵妃说了后,便坐了轿撵出宫。

    当她的轿子除了正阳宫门,到了正阳街上的时候,远远的,一双目光注意到了她这边——

    那藏于人群中的一个人拉了拉头上的蒙面斗笠,对旁边的一个人说道,“这就是恒亲王妃连似月的轿子,她现在就在这轿子里面。”

    那旁边的人,目光微微敛起,脸上蓦地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表情来,道:

    “这几日,听了她不少传说,倒迫不及待想要会一会了。”

    “主子跋山涉水地要见到她,带她走,可见她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你我未完成任务,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功亏一篑,落入圈套。”带着斗笠蒙面的人说道。

    轿子上。

    随着轿子摇摇摆摆,连似月的身子也跟着轻微地摇晃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出了正阳门起,就感觉被什么人盯上了似的,她慢慢睁开眼睛来,伸手掀开轿子的一个小角。

    透过这个小姐,她往四周去,却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她甩了甩头,道,“难道是这些日子精神高度集中,以至于脑子太累了,从来产生幻觉了吗?”

    不然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吴乔察觉到连似月似乎在思考什么,便上前,站在轿子外面,颔首,问道:

    “王妃感觉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吗?”

    连似月微微点头赞许,这个吴乔,确实有超越常人的敏锐力。

    她只不过微微掀开帘子的一角,她便已经猜透了一些事、

    连似月摇了摇头,道,“许是本王妃有些紧张过度,无碍。”

    “是。”吴乔支起身子,她的目光也向四处看过去,眼底闪过一抹思绪的目光。

    而这时候,凤烨和印淮骑着骏马从路旁跑过。

    那凤烨眼睛不经意间扫过了吴乔的脸,他突然一愣——

    脑海中突然之间浮现皇帝寿辰当日,他似乎在荣元殿外见过一个冒冒失失的宫女,而这个宫女……

    他眼底一凝,对印淮使了个眼色!

    印淮会意,突然猛地一跃而起,拔出腰间长剑,从骏马上飞了下来,猛然间向吴乔攻击而去。

    动作如此迅猛,令人猝不及防。

    “啊!”当印淮的剑就要砍过来的时候,吴乔却站在原地,吓得尖叫出声,一动也不敢动,脸色苍白,浑身瑟瑟发抖。

    接着,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整个人几乎要晕倒了。

    在最后的瞬间,印淮的剑一个偏,最终刺在了吴乔身后的柱子上。

    “啊!”吴乔吓得尖叫出声,哇哇哭了起来。

    连似月眼底一凝,立刻猛地掀开了帘子,抬头看到那站在一旁,手持长剑的侍卫,顿时眼底一凝,厉声喝道: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对本王妃的人动手,你想干什么?

    “王妃,卑职罪该万死,看错人了。”侍卫说道、。

    凤烨缓缓地走了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