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一章 你觉得呢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一一章 你觉得呢

    “外祖父和舅舅说的是,就从五皇姐那边调查起。

    时间紧急,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想要母妃的命的人不止一个,也许母妃明天就会被判五马分尸,这次,成败只在一举了。”

    “是,殿下!”两个舅舅躬身道。

    徐国公神情庄严肃穆,道,“殿下,为了你有朝一日登上至高之位,我们一直在图谋部署,若这次就这么输了,那多年的心血便毁于一旦。此次,万不能掉以轻心。”

    凤烨的脸色越发凝重冰冷——母妃,是不能不救的。

    因为,皇位也不能不夺!

    他用他孩子的命,换来了现在,不能连儿子的命也白白的牺牲了。

    *

    两日后。

    地牢里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徐贤妃疯了!

    早晨起来的时候,居然用牙齿去咬牢门,狱卒拉都拉扯不开,整整咬了一个多时辰,牙齿都松动了,许多血流下来。

    还把自己的头发一缕一缕地剪下来,掉在地上后,又捡起来,抛到半空中吹。

    狱卒送来的饭菜,她全部喂给老鼠吃,自己则在牢房的地上捡馊臭的东西吃,吃完后病了,在牢里痛的直打滚。

    太医送来了药,却不肯吃,又哭又叫着。

    她连凤烨的名字都不喊了,好像这个世界上,她一个人也不认得了似的。

    此事传到梦华宫。

    良贵妃道,“真能折腾,一出又一出的,看她这次还能折腾出什么来。她陷害三个妃子的证据确凿,想害你小产的证据也确凿,皇上还答应过我,此回一定不会放过贤妃。

    如果,也不过是在等刑部将所有证据整理还公布于众罢了。”

    连似月微微冷笑,道,“母妃所言极是,况且,我此回绝不会放贤妃生路,谁让她害我孩儿。

    无论是谁,若妄图搭救,便是与我连似月为敌!”

    两人说了一会后。

    连似月决定前去地牢一趟。

    坐着轿撵到了地牢门口,连似月还没下轿撵,便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尖叫。

    叫着叫着,一会又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青黛听到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不禁有些担忧,这些声音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悄声对连似月说道,“王妃,实在不知道这徐贤妃有何用意,是不是故意装疯卖傻。

    她若是故意设下陷阱要引您上钩,奴婢担心会冲撞了您。”

    “无需担忧,吴乔和泰嬷嬷两人伴我左右即可,你站在这外面等候着。”连似月吩咐道,然后下了轿撵。

    狱卒打开了牢门,吴乔和泰嬷嬷两个人伴在她左右两侧保护。

    那牢门一共有三道,一道一道地跨过去,连似月有种在逐渐踏入地狱一般。

    地牢里面阴暗潮湿,偶尔有老鼠和蟑螂从她的脚面上溜过去,但是她面不改色,就算那老鼠窜到她脚边不肯走,她也没有怪叫一声。

    吴乔默默地看着恒亲王妃,心想——她早从冷眉姐那里听说了这王妃娘娘很不一般,值得以命呵护。

    如今,看到她斗倒魏家,斗倒徐贤妃,真真才觉得她真是个足智多谋,勇敢果决的主儿。

    绝对是没有跟错人的。

    “呵呵呵,呵呵呵呵……”

    越走越近了,徐贤妃的傻笑声也越来越近了,连似月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最后一道牢门口。

    连似月在牢门口站定,冷峻无情的目光看着里面——

    只见,那徐贤妃已经判若两人!往日的光鲜亮丽全都不见了,那头发像是狗啃过似的,参差不齐,地上一缕一缕的短发。

    她目光呆滞,笑容呆板,手里抓着自己的衣服,不时放在嘴里啃咬着,

    嘴里则是不是发出呵呵呵呵地笑声。

    连似月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她整个人也毫无反应,偶尔抬起头来,看到连似月她们也是呵呵呆笑。

    一旁的狱卒对连似月说道,“王妃,她这个样子已经两天了,而且这两天没吃过任何东西,看来是真的疯了。”

    连似月脸上闪过一抹深思,后唇角露出一丝微笑,她望着徐贤妃藏在凌乱头发后的眼神,妄图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些什么。

    但是,徐贤妃根本没有与让对视过,仿佛当她不村子似的。

    连似月像泰嬷嬷使了个眼色。

    泰嬷嬷会意,伸手,拍打着牢门,唤道,“贤妃娘娘,贤妃娘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贤妃起先像是不知道有人在叫她一样,仍旧痴痴傻傻地笑着。

    泰嬷嬷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来,一把丢到了她的面前。

    徐贤妃低头一看,看到这大大的满头,顿时呵呵呵呵地哂笑了起来,将馒头捡了起来,放在手里打量着。

    然后,张开嘴,猛地咬了一口。

    但是,才咀嚼两下,她就突突突地全部吐了出来,将原本香喷喷的馒头丢在地上,用脚用力地踩着,嘴里说道:

    “有毒,有毒,这馒头有毒,不吃不吃!”

    然后,她突然眼睛猩红,看向了连似月。

    “你是谁,你是谁?”她突然猛地朝连似月这边跑了过来。

    吴乔见状,眼底闪过一抹精明,立即上前,将连似月拦在伸手,一脚从牢门的缝隙里踢了出去。

    这一脚,便将贤妃踢出好远,身体撞在了墙壁上,疼的她像个似的嗷呜嗷呜地哭起来。

    连似月冷脸看着她,她这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徐贤妃的影子。

    分明就是外面大街上一个神志不清,又哭又笑的疯子!

    连似月站了一会后,转身离开了牢门,泰嬷嬷和吴乔连忙跟上,吴乔还回头看了徐贤妃一眼,只见她还坐在地上哼哼唧唧着,不知道在胡说些什么。

    出了牢门,连似月咳嗽了两声,因为里面的气味有些难闻。

    “王妃,您没事吧。”青黛连忙上前问道。

    连似月摇了摇头,道,“没事,吴乔,泰嬷嬷,你们怎么看徐贤妃。”

    泰嬷嬷道,“看样子是真疯了,那么脏的东西也吃,奴婢听说,疯子一般味觉很迟钝,她应该是不知道那些东西又脏又难吃吧,不然怎么吃得下?”

    “吴乔,你觉得呢?”连似月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