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O章 营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一o章 营救

    “皇上……”听了周成帝的话,良贵妃惊讶地看着人——皇上这是什么样用意?

    “如爱妃所说,凤诀年级尚小,又没有母后,一人孤零零的,明安王府也没个照应,朕对他深感愧疚。

    朕想将他过继给你,以后,他就是他言正名顺的儿子,他见了你要像云峥一样尊称一声母妃。”

    周成帝握住良妃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爱妃,你失去了一个女儿,朕再给你一个儿子,如何?”

    良贵妃思量片刻,道,“皇上既有吩咐,臣妾自当遵命,会好好地待十一殿下,如同己出,只是……皇上可问过十一殿下了?他同意吗?若是勉强了他,怕是会让他不开心,臣妾也会感到尴尬的。”

    “你放心吧,他会同意的,朕知道他,他会同意,况且他与云峥交好,感情深厚。”周成帝笃定地说道。

    “那臣妾便谨遵父皇旨意。”良贵妃道。

    “好,朕记在心里了,你先下去吧,你的手很冰,好好调理身子。”周成帝闭上了沉重的眼皮,无力地挥了挥手,道。

    出了荣元殿。

    良贵妃若有所思——皇上先是让月儿给十一殿下物色王妃,现在又让他过继给她。

    皇上似乎在暗中默默地为凤诀图谋,比对其他皇子更细心一些。

    只是,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将他派往山海关作战呢?

    良贵妃带着疑问,回到了梦华宫。

    听说连似月已经歇息了,她重重地松了口气,总算是结束了,这一场争斗下来,从白天到黑夜,又从黑夜到白天,耗费了太多的心力。

    她吩咐道:“任何人都不得去打扰,她需要静养。”

    待连似月休息了许久后醒过来,良贵妃便让人端了安胎药进来,将左右宫女屏退后,便将药倒入了水沟里。

    当良贵妃告诉连似月,皇上有意让她做十一殿下凤诀的母妃时,连似月一怔——

    从物色王妃到认下一个母妃,皇上好像一直在将诀儿往恒亲王府和梦华宫这边推。

    “皇上龙体欠安,朝政之事也不管,却还惦念着十一殿下这些事,月儿,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良贵妃疑惑地问道。

    连似月久久思索着,心里想道,难道,周成帝的用意真的是她想的那样?

    “母妃,有时候表面上看到的,听到的,甚至真真切切感受到的,都不一样时真的,真相往往到最后一刻才会来临,所以,现在还不好揣测皇上的圣意,就算我们有想法,现在也不能说出来。

    只有一点可以确认,将诀儿推向我们,对诀儿总是好的。

    对比其他皇子来说,他确实太势单力薄了。”

    良贵妃点头,赞同,道,“是啊,这孩子,我历来觉得是所有皇子中最可怜的。想来,皇后生前也有好几次与十一殿下面对面,但是那时候,互相都不知道对方就是自己的至亲。

    哎,造化弄人。”她说着叹了一口气。

    “谁知道呢,也许,在什么不知名的时候,端文皇后和诀儿有过神交也不一定。”连似月响起诀儿和她说过,他第一次前去山海关之前去向令月儿道别,和皇后说过一些话,那时候,先皇后还送了他一条寄名锁。

    或许那个时候,皇后就感觉到自己与诀儿格外亲厚呢。

    *

    地牢里。

    阴暗潮湿,老鼠偶尔从地面上爬过,散发着腐臭糜烂的气息。

    徐贤妃一身华服被褪去,换上了一袭白色的,头发散落,发间隐约可见丝丝白发,眼睛因为哭过而浮肿的厉害,脸上的脂粉脱落。

    她双目无神地坐在地上,神情近乎呆滞,一夜之间,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

    荣华富贵,已经烟消云散。

    她纵横后宫数十年,斗了数不清的女人,她一直都是赢的,连端文皇后也栽在了她的手里。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最终栽到了连似月的手里,栽到了一个十几岁的丫头手里。

    现在回想起来,连似月大约从进宫的那一刻,就在图谋了,说起来,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算计谁。

    “呵呵,呵呵呵呵……”她突然间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大哭起来,一会嘴里又喃喃念道,“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

    天一亮。

    徐贤妃残害皇嗣,毒害后宫的消息便也传到了徐国公的耳朵里。

    徐国公和两个舅舅匆匆到了裕亲王府,与凤烨商讨此事,想着该如何营救徐贤妃。

    凤烨双手背在后背,深邃的目光落在前面的一棵大树上,缓缓说道:

    “此事,外祖父和两位舅舅有何高见?”

    那大舅舅徐正道,“殿下,我来之前,做了详细的了解,此次你母妃出事,是因为受到了五公主凤翎和恒亲王妃的联合打压所致,你母妃势力单薄,自然占不了上风,结果造成如今局面。

    所以,要为你母妃平反的话,势必从凤翎和连似月的身上下手,以证明,你母妃是被冤枉的。”

    二舅徐茂则也道,“大哥说的没错,谁与此事有关便从谁的身上下手。不过,那恒亲王妃连似月向来诡计多端,刚刚才折了魏家的羽翼,现在谁也不敢惹她。

    我们还是先避开她为妙,直接就从西延宫和五公主凤翎的身上着手找出可乘之机。”

    徐国公听了,点头,赞同道,“八殿下,如今之计,只能如此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母妃落难,五公主凤翎胆小怕事好对付,这回怕也是受了连似月的蛊惑才如此。”

    凤烨的目光变的越发深沉,那袖中的拳头暗暗握紧着。

    徐国公见他如此,脑海中想起一点其他的事情来——他对连似月似乎有过不同寻常的感情。

    “殿下,微臣从小和殿下相处的时候就和您说过,身为皇子,我们万事不能妇人之仁,情感用事,须得在最关键的时刻,毫不手软,给人以致命一击,才能到反败为胜。”

    凤烨面色蓦地变冷,脸上面无表情,正色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