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九O八章 戳中要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地九o八章 戳中要害

    这一巴掌,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徐贤妃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到摔倒在地上,头上的头冠掉了,发髻歪了,脸颊伤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良贵妃,你,你敢……”

    “贤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不惜残害皇嗣,只为满足你个人的私欲!从十几年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变过!”良贵妃怒指地上的贤妃,泣诉道。

    屏风里面。

    传来连似月惊慌的声音——

    “云峥,云峥,怎么办,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王妃,王妃……不好了!我家王妃又晕倒了。”泰嬷嬷在里面着急地喊道。

    “月儿,月儿……”良贵妃猛地转身,走进了屏风里面去,着急地道,“怎么了?”

    太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徐贤妃露出了心灰意冷的表情,抬了抬手,道,“贤妃一罪,证据确凿,取下头冠,押入大牢,再将此事禀报皇帝吧。”

    “太后,太后,臣妾冤枉,臣妾冤枉啊……”贤妃被侍卫押着往外走,她频频回头,向太后告饶。

    而这时候,听闻消息的凤烨匆匆跑了进来,一眼看到被侍卫带走的徐贤妃。

    他整个人后退了一步,心蓦地沉到了谷底。

    他袖中拳头紧握,让自己快速地冷静下来,快步走到太后的身旁,单膝跪下,道——

    “皇祖母!”

    “罢了,什么都不要说了,烨儿,皇祖母相信你对此事定是不知情的,此事与你无关,哀家会与你父皇说的,但此时此刻,你不要为你母妃说一句话,否则,哀家也不保你了!”太后正色道。

    凤烨心头一颤,问道,“什么事?”

    他来宫的路上,只听了印淮禀报良贵妃,冯德妃,连淑妃三人得了同一种病的事,他原想,这么巧合,其中定有阴谋。

    他脑海中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从魏家到良贵妃,一一回想了一遍,渐渐地找到一点眉目,想利用这种眉目为母妃平反。

    他还没有听说连似月因药球动了胎气的事,所以听到太后这么说,感到很不解。

    五公主凤翎叹了口气,走了过来,道,“弟弟,你母妃派人在梦华宫里放了足以令人小产的麝香药球,父皇寿辰当日,又在送给恒亲王妃的香包里也放了这种药球。

    刚刚恒亲王妃动了胎气,流了血,现在昏迷不醒,太医正在诊治,结果还未知呢。”

    “这孩子要是没了,怎么对得起远在山海关的九殿下啊。”那欣嫔也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小产,竟然,竟然……”

    凤烨听了,只觉得五雷轰顶,一盆冰冷冰冷的水从头顶泼了下来,心肝脾肺都被狠狠地剐了一刀。

    母妃竟然动到连似月的肚子上去了,她怎么会……

    这叫他如何自处!

    这叫他如何来面对。

    太后叹了口气,道,“千怪万怪,就怪你有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亲娘。想你战功赫赫,功勋卓著,你父皇在众皇子中选你监国,便可见你的优秀之处。哀家在心里也是喜欢你这个孙儿的,只可惜,是你母妃害了你啊!”

    凤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母妃要害连似月的孩子,他颤抖着,抬眸看向屏风,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里面的影子在一动。

    他只觉得浑身冰凉,整个人陷入了最深最深的谷底,动弹不得,连开口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终,他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张了张嘴,说道:

    “皇祖母,孙儿……告退。”

    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他唇角扯动着,脸上出现一抹怪异的表情。

    “呵呵,呵呵呵……”

    这样——

    他和她,彻彻底底的走上了对立的决裂的阵线上了。

    屏风里面。

    连似月听到凤烨来过了,她闭着眼睛,脸色冰冷,内心丝毫不为所动了。

    那一日,在荣元殿,皇帝问她怎么看凤烨,她已经给了能给的最后的保护。

    而现在开始,两人便彻底地决裂。

    她知道,凤烨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徐贤妃去死,而不想办法去救的。

    太医约诊治了一个多时辰,胎儿算是保住了。

    奴才们便将她送回了梦华宫修养。

    这个时候,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连似月躺在轿撵上,看着那远处的一片微光,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那端在心口的一口气终于放了下来——

    整整争斗了一个晚上,一切终于有了结果了。

    她看着北边的方向,那儿是山海关的位置——

    “云峥,我没事了,你放心。”

    *

    “月儿!”

    山海关,军帐内。

    正在睡梦中的凤云峥猛地惊醒,坐了起来——

    “殿下,您怎么了!”外面的夜风听到动静,急忙掀开帘子,快步走了进来。

    凤云峥盘坐在榻上,白色亵衣在身,包裹着他颀长俊美的身姿,那黑发散落在身上,在灯火的照耀下,散发着莹莹的光泽。

    浑身散发着冷峻,高贵,优雅的气息。

    “本王梦到月儿了。”凤云峥说道,声音低沉,充满了磁性,目光却是凝重的。

    夜风询问道,“是噩梦吗?”

    凤云峥摇了摇头,道,“不是噩梦,但也算不上是好梦,本王不在她的身边,总免不了日日挂心的。”

    “殿下勿要担心,王妃足智多谋,卑职跟随殿下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女子,没有一人有王妃的胆识和谋略,相信无论遇到什么事,她定能化险为夷。”夜风道。

    凤云峥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掀开帘子,走到了外面。

    夜风连忙取下他的银色披风,走上前去,替他系在上,小声道,“殿下小心着凉,最近 天气转凉了。”

    凤云峥深邃的目光看着前面,灰蒙蒙的一片,只隐隐约约看到山的形状,夜风微微垂首,尽职尽责地守候在一旁,

    他问道。“冷眉的身手在杀手中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么多年,从未失手,与你配合更是天衣无缝,你担心她吗?”

    夜风一愣,九殿下这话,真真是戳中了他内心的要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