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O七章 狠狠巴掌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o七章 狠狠巴掌

    青黛手里拿着从连似月身上解下来的饰物,跪在了良贵妃的旁边,默默地为连似月念着经。

    屏风里面。

    连似月躺在床榻上,脸色痛苦,眼底冰凉。

    太医丝线贴在她的手腕上,诊断着诊断着,他微微一愣,抬头看向连似月——

    连似月目光与他有一个短暂的对视后,脸上的表情更加痛苦了。

    宫女匆匆拿了药罐子过来——

    太医顿了顿后,说道,“快,给王妃服下,王妃此事身子虚弱,脉象紊乱。”

    听到这太医说出的话,连似月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屏风内开始给连似月用药。

    屏风外面则个个屏住了呼吸,个个的心思都在连似月腹中的胎儿上。

    而这时候,青黛念完经,站了起来。

    她手里捧着的东西掉了一个下来——掉的正事皇帝生辰那日,徐贤妃好心送的香包,说是有安神的作用。

    当时不好人都收到了这个香包,当时,魏汝好还和连似月争着要她喜欢的图案。

    “东西掉了。”五公主凤翎见青黛没有察觉,便弯腰,将那掉在地上的香包捡了起来。

    “哦,谢谢五公主,这是我们家王妃最近都带在身上的,刚刚全都取了下来。”

    青黛连忙伸手去接。

    凤翎要将东西还给青黛的时候,突然间又将手缩了回来。

    她身上也有那日贤妃送的香包,她低头,闻了闻自己腰间的,又闻了闻连似月的。

    “凤翎儿,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太后看到凤翎一直拿着连似月的香包,左右地闻,便问道。

    凤翎儿脸上露出一抹狐疑的表情,道,“感觉这两个香包的味道有些不一样,恒亲王妃的味道好像烈一些,有点像刚才外面的药……”

    凤翎说着说着,突然猛地顿住了,脸上露出一抹不敢置信的惊讶表情来。

    “到底怎么了?今儿这一夜,事情一出接一出,哀家的心这跟着一惊一乍的,怕事要跟着病了。”太后说道。

    “皇祖母,孙女儿觉得有些奇怪啊……”凤翎眼中若有所思。

    “哪里奇怪了?”太后问道。

    凤翎眉头紧皱着,突然,她用力一把撕开了连似月这些天一直挂在身上的香包。

    顿时,一颗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

    她再解开自己的,也拿出了里面的药球。

    将两颗药球放在一起一比较,“刚才我闻着气味有些不对,果然这两个是不一样的。连似月这个好像……好像那爬了蚂蚁的大药球。”

    凤翎此话一出,顿时,徐贤妃猛地瞪大了眼睛——

    而良贵妃一一听这话,猛地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凤翎的面前,一把将那小药球拿在手里,放在鼻尖闻了闻。

    太后的整个身体也僵硬了!身子微微前倾,紧紧看着这个小东西。

    “去,叫一个太医过来看一眼!”良贵妃的声音都在颤抖着,紧声吩咐道。

    过来了一名太医,将这小药球一看,再掰开来仔细看了,他说道:

    “回禀太后娘娘,这个东西也是由麝香,三棱,莪术,天花粉等混在一起团成的药球,和刚刚在贵妃娘娘的梦华宫搜出来的,是一样啊!”

    什么?!

    太后猛地站了起来,一双厉眸猛地看向已经一脸惊慌失措的徐贤妃!

    那太医走到那一个大药球旁边,将小药球放在一旁,那些蚂蚁,不一会就爬满了这一个小球。

    “皇祖母,恒亲王妃香包里的药球真的如太医所说,和这麝香,三棱,莪术,天花粉是一样的!”凤翎激动地高声说道,“这香包是父皇寿辰当日,贤妃娘娘送的,其余人也有的,贤妃娘娘这是怎么回事,你竟然在里面放这种东西,你是想连似月小产吗?所以梦华宫搜出来的这些东西,也是你放的吧。”

    五公主一席话,其他身上有香包的,吓得连忙解开来看。

    结果,只有连似月香包里的这一颗是污秽物!

    “不,不是的,不是的!”徐贤妃彻底地乱了套,她急忙跪在地上,否认道,“太后娘娘,香包是臣妾赠送的没错,但臣妾确确实实没有在里面放有害的东西,臣妾,臣妾怎么会有这个胆子呢。”

    徐贤妃慌张地说道。

    那天,之所以送香包给众人,是为了好诬陷栽赃连似月偷明珠的事。

    后来明珠的事过了,便也将香包的事抛到了脑后,没再放在心上。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连似月居然默默地利用了她送的香包!

    屏风里面,闭着眼睛的连似月听到外面的动静,心妥妥地放了下来。

    现在,棋局全部都摆好了,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要将徐贤妃一局将死!

    这是她这次的目的!

    没错,假的,假的。

    身下的血是假的,提前将吴乔调配好的血浆,藏在了身子里,吴乔说逃脱是暗卫必备的一个技能,逃脱是时候血浆是一个很好的辅助工具。

    而吴乔制作出来的血浆足以和真的人血以假乱真,刚刚连似月晕倒在地上的时候,将藏在身上的血浆袋抓破,血便流了出来。

    而太医定是看出了她身子没有多大的异样,

    但是,这个时候,她又是流血,又是昏厥的,吓得太后亲自在外面坐镇。

    良贵妃也又哭又闹的。

    要他说她身子没有看起来这样严重,他怕也是不敢的,因为他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顺着连似月说出来的那样说下去就好了。

    连似月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要知道,她整个人健康极了,有了孩子之后,她尤其注意身体方面的问题,因为她要给凤云峥生一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孩子。

    她无论如何会守护好这孩子,不会出事的,不会,绝对不会!

    宫女将她扶了起来,将保胎的药,一点一点喂了进去。

    *

    屏风外。

    良贵妃猛地看向徐贤妃,一步一步地走向她,眼中迸发出深沉的恨意,和隐隐燃烧的怒火。

    她走到她的面前,扬起手,狠狠一个巴掌扇在了徐贤妃的脸上!这一巴掌,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