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O一章 为八殿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o一章 为八殿下

    “奴婢是在梦华宫内殿被伤的,被贤妃娘娘身旁桂嬷嬷用匕首砍去了耳朵,以及牙齿,牙齿是因为怕奴婢把不该说的说出去,要割掉奴婢的舌头的,因奴婢抵死不从,用力过大,才被掰断了牙齿。

    接着,因为,因为突然搜宫,桂嬷嬷怕奴婢被发现,没有,没有时间隔奴婢的牙齿了,就将奴婢装进了这个缸里面。”莲芜一字一句地说道,一旁有人负责记录莲芜所说的口供。

    徐贤妃听了,猛地站了起来。

    但是,她一眼看到姜克己手里的玉如意,才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在姜克己审问完之前,其余任何人不得说话,否则视为藐视皇威,况且,太后娘娘也在此的。

    “你先前被藏在何处?为何会被宫女发现?”姜克己继续问道。

    “奴婢,奴婢被放在了后面那棵树下,奴婢听到有人搜宫,便使劲摇摆身体,缸便从树底下滚到了院子里,然后,被,被经过得宫女看到了。因为奴婢,想要活着。”莲芜说道。

    “你说你是被贤妃娘娘的嬷嬷所伤,但你本是梦华宫宫女,为何会在这里?”姜克己问道。

    “因为奴婢奉了贤妃娘娘的命令在贵妃娘娘的香盒子里用了药粉,这药粉会怀了贵妃娘娘的身体。

    但是,贵妃娘娘对奴婢不薄,奴婢实在,实在没有这个狠心眼睁睁看着贵妃娘娘被置于死地。

    所以,奴婢没有继续往贵妃娘娘的香里面下药了。

    昨日,贤妃娘娘特意摆放贵妃娘娘,说是探望身体,其实是去监察奴婢的作为的,娘娘她发现奴婢没有听从吩咐,继续下药,十分恼怒。

    今日一早便将奴婢喊了来梦华宫,质问奴婢,奴婢说不愿意再做这件事了。

    结果,结果……”

    莲芜抬起眼皮,颤抖着声音,看向徐贤妃,继续说道,“结果,贤妃娘娘既恼怒奴婢不听从她的命令,又怕奴婢变节向贵妃娘娘泄露香盒子下药之事,才想将奴婢除了。”

    莲芜一一说道,说完这一番话,她整个人有些有气无力地靠在了缸上,头耷拉着,眼睛黯淡无关。

    “好在,好在姜统领您来的及时,奴婢才,才留了这一命,说出实情来。”

    “你说你是贤妃娘娘的人,你可有证据?”姜克己再问道。

    “奴婢,奴婢是今年三月入宫的,内务府要将怒你这一批奴才派到各宫,有一日,奴婢突然被桂嬷嬷叫到了贤妃娘娘面前,贤妃娘娘赏赐了奴婢金银和首饰,让奴婢到梦华宫后按照她所说的做。”

    莲芜再费力地说道。

    连似月见她似说不上话来,忙道,“太医,快给她看看,莫要死了。”

    “是,王妃娘娘。”一旁候着的太医连忙上前,看了一下,说道,“太后娘娘,恐怕要将这莲芜从缸里面移出来才妥当,否则血液不通。”

    “准了。”太后点头。

    于是,几名宫女和嬷嬷小心翼翼地将莲芜从缸里面端了出来,拿来一床席子,让她躺在上面。

    “叮当。”只听到叮当一声响,从莲芜的身上掉下来一个什么东西。

    姜克己弯腰捡起来一看——

    “是什么?”太后问道。

    姜克己双手呈上,道,“是贤妃娘娘宫里的腰牌。”

    贤妃听罢,一惊,她那日是让莲芜拿了一块腰牌,以便办事或者出宫的时候方便,不过她给的是梦华宫的腰牌,怎么会换成她的腰牌?

    “这……这腰牌你从哪里得来的。”徐贤妃问道。

    太后手握着腰牌,暗暗用力,眼中渐渐迸发出一丝不悦。

    “这,这是桂嬷嬷给奴婢的,让奴婢好方便出入。”莲芜说道。

    “胡说!”徐贤妃怒斥!

    姜克己向太后拱手,道,“太后娘娘,卑职要问的问题已经问完了,请太后娘娘定夺!”

    姜克己说着,拿着玉如意退了下去,将一切交给了太后。

    “太后!”徐贤妃猛地屈膝跪在地上,道,“臣妾实在是不知道这莲芜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今日所言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定是受了人的指使,才会一字一句全都偏向了臣妾。

    呵呵!”

    贤妃笑了一声,看向众人,目光终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道——

    “烨儿替皇上监国,不知道多少人在眼红,他们都多么想挑出烨儿得错,可是,眼看着烨儿他把皇上交代的政事处理得很好。

    他们挑不出他的错误来,于是有的人便想将这一把火烧到后宫来,烧到臣妾得身上,想以此连累烨儿!

    恒亲王妃,你说,你们是不是这个意图!

    云峥驻守山海关,你们不满意,所以想出这么一出,来冤枉本宫!

    太后,请太后明鉴,为臣妾和烨儿做主啊!”

    徐贤妃说着,气的脸色涨红,仿佛受了莫大得冤屈。

    连似月听了徐贤妃这一番话,微微笑着,不说话。

    这时候,冯德贵走出来,跪在地上,说道,“娘娘,您恐怕是误会恒亲王妃了,”

    徐贤妃听了,眉头一紧皱,道,“冯公公,你凭什么说本宫冤枉误会了她?你有何证据!”

    冯德贵说道,“其余的事,奴才一个太监,自然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敢判断。但是,恒亲王妃却是在皇上的面前为八殿下和您说过话呢?”

    冯德贵的话让徐贤妃以及众人,包括太后都一愣。

    “你说什么?”

    “冯德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来哀家听听看。”太后也问道。

    “此事发生的时候,不仅仅奴才听到了姜统领也在场的。

    那日,皇上传恒亲王妃如荣元殿问话,在说起魏国公的事时,皇上当场问恒亲王妃,在调查魏国公的过程中可有发现八殿下和徐贤妃出卖皇上的情况。

    当时,恒亲王妃清清楚楚得说了,九殿下和她都没有发现任何八殿下出卖皇上的证据,还用自己的人品和八殿下的人品向皇上打了保证,说八殿下忠于皇上忠于朝廷,是绝对不会背叛皇上的。”

    冯德贵一字一句说的非常得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