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OO章 审问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oo章  审问

    徐贤妃也不愧是徐贤妃,面对此情此景,竟无半点慌乱,依旧义正言辞,甚至直指是梦华宫在作祟。

    她用这态度一说,确实容易让人联想是不是梦华宫在作祟。

    可惜,她今日碰上的是不怕软,不怕硬,不怕死,不怕鬼的连似月。

    “娘娘这么说,似乎没有考虑实际情况,梦华宫和冬熙宫距离不算远但也不算近,除非有宫中侍卫出手,不然这一路上将一个装着活人的缸搬过来,还是搬进您的内殿这样隐私的地方,谁能做得到呢?”

    连似月说道。

    太后点了点头,道,“恒亲王妃说的有理,若说此人是在梦华宫被伤成这样,然后搬到你的冬熙宫来,不被人发现,实为不合理。”

    “太后娘娘,一般人也许不行,但是,这泰嬷嬷,可是力大无穷,她一个人一只手足以抱起这个缸了。”徐贤妃的目光落在泰嬷嬷的身上,说道。

    “哎呀,贤妃娘娘冤枉啊。”泰嬷嬷一听,急忙跪下,道,“奴婢力气大没错,但是奴婢不会飞,也不会隐身,这里是贤妃娘娘您住得内殿,奴婢,奴婢实在是没有这个本事从您眼皮子底下经过,再搬着这么大一个缸啊。”

    “万事……万事皆有可能!何况,你们预谋已久,这种问题自会找给解决的办法。”

    徐贤妃坚持说道。

    “娘娘,这样争论没有用,还是听听这宫女莲芜是怎么说的吧。”连似月说道。

    “是啊,贤妃娘娘,恒亲王妃,都先别争吵了,看着宫女怎么说,姜统领,请你将她莲芜的缸搬过来。”

    五公主凤翎对姜克己说道。

    “是,公主。”

    姜克己示意两个侍卫将莲芜移到了太后面前,为免太后不适,连似月示意姜克己搬了一块屏风过来,将莲芜至于屏风后面,而进行审问。

    而为使得莲芜维持气力,太医赶来替她用了一些药。

    “莲芜,你说说看,你在梦华宫好好的,我母妃待你不薄,本王妃还记得,赏赐过你银子,你为何突然不见了?”连似月正色问道。

    “奴,奴婢……”莲芜张嘴,目光却看向徐贤妃,道,“奴婢是奉贤妃娘娘的命令,前去梦华宫给,给贵妃娘娘点香的。”

    徐贤妃听了,立刻上前,怒斥道,“大胆贱婢,竟敢在太后娘娘和本宫面前信口雌黄,各宫宫女由何处分配,乃内务府说了算,你去梦华宫,与本宫有何干系?”

    她紧攥着拳头,怒视着莲芜,内心却有猛火在燃烧。她信任的一个暗卫,居然会被弄成这个样子,身为暗卫,最起码的逃脱的本事呢?

    “莲芜,你说你是贤妃派去贵妃宫里的,她为何要派你去,派你去有何用意?”太后问道。

    莲芜缓缓地抬起头来,她透过半透明的屏风,目光落在恒亲王妃的身上,她正一片平静冷漠地坐在那里,浑身散发着一丝岿然不动的气势。

    她脑海中回想起在她寝殿前发生的事情来,以及那神出鬼没的吴乔,心头掠过一阵深沉的寒意。

    以及,王妃已经为她完成了另外一个心愿。

    “莲芜,太后问你话,你照实说便是,无需害怕,无需遮掩,待事情真相大白,太后娘娘会免除你的死罪,让太医为你医治。”

    文嬷嬷传达着太后的意思。

    “是,娘娘她,她让奴婢往贵妃娘娘的香里面放一些药粉,贵妃娘娘闻了这些药粉,身体会出现不适,但是,但是太医一时之间查不出病因的。”

    莲芜将吴乔教她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

    徐贤妃听了,心头一颤,“贱婢,你说什么?这样大的罪名,竟然敢推到本宫的头上来,是谁指使你的,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说!”

    她一掌拍在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气的头上得步摇都歪了。

    “徐贤妃娘娘莫急,不如听这宫女说完再说不迟,若娘娘是清白的,太后娘娘也在此,纵使她千言万语,也污蔑不了您 ,您说是吗?”连似月在一旁柔声地安抚着徐贤妃似的,说道。

    凤翎也说道,“是啊,贤妃娘娘,这不管如何,搜宫在您的宫里搜出一个无耳人来,总要听听情况嘛。”

    徐贤妃狠狠冷笑一声,说道,“今儿倒是奇了,五公主怎么和恒亲王妃一唱一和的,似乎抱着什么目的啊,是打算联合栽赃本宫吗?”

    “贤妃娘娘,这您说到哪儿去了,我和五公主一唱一和做什么,若您非要这么说,那不如请姜统领来直接审问莲芜,其余人等,先莫要说话,以免影响审问得公正性。”

    连似月说道。

    太后点了点头,道,“恒亲王妃说的有理,贤妃,哀家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要理解哀家和众人的心情,这人毕竟是在你这里发现的。姜克己,你是皇帝那边的人,你对皇帝的衷心人人皆知,由你来审问,最客观公正不过了。”

    “是。”

    “太后娘娘。”这时候,太监总管冯德贵走了进来,双手拿着一个物件,跪在地上,说道,“皇上听说了无耳人的事,特意送来手持如意一枚,让姜统领握着这如意来审问,姜统领的话便代表了皇上的话。”

    “来的正好,哀家也正有此意,姜克己,你将玉如意拿去。”太后吩咐道。

    “是。”

    姜克己郑重地接过玉如意。

    有了皇帝的玉如意加持,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连似月心头浮现一抹奇怪的感觉,她目光落在冯德贵的身上——皇上为什么也会如此重视此事?

    冯德贵意识到连似月注视的目光,连忙弯下腰去。

    姜克己手持玉如意,铁面无私地站在那儿,开始审问。

    “宫女莲芜,本统领问你的话,你一一如实回答,否则,便是欺君罔上,罪加一等。”

    “……是,奴婢,奴婢不敢虚言。”莲芜点头,说道。

    “你是被何人,何物所伤?”姜克己的审问,不同于刚才几个后宫女子扯皮式的有目的的逼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